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张欣:何为供给侧改革:从开放互联网做起


中国网吧的电脑显示屏上有警方关于正确使用互联网的通知(2013年8月19日)

中国网吧的电脑显示屏上有警方关于正确使用互联网的通知(2013年8月19日)

编者按:这是美国经济学教授、原留美经济学会会长张欣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官方说是要抵制西方思想渗透,可最近一个西方经济学概念和词语“供给侧”却在官方造势下红火起来。面临整体下滑的经济形势,习近平总书记兼组长在去年11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提出“供给侧改革”,作为解决困难的法宝和未来“中国发展战略重点”。接着“供给侧”成为媒体上有关经济政策的高频词。以至于后来民间也活学活用,比如将不受观众欢迎的2016年春晚称为“供给侧”单方的表演。

供给侧理论虽然听上去比较生疏,但其思路并不复杂。如果中国真能按照供应侧理论实施改革,对未来经济发展应有益处。不过,看了习近平先生的报告和媒体的相关解读和政策措施,感觉他们并没有真正理解供给侧理论。比如报告中所说的去产能去库存,和供给侧理论或其政策含义无关或者相悖。不知这是习总的幕僚对供给侧理论有误解呢,还是习总误解了他幕僚的学说。如果习总书记和决策者真要改革经济,避免经济衰退,他第一要做的是开放互联网,解除对国外网站的封锁。下面我从供给侧经济学的理论和历史讲起。

宏观经济学上,国民经济的总产出和物价水平由总需求与总供应两侧共同决定。过去凯恩斯经济学注重在需求侧方面采取措施。如果经济衰退,那就增加政府开支,增加需求。不过增加需求会造成通胀。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伴随的是通缩即物价下降,因此凯恩斯方法管用,一石两鸟。可到了上世纪70年代,美国经济遭遇滞涨,此时凯恩斯需求侧做法捉衿见肘,因为它不能同时解决当时的通胀和萧条。

此时供应侧理论开始吃香。如果在供应侧方面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可以同时降低物价和增加产出。不就解决了滞涨问题?(学过宏观经济学的同学,画个图让总供应曲线下滑,可以看到这个理论结果。)于是,1980年里根竞选总统时,用供应侧理论来打动选民。里根说要减税来刺激劳动和投资,降低成本和提高生产效率,这样既解决通胀又同时增加产出和就业。

1983年1月25日美国总统里根在国会准备发表国情咨文

1983年1月25日美国总统里根在国会准备发表国情咨文

虽然供应侧理论逻辑上无可厚非,但哪个政策能有效改革供应侧,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实践上出现问题。里根的减税措施并没达到预期效果,他上任后1982-1983年美国经历了战后的最严重萧条和失业。经济学家通常认为里根的减税政策拉动的更是需求侧,在供应侧方面效果有限或没有。

供应侧改革在实践上的成功是在九十年代克林顿时期。那时美国发生了互联网的信息技术革命,极大地降低了生产成本和提高了生产效率。例如在航空业,尽管燃油价格使航空成本增加了5%,由于互联网技术应用,航空公司在全球的服务,调度等各个环节提高效率,节省了大量劳力、设备和其他支出,结果总成本还降低了1%。因此机票价格不升反降。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其他行业中。由于互联网革命,经济学上的总供应曲线下滑,也就是供应侧改革,造就了90年代美国高增长无通胀的经济黄金时期。

1998年10月21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在总统办公室签署预算法案

1998年10月21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在总统办公室签署预算法案

中国现在做的和上面正好相反。中国封锁互联网造成了供应侧的瓶颈,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特别在科技和创新方面。在国内你不能上谷歌检索,不能看维基百科,上不了Facebook,YouTube, 收不到Gmail邮件,甚至经常不能上国外大学的网页。我在国内的时候,想上俄亥俄州大学图书馆系统查文献就一直不行,常常等数小时才上去,几分钟后又掉线了。后来通过我美国大学的VPN勉强可以上海外网页,但速度极慢,还常挂断。

如此封闭的互联网还搞什么研究,什么创新,赶超国际水平,建设国际一流大学?你连客户的Gmail电邮都收不到,还能搞好跨境电商,国际金融化? 据FH的2015年调查,中国互联网开放程度为被调查的65个国家中垫底。其他排名接近的是伊朗埃塞俄比亚古巴乌兹别克,经济全是一塌糊涂。(北朝鲜不在调查样本内,不然有一个更好例子)可见封闭不自由的互联网对经济有多大破坏力。

当前中国经济转型面临的问题是,过去靠来料加工或山寨的经济模式已山穷水尽,下一步需要靠科技、创新、国际化来提升和转型中国产业和增加就业,可目前的互联网防火墙堵死了这条路,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现在陷入了发展陷阱。大批制造业企业倒闭却又没有新兴产业来替代。麦肯锡公司研究结果表明互联网对GDP增长的贡献为20%。苏黎世ETH研究表明,如果互联网被黑一星期,造成的经济损失相当于GDP的1.2%。由此推算,因为互联网封锁和网站经常被黑,中国GDP年增长率被拉下至少2个百分点。考虑科技对长期经济发展的作用,封闭互联网对中国未来发展的破坏力再加几倍也不为过。

有历史为鉴。18和19世纪西方工业革命时,满清闭关锁国,自持“天朝物产丰盈,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拒绝西方思想与文明,最后从经济大国沦为落后挨打的弱国。当今产业革命,也就是互联网信息革命时机,中国难道还要重蹈满清当年覆辙,互联网上闭关锁国?什么科技强国,国际金融化,经济强国,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到发达国家水准,没有开放的互联网,那些全是白日梦。习总书记和中国官方要为中国长期发展考虑,推动供应侧改革,促进增长和就业,应先从开放互联网做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