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广告拍出2200万,广电整改令不损Papi酱商业价值


Papi酱回应广电“整改令”微博截屏

Papi酱回应广电“整改令”微博截屏

北京时间4月21日,网络红人Papi酱首次广告拍卖在北京举行。拍卖以21.7万起拍,不到6分钟就跨过了1000万。最终,一家主营化妆品业务的电商以2200万元拿下了广告权。

谁是Papi酱?

Papi酱本名姜逸磊,1987年生于上海,目前在中央戏剧学院读研究生。她从2015年起在网上发布小视频,主题多为讽刺拜金、虚伪、传统陋习,也有吐槽最新电影电视、呼吁女性独立等内容。经常一人分饰多角,并调快语速增加搞笑效果,有时为了搞笑或配合场景设置,会出现粗口,因此引得广电总局下达整改令。

据报道,拍卖的标的物是“一次Papi酱视频贴片广告”,发布时间在2016年5月21日后的任意一周的星期一,广告位置是Papi酱水平节目后的菜单位置,广告时长可商议。同时还有Papi酱微博微信和投资方逻辑思维微信转发等衍生广告。

日前,广电总局对Papi酱下了整改令,要求其录制的视频中去除“粗口低俗内容”后才可重新上线。之后有分析称Papi酱投资方的资金恐怕要打水漂。不过,此番拍出2200万天价广告,说明广电封杀令未对Papi酱的商业价值造成实质性影响。

据一些科技媒体报道,目前Papi酱在微博上有超过1000万粉丝,微信公众号估计有2000余万活跃粉丝,每篇文章都超过10万阅读量。优酷、Bilibili等几个主要的网站上的关注量也超过100万。

Papi酱走红后受到的第一次“官方”批评来自共青团官员蔺玉红。微博认证为“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党组成员、副主任”的蔺玉红(@小蔺)曾发布微博,指Papi酱“满嘴污言秽语,粗俗不堪”:“视频中,该女满嘴污言秽语,粗俗不堪,对年轻人百般嘲讽挖苦毁损,却在优酷上吸引了大批粉丝。青少年看著这些毁三观的视频,听着这些粗鄙低俗的网言网语,心中哪还会有诗和远方?有关部门,该管管了。”

随后蔺玉红被网友扒出一边在微博上高调反对西方“意识形态入侵”,一边把儿子送到国际学校和加拿大留学。蔺玉红火了,被她批评的Papi酱也继续涨粉。Papi酱并未直接回应过蔺的批评。

广电下整改令

3月19日,拿到真格基金和自媒体大V投资人罗振宇、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共计1200万投资的Papi酱升级为2016年最贵网红。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发微博说:“感谢Papi酱和她合伙人杨铭的信任。Papi酱接下来会有很多动作。”

然而不久后,“有关部门”真的如蔺玉红所说来管Papi酱了。

4月18日上午,网传广电因Papi酱在视频中爆粗口而对其下达了“封杀令”,其微博上的“秒拍”视频仍能正常观看,但优酷网上的绝大部分视频都已无法点击。当时科技媒体虎嗅网分析说,由于广电总局如今下令整改时已不再出示红头文件,而改用电话或短信通知,故相关传言需待证实。

18日下午,人民日报微博证实了传言,不过不是封杀,而是“整改”:“据广电总局,日前,网上非常火爆的《papi酱》系列视频因主持人时常爆出如‘卧槽’、‘CAO’、‘小婊子’等粗口,被勒令整改。广电总局要求该节目进行下线整改,去除粗口低俗内容,符合网络视听行业的节目审核通则要求后,才能重新上线。”

几小时后,Papi酱发微博回应称她乐于接受批评,也会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辞与形象。当天她发布的新视频中也未出现粗口。

环球时报随后发布社论称,Papi酱系列视频最大的争议之处是有人认为它“挺庸俗的”,社评认为爆粗口是Papi酱的符号之一。文中写道:“papi酱站到了互联网经济一个非常耀眼的位置上,被无数想做网红的人视为榜样。当她拥有了这样的影响力时,社会责任就会悄悄爬上她的肩头。这恐怕是天底下无处可逃的一个规律。”

而网上舆论则几乎一边倒支持Papi酱:“应该让广电去管食品,让食品监控局来审批电视和电影,广电这么闲,我强烈要求它开微博。” “无脑的人看视频,只看到搞笑,广电只看到卧槽。我觉得PAPI的视频迷人之处在于讲了很多社会问题。”

也有网友提到,像《亮剑》、《老炮儿》等热播的电视剧和电影中也经常出现粗口,而Papi酱的视频也是一种表演,却遭遇广电“双重标准”的不公平对待。

不过,Papi酱广告首拍秀就一举拿到2200万,也说明广电的封杀令未损其商业价值。

拍卖会后,Papi酱的合伙人、经纪人杨铭表示,拍卖所得2200万元的净利润将全部捐给其母校中央戏剧学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