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网民关注美泄密者逃往香港事件


香港中英文媒体上关于爱德华.斯诺登泄密案的报道

香港中英文媒体上关于爱德华.斯诺登泄密案的报道

美国前国家安全局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逃到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消息披露后,在中国引发讨论,讨论的重点是有关互联网自由以及政府是否有权以国家安全为名监督网上活动。

中国的国营媒体对这个案子的报道有限,尽管如此,许多人还是在网上纷纷发帖,评论斯诺登逃到香港一事以及他到底披露了美国互联网监督计划的哪些内容。

一些网友赞扬斯诺登,说他是敢于跟美国政府对着干的英雄,将他比做维基解密网的创办人阿桑奇。也有网友评论说,这是给美国民主的脸上又一记耳光。

博客作者、专栏作家安替撰写有关中国互联网问题的文章。他说,中国许多网民对美国政府居然跟中国政府做同样的事感到惊讶。

“我认为中国政府不会对这个案子感到尴尬,” 安替说,“因为,习近平和奥巴马会谈的首要问题是网络安全。现在这个案子被曝光之后,美国政府关于网络安全的理由不太会服众。因此,我认为这个事件对中国政府有利。”

安替说,泄密者的说法和谷歌等公司的说法仍然有矛盾之处,这些公司否认介入网络监督,不过,这个事件可能对中国的网络自由产生严重影响。

安替说:“政府方面会说:我们早就告诉过你们,任何政府在网络控制方面都是一样的,你们过去总是在互联网自由方面批评我们,这实际上很虚伪嘛。”

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杨艾文(Simon Young)也持同样的看法。

杨艾文说:“跟美中很多人权辩论一样,这个问题可能也会强化大陆当局,让他们来反驳美国说:嗨,你们也不比我们好多少,瞧瞧你们自己是如何为自己的做法和政策辩护的,如此看来,我们在大陆的做法又有不对呢?”

在这起事件引起全球辩论之际,美国官员并没有示意会因为引起反弹而考虑废除监听项目。批评人士说,监听项目威胁到公民的隐私权,并且超出了为美国反恐情报而设立的法律限制范围。

美国总统奥巴马目前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对这起事件采取行动并有可能提出引渡斯诺登的要求。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黛安·范斯坦说,斯诺登犯下了“叛国罪”,应当受到起诉。

不过,香港大学的杨艾文说,走到那一步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引渡或者香港所说的“逃犯移交”既需要经过冗长的法律程序,还需要得到香港特首的批准。

他说:“在整个这项程序中,对法院的各项裁决都可能提出异议并上诉到上级法院,最终,如果批准引渡,还会上诉到香港终审法院。几乎可以肯定这会拖好几个月,如果他要穷尽所有上诉渠道,甚至可能会拖好几年。”

杨艾文还说,香港居民可能会同情斯诺登保护公民隐私的做法。

他说:“我认为这些问题主要是你如何看待政府的秘密、政府对个人私生活的干涉以及揭露黑幕者。在很多方面,香港在这个领域的价值观可能和西方价值观非常类似。香港是个国际都市,和美国一样,我们的隐私也受宪法保护不得任意干涉。”

然而,这起事件不仅是法律问题,也是政治和外交问题。

在斯诺登在香港的消息被曝光之前的一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刚在加利福尼亚州举行了非正式会谈,峰会的焦点是改善关系。

政治分析人士说,奥巴马和习近平希望掀开美中关系的新篇章,而如何处理这一问题将是他们在奥习会之后面对的第一次重大考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