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网络观察:中国政府世界笑柄


阴霾下的北京,白天宛如黑夜(资料照片)

阴霾下的北京,白天宛如黑夜(资料照片)

假如人们相信莎士比亚,相信世界是一个舞台,那么,中国政府日前谴责外国驻华使领馆监测并发表所在地空气污染状况的表演就可以说是获得了满堂的喝彩。

先前美国之音已经介绍了世界媒体的喝彩(有关的详细报道请看“世界媒体看中国:想不笑很难”)。其实,声音最大、鉴赏最细微、最艺术的喝彩还是来自中国的观众席。

*政府属于中国,笑柄属于世界*

对于中国政府在国内和国际间的许多所作所为,支持者和批评者常常是意见相左,争议多多。然而,中国政府逗人发笑的能力却是无可否认、难以争议的。这一点连中国政府的支持者也不得不承认。

“逗人发笑”的另一面就是丢脸。在国际上丢人现眼,在全世界的大戏台上让中国丢脸,就是外交丢脸。

说到这里,要紧急补充一句:“外交丢脸”这种说法或提法,也并非来自中国官方所说的“国内外敌对势力”,而是来自中国官方媒体。具体地说,是来自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的子报《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以报道国际事务起家,对国际问题的把握确实是有相当高的敏感。

中国环保部高级官员将他所说的“个别国家”(显然是指美国)驻华使领馆监测驻地空气污染状况并予以公布的做法提升到“违反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干涉中国内政”的高度。

《环球时报》随即在6月6日发表社评指出事情不妙,即中国政府显然言辞太仓促草率,考虑问题太欠缺周全稳妥,徒然让自己成为国内国际间的笑柄:

“中方目前没有自然消化美方行为的软实力,大概只能想其他办法阻止之。否则就将外交丢脸。...如果环保部昨天只是通过不点美国使馆的名发发牢骚,讲一些环保监测的原理,那完全可以找一种更恰当的方法和场合。”

顺便说一句,在中国方面不点名地指责美国驻华使领馆监测并发布空气质量报告是干涉中国内政之后,美国方面表示不介意中国驻美国使领馆做出同样的监测和发布。中国方面对美国这种说法的回应是:中国对监测美国空气不感兴趣。

也就是说,《环球时报》所担忧的外交丢脸自找难堪,中国政府已经完美地实现了。

*好玩的外交与内政*

《环球时报》在外交方面的这种冷静和敏感在发表的时候已经成了马后炮,事后诸葛亮。中国的外交脸已经丢得差不多了,来自国际间和国内的哄笑已经炸了锅。

“一条鱼掉到酱缸里,到处说环境差。一大蛆爬过来,指着鱼鼻子骂:X闭嘴!你不能用鱼缸标准评价酱缸,根据我们酱缸的标准已经很好了,完全符合酱缸的发展水平和技术条件,再说我们秉承的是先污染后治理的原则,调配这一缸大酱我们容易吗? 当大部分鱼认命时, 蛆们却偷偷滴爬出酱缸,变成苍蝇飞跑了。”

以上是一条中国网民的含金量十足的微博评论,充满了幽默、讽刺、讥笑、悲哀,可谓五味杂陈,具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精致和全面,比任何国际媒体记者的妙语都妙了不知道多少倍。

然而,在互联网贯通全世界的今天,外国记者们面对这样的妙不可言的中国网民评论却只能望洋兴叹,难以引用,因为它太富有中国特色,需要太多的翻译。

最简单的翻译起码要包括:1)鱼 = 中国公众,即P民;2)大蛆 =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和政府官员及其喉舌;3)酱缸 = 中国传统文化批评者眼中的中国及其蛮不讲理的文化传统,这一比喻最先来自已故的台湾作家、国民党专制统治受害者柏扬;4)蛆爬出酱缸变成苍蝇飞跑了 = 高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好的中共及和政府官员纷纷想方设法让家人逃出中国。

*自产自销的娱乐*

就像任何一个好笑话一经翻译说明就会死掉一样,上述来自新浪微博的好玩评论经过翻译解说,也会死掉,或死个大半。

于是,中国网民绝大多数最富有创意的政治讽刺难以变成文化产品出口到国外,难以娱悦外国受众。否则,中国又可以增加一个天下无敌、同时绝对不会污染自然环境的超级出口产业。

既然不能出口,中国网民就只好自产自销,自娱自乐:

“王雷TX:《环球时报》旗帜鲜明的提出了适度腐败的观点,我认为这和适度抢劫,适度杀人,适度强拆,适度污染,适度黑箱,适度吸血是相辅相成的高级理论。请问,我能适度骂人吗?”

(这里还是需要一点翻译:先前《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提出,中国的腐败跟中国的发展水平相关,无法根除,民众不应举国为此陷入绝望;这种观点被认为是主张“适度腐败”,并因此受到中国公众的嘲骂哄笑。)

“终小南:继环球时报发表《应允许官员适度腐败》后,人民日报终于按捺不住发表了《应允许环境适度污染》。接下来就等着允许百姓适度饿死、允许警察适度暴力、允许物价适度上涨、允许地震局适度失误、允许官员适度‘嫖宿幼女’、允许地方政府适度强拆、允许法院适度陷害等系列文章见报吧。”

(再度翻译:网名“终小南”的这位网民所说的《人民日报》发表“应允许环境适度污染”,显然是指中共中央机关报6月7日就空气污染问题发表的重要署名评论,“勿超越现实不切实际追求发达国家标准”,跟《环球时报》就贪污腐败问题发表的社评思路一致。)

以上评论都是来自新浪微博。与此同时,“中美舌战空气质量”也成为中国另一个大门户网站滕迅网站的微博热门话题。以下两条评论来自滕迅微博:

“旭东:让美国佬尝尝咱们的地沟油,苏丹红,有毒月饼,再给他儿子喝点三鹿,他就得说:能喘气真好”

“NZ_远航:我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拿出我们的杀手_- --‘封锁’,不让空气进入美国使馆,不给他们任何空气,看他们还测什么测。同时,正告美国人,不容许外国人监视我们的污染!”

*到底谁有幽默感?*

在空气污染监测标准和监测发布的问题上,中国政府的举措和言论在国际社会成为大笑柄,给千百万人带来了娱乐,并招致一位网名David的网民在美国之音改版之后的网站留言说:“谁说中国政府没有幽默感,这不是挺逗乐的么?”

显然,这种说法很成问题。

假如说,中国政府有这种幽默,这无疑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政府超级幽默。在世界文明史上,尚无政府如此幽默的先例。

不相信中国政府的幽默才能史无前例的人似乎多倾向于认为,中国政府频频制造笑话,是中国政府超级无能的表现。

然而,超级无能,却又超级能制造笑话,这显然是自相矛盾的。

谢天谢地,中国已故小说家和文学研究者钱钟书在中国还有言论自由的1949年前已经预先解决了这个逻辑问题或曰文学批评问题。钱钟书的说法,或许会让中国政府的批评者和支持者都可以接受:

“真有幽默的人能笑,我们跟着他笑;假充幽默的小花脸可笑,我们对着他笑。小花脸使我们笑,并非因为他有幽默,正因为我们自己有幽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