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在美投资观察(2):泉林纸业到维州


这个留着整齐的白胡子的大个子美国人给我递上了一张名片,上面用中文写着:戴维生,行政总裁,琪斯特郡经济发展中心商机启蒙处。机构的名字乍看之下让我一头雾水。谁听说过哪里的政府有“商机启蒙处”这么个办公室?反过来看英文那面才恍然大悟。原来戴维生是琪斯特郡经济发展办公室的主任,“Business Starts Here”是该办公室招商的口号。我对他的采访,就是在这个办公室里进行的。

琪斯特郡最近迎来了“中国热”。山东泉林纸业集团今年六月宣布,将在这个郡投资二十亿美元,建造一家现代化的造纸厂,五年之内为本地创造两千个工作机会。之后,维吉尼亚州的州长麦考利夫亲自率领代表团到了山东泉林的总部,回到美国后在媒体上大大地将泉林的环保技术夸了一番。州长又发声明道:“这个项目显示了维吉尼亚州在吸引创新企业上引领潮流。

​泉林的工厂是迄今以来中国企业在美国最大的新开发投资,也就是美国人称的“绿地开发”(Green field development)。过去如此大规模的投资,比如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都不是新建企业。是什么吸引了一家山东的地方企业来到维吉尼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郡县?在作出这个决定的过程中,双方有什么样的互动关系?当地的人对“中国人来”怎么看?是不是也怀着八十年代出现过的那种对“日本人来了”既高兴又抵触的心情?

八月六日清晨,我来到琪斯特郡中戴维生的办公室。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泉林和琪斯特郡是怎么联系上的?

“那是个非常好的故事,”戴维生骄傲地说。“整个事情是由一位叫做Jerry Peng的先生开始的。他到维吉尼亚接受教育,之后在全美国寻找机会。可是他了解维吉尼亚。像通常会发生的那样,你找遍了天下,最后却发现你的后院是最美妙的地方。”

这位Jerry Peng就是彭志远,原来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毕业于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后来到高盛、摩根斯坦利等投资银行当过高管,如今是泉林纸业的美国部总裁。

戴维生说,彭志远最后选择琪斯特郡,就是因为“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合适的运输方式”。套句中国的古话,就是“天时、地利、人和”,数种因素缺一不可。琪斯特郡就在维吉尼亚首府里士满的近郊,紧靠南北通衢95号州际公路,铁路运输也非常发达。更重要的是,詹姆斯河从这里流过,给本地带来了丰富的水资源。要知道,造纸业靠的就是水。另外,这里的能源也很便宜。泉林纸业选择的厂址在一处名为“詹姆斯河工业园”的地方,旁边就是发电厂。

泉林纸业选定琪斯特郡,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出生在台湾、曾经担任过维吉尼亚州商贸局长的郑叔霆告诉我,本州内好几个郡的政府都给泉林提供各种便利,包括土地、能源、运输、原料等等方面的补贴和帮助。琪斯特郡之所以最后胜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地政府的努力。的确,戴维生本人就为这件事到山东跑了好几趟。

事实上,泉林选址用一年并不算长。我见过不少中国来的投资者,用了数年时间还是无法作出决定。最常见的误区,是对美国的政治制度缺乏了解。

在中国,权力是向上集中的。政府部门越大、官员级别越高,就越有发言权与决策权。而美国却是个分权的国家。尤其是在经济上,美国宪法不允许联邦政府直接干预地方经济事务。只有州际间的经贸事务联邦才能插手。于是,那些到首都华盛顿各个部门的办公大楼来找门子的中国企业和投资家,往往只能空手而归。

州一级的经济发展部门比联邦的影响更大,因为州政府可以去牵线搭桥。郑叔霆说,在他担任商贸局长的四年中,每年他都会到亚洲去至少两趟,利用自己能够讲中文的便利,和大批中国企业接上了关系,给维吉尼亚拉来了多笔投资。泉林这个项目,就是在那时候开始的。戴维生也证实说,郑叔霆为促进这笔投资做了许多工作。

然而,真正能够对企业有影响作用的,却主要是县市一级的政府。只有地方政府能够直接对本地经济发展负责,而地方政府最直接接受本地选民和居民的监督。在泉林投资的项目宣布之后,本地有一些居民立即提出质疑:传统上,造纸厂对水源污染特别厉害,而且会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州县政府环保部门的官员马上出面去解释,说泉林的技术不会令造纸厂发出“臭鸡蛋的味道”。

尽管州和地方政府都对泉林的投资表示出极大的热情,但生产的申请仍然要经过十八个月才能获得批准。此期间,政府方面数个专家小组将对环境、能源、原料等各种问题进行仔细评估。

根据戴维生的指引,我来到了未来的厂址。这是詹姆斯河畔一块平整的土地,原来是个五百英亩的农场,上面稀稀拉拉地有几片小树林。维吉尼亚有大量的农业用地,价格从数千到万把美元一英亩(相当于15市亩)。如果农业用地转为工商业用地,价格立即就会翻数倍。改变土地用途很不容易,当地政府要举行公众听证会,获得民众支持。尽管工商业用地能给地方带来经济收入,但是许多人宁可图个清静,也不愿意自己家门口车来人往。所以改变土地用途的申请不时会遭到地方上的否决。各地方政府也会选择一些不太影响邻居的土地,开辟工业园来招商引资。詹姆斯河工业园就是这样一块土地。虽然泉林的设厂还没有最后批下来,建筑承包商已经在这里开始了测量、计划等工作。

在州和郡两级政府中听到的都是对这笔投资的赞赏,当地的人民到底怎么看?尤其是那些历来不太和外国人接触的蓝领阶级有何感想?我灵机一动,驱车来到当地议员的竞选总部。在那里帮忙的,经常会有一些毫不犹豫地发表意见的失业者。果然,我在总部外碰到了一群在那里帮忙搬家具的中年男子。

聊了几句,熟悉之后,我问他们有没有听说过泉林的投资。多数人都知道。

“你们怎么看中国人的投资?”我问。

“中国人把我们工人的饭碗抢走很多年了,现在他们给我们提供工作,太好了!中国人能做到,华盛顿却做不到!”五十岁上下的丹尼尔说。他嘴里的华盛顿,指的是联邦政府。

琪斯特郡有大片的农业区,但那里却已经有很长的外国投资传统。戴维生介绍说,日本人三十多年前在那里开了一家面条工厂,如今生产了美国市场上百分之六十的面条。欧洲人、韩国人的大规模投资也有好几家。

戴维生的名片就反映出了这里的国际化。除了中文之外,他还有韩文、日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的名片。可惜我走得有点匆忙,忘记了一样要过来一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