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从日中对峙看中国当前的军事战略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纽约第68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时,批评中国媒体把他叫做右翼军国主义分子,并表示有决心使日本成为积极的和平主义国家。美国的战略专家告诉美国之音,尽管日中两国在东海岛争问题上不时显得剑拔弩张,但实际上双方都不想卷入一场新的战争。尽管如此,中国军队还是准备把自己的触角伸向世界其他地区。

安倍首相在联合国大会上说,一定要继续加强日本在国际安全领域扮演的角色。安倍指出,中国因此而指责他是走向战争道路的右翼分子,但是日本今年的防卫经费只增加了0.8%,而中国军费每年的增加幅度都超过10%,并且持续了20多年,所以如果有人非要把他叫做右翼的军国主义者,那就悉听尊便吧。

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前主席武尔兹(Larry Wortzel) 在接受美国之音VOA卫视专访的时候指出,中国近来对于日本的右翼势力抬头深感不安,因此对东海领土争端显得格外纠结。中国一些政治战略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纵容日本右翼势力挑战中国,有伤及自身的危险。但是武尔兹博士在回答美国之音VOA卫视记者提问的时候表示,美国对右翼势力并不以为然。

2013年5月, 中国海监船和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舰在中国东海 (资料照片)

2013年5月, 中国海监船和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舰在中国东海 (资料照片)

他说:“我熟知日本所有主要政党的政治家。日本的保守势力的确希望看到日本成为一个更自然正常的国家,拥有更强大的国防力量。但另外一方面。日本所有政党都对美日同盟感到高兴。我没有看到日本有人想摆脱美国。我觉得日本的国内政治非常脆弱,所以我不认为日本会主动在日中岛屿争端上制造冲突和事端。”

就在安倍向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的同时,日本宣布将在硫磺岛新建监听设施,以收集中国军队在太平海域的活动情况。在此之前,日本防卫省表示,如果中国军方无人机侵入日本领空,日本将考虑击落中国的无人机。

那么日中两国是否有可能因为误判导致在岛争上局势失控,擦枪走火呢?武尔兹认为,两国政府都有控制局势的能力,他不认为日中两国当中有任何一家有走向战争的意图。

不过,观察人士指出,中国崛起,尤其是近年来军事力量的迅速壮大,令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国的邻国感到不安。而美国启动重返亚洲的战略恰恰是为了化解亚洲国家的不安情绪,维持亚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武尔兹说,面对重返亚洲的美国,中国在军事上根本没有对抗美国的本钱。原因在于:一方面中国的军事力量与美国相比仍然相去甚远,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中国用自己的巨额外汇储备购买了大量的美国政府债券,一旦中国与美国开战,美国完全可以冻结中国政府的资产,这样就会给中国造成巨大损失;再者,中国经济的支柱--对外贸易,主要是与美国和西方国家进行的。因此,考虑到这些因素,中国付不起与美国开战的代价。

武尔兹说,江泽民时代中国开始提出的和平崛起理论很有见地,但是他对胡锦涛执政时期,尤其是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战略指导思想日趋强硬感到担忧。他认为,大国之间仍然有可能避免零和游戏。

武尔兹告诉美国之音: “我认为有可能避免零和游戏。我不知道中国的和平崛起究竟有多大实现的可能性,这要考虑到中国共产党政府对周边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和日本的姿态。在中国和平崛起概念推行的那个时期,中国的外交在消除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增强军事力量的担忧方面做得非常到位成功。但是在过去1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变得非常好斗,因此给周边国家造成很深的担忧。”

武尔兹博士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出于百余年来被列强欺辱的历史,总是觉得自己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威胁,但是实际上中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恰恰来自国内,而不是国外。

武尔兹说:“我不认为中国面临任何实质威胁。日本有过侵略中国的历史,但是不会再这样做了。美国没有侵略中国的意图和企图。越南也乐于做中国的南方邻国。所有印度人想做的也只是与中国就几块不大的弹丸之地争吵一下。中国曾经对苏联心存担忧几十年,但那主要是意识形态的纷争。我觉得中国的很多不安全感是几百年的历史造成的。当然我承认,中国的西部地区存在创建独立的突厥人国家的因素,因此确实有些安全的担忧,但是总体而言,中国共产党面临的真正威胁是内部问题。”

无论如何,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跟世界各地的联系日益紧密,对于很多国际事务,中国已经到了无法回避的境地,不想参与也得参与。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军队也不得不走出国门,迈向世界。武尔兹指出,中国现代的军事战略和以往相比,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战略的视野已经遍及全球。

武尔兹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现代中国军事战略和以往最大的两个不同点在于:首先,中国现在的战略思想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必须有保卫中国在全球利益的能力。这一点对于中国解放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指导思想的改变。当然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中国在全球范围的攻击性和侵略性,但是在军事力量的能力构建方面,中国新战略和以往差异巨大。中国以往的军事力量从来没有想过管台湾和南海以外的事情。第二,就是中国方面认识到了当代战争的领域比以前大得多,军队必须适应这种变化。你不能只有陆军或者海军强大,而且在空间,在电子领域,在网络空间都要强大,各个军种之间必须具备整合协调作战的能力才行。”

武尔兹博士被誉为美国最重要的军事和战略专家之一,他也是著名的中国通,曾在美国驻华使馆担任武官,并在华府智库传统基金会担任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和负责外交政策和国防研究的副总裁。后来又曾担任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