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日关系: 握手、共识之后何去何从?


日本首相安倍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的欢迎仪式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擦肩而过

日本首相安倍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的欢迎仪式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擦肩而过

在刚刚结束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终于握手,之前两国并宣布达成四点原则上的“共识”。高度紧张的中日关系是否由此出现转机?

*四点共识*

四点“共识”当中,涉及到有争议的岛屿问题的第三点和启动相关对话机制的第四点,最为引人关注。按照中方公布的内容,“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

*安倍的十项陈述*

有关安倍和习近平之间11月10日“首脑会谈”的内容,中方几乎没有任何报道。根据日本外务省所公布的消息,整个会谈历时大约25分钟,安倍做了十项陈述,其中包括“自从被任命以来,习主席非常大胆地进行了国内经济改革并启动了其他一些项目,展示了领袖风范;我本人则努力重振日本的经济和社会。”“我希望能够同习主席一道,从全面、长远的角度出发,共同找到21世纪日中关系的正确途径。我认为在以下四个方面,双方在各个层面的合作非常重要:首先是促进两国民众之间的相互了解,其次是进一步加深经贸关系,第三是在东海问题上进行合作,第四是让东亚地区的安全局势得以稳定。

*习近平的四点回应*

根据日本外务省发布的消息,习近平做了四点回应:1)基于中日两国签署的四个基本文件以及刚刚达成的四点共识,我希望中日关系能够沿着“共同战略利益基础之上的互利关系”向前发展;2)我认为日方所说的中国的和平发展对于日方来说是一个机会,非常重要。希望日方能够正确对待历史问题,继续沿着和平方向发展;3)这次会谈是朝着两国之间改善关系所迈步的一步。从现在起,我希望能够在各个层次上稳步改善双边关系,除此之外,我希望能够加强在亚太经合组织内的合作;4)有关海事危机处理机制,双方已经达成协议,我希望能够看到工作层次上双方继续沟通。

*言辞上的战略模糊*

尽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式会面时,“脸子”明显不那么好看,而且中方称这次会面是应日方的要求进行的,但是两位领导人终于握手,并一对一会谈,还达成了四点原则上的共识,外界普遍认为是积极的动向。从四点共识的语言和内容来看,一定意义上的“战略模糊”其实是给双方都留有各自解读、以及未来潜在合作的空间。

希拉.史密斯

希拉.史密斯

​*都不希望擦枪走火*

美国外交事务理事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简称CFR)的亚洲问题专家希拉.史密斯女士(Sheila A. Smith)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双方显然都不希望围绕着钓鱼/尖阁诸岛的紧张态势继续升温,“这是朝着让局势趋于缓和所走出的第一步。”能够达成四点原则上的共识,她说,意味着双方都不希望就岛屿问题擦枪走火。

*南中国海比照?*

从区域间的安全态势来看,史密斯认为,接下来,就南中国海主权问题,中方和包括越南、菲律宾等国或许也将朝着类似的方向迈进,目标也将是降低军事冲突的危险系数。

迈克尔.奥斯林

迈克尔.奥斯林

*接受对方短时间内不会改变立场的现实*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简称AEI)的亚洲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斯林(Michael Ausli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分析说,双方之所以能够达成共识,从根本上讲,是双方都意识到,至少是在短时间内,对方不会改变立场。其次,是双方都不乐见军事冲突演变成真,因此,不如暂时将有关的争议搁置一下,但这并不意味着两国关系在实质上已经有大幅的改善。他说,习近平和安倍两人之间的会晤“显然不是两个已经超越了分歧、同意要携手并进的领导人之间的会晤;日中两国如今仍然是亚洲的两个最大的竞争对手,远远超过日本和韩国、或者是中国和印度之间的竞争。”

*争取时间?*

奥斯林分析说,中国和日本之间达成的“共识”从文字和内容上来讲,既留下了双方未来合作的空间和可能,同时又没有任何语言不允许两国继续沿着各自的道路向前走,简言之,“共识”的目的就是要“在双方都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不让局势变得更坏,与此同时,每一方都将继续做他们认为是应该做的,以便最终在岛屿的主权问题上占有优势。”

奥斯林说,从日本方面来讲,一方面要重新审视同美国之间的战略同盟,一方面要加强自身的军备;“日方认为,影响到安全态势的因素完全没有改变。两国领导人之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互信,两国民众之间对彼此的看法都非常的负面,在亚洲争锋的态势仍然在继续。”

不过,这位美国专家强调说,日本在军事上的加强,是在中国庞大的军备构建这一影子下进行的。他指出,中方刚刚测试了一家新型的隐形战机,并且在不断研发太空和超声波技术、海军的发展、导弹等进攻性武器的研发也颇为引人注目,网络攻击方面也没有任何减缓的迹象,“因此说,过去这些年来让日本感到忧虑的因素,丝毫没有减退。从这个角度来讲,中方现在试图通过外交来维持区域间的稳定,可以被解读为‘购买时间’,直到成为区域间毫无疑义的一个政治和军事上的强国。”

*重回2006?*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同习近平主席会面时提到,“我对日中关系的看法同我在2006年10月访华期间所持的看法,完全没有变化。鉴于双方现已达成的四点原则上的共识,当前恰恰是我们重新回到原点、重新构建‘共同战略利益基础上有利于双方的关系’的时候了。”

对此,美国外交事务理事会的日本问题专家史密斯女士说:“安倍是在2006年9月第一度出任首相的,那时他的前任小泉纯一郎任上五年,可以说是相当保守,而且年年去拜会靖国神社,让中国和韩国都很不高兴。安倍2006年秋天就任首相以后,首度出访的国家就是韩国和中国,表明了希望改变小泉时代的外交、并急于修复同中韩两个邻国的关系的愿望。”这次重提2006年那次访问,史密斯说,安倍似乎是要提醒中国领导人他对两国关系的看重。

布莱斯.维克菲尔德

布莱斯.维克菲尔德

*日本的尼克松?*

荷兰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区域问题研究所(Institute for Area Studies )的日本问题学者布莱斯.维克菲尔德(Bryce Wakefield)对美国之音表示,安倍在2006年出任首相的时候,努力想把自己打造成为一个“尼克松式的人物”,就是说在日本政坛上拥有强硬派形象的同时,能够同北京对话;“至于说中方如何看待安倍,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维克菲尔德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鉴于两国领导人之间的握手和相互达成的四点“共识”, “岛屿问题作为各自政治运作中一个工具,暂时将被搁置起来,”预计双方在政治辞令上也将在一段时间内趋于缓和,目光将集中在双边经济往来上。

*美方乐见*

在谈到安倍和习近平的握手以及中日之间的“共识”对于美方来讲意味着什么的时候,维克菲尔德说,不管美方在日本和中国的谈判过程中是否扮演了关键或者是积极的角色,“恐怕要一些年以后,相关的秘闻才会问世”,但是美方无疑乐见钓鱼/尖阁诸岛的态势有所缓和;“美方由于盟约的关系,必须要对日本的防卫负责,而且希拉里.克林顿等官员也曾明确表示,假如中国单方采取行动,美国将捍卫日本。”

不过,这位学者指出,美方在这中间所持的立场实际上关系不大,关键是中日两国本身都不希望看到围绕着岛屿问题的冲突继续升级;与此同时,从各自的国内政治局势来讲,习近平和安倍目前都已经比较牢靠地掌控了局面,也“不再需要岛屿争端”来展现各自的强硬态势。

荷兰莱顿大学的维克菲尔德博士认为,中日双方同意就海事问题展开“工作级别”的磋商,应该说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动向。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研究员奥斯林则表示,双方的磋商,会不会只是口头或者形式上的,还有待时间的考验。

美国外交事务理事会的日本问题专家希拉.史密斯女士认为“习安会”以及“共识”都是积极的,但是她同时警告说,不要过早以为中日之间有关岛屿问题的争端就此结束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