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钓岛之争若开战 谁再为国去卖命


元月10日,湖南省大约1200名军转干部身穿“冤”字黄马褂,在长沙游行示威到省委,省军区和信访局,抗议当地政府不落实军转干政策(网络图片)

元月10日,湖南省大约1200名军转干部身穿“冤”字黄马褂,在长沙游行示威到省委,省军区和信访局,抗议当地政府不落实军转干政策(网络图片)

中国深圳、长沙等地最近发生退伍军人和转业军官的抗议示威,要求政府落实有关政策,在他们不能再随时准备着为国牺牲时,保障他们的生活水平,老有所养 。

*上百名越战老兵深圳示威*

星期二,在深圳人大会议期间,近百名曾参加1979年越战的老兵在会场外示威,要求解决退伍军人的社保问题。

明报报道说,示威的一些老兵表示,中日钓岛之争,他们都是一肚子气,但鉴于他们目前的生活缺乏保障,政府过河拆桥,倘若再被征召入伍参战,将不会再像当年那样拼命,而且也不会让他们的子女去参战,因为他们虽然为国流血侥幸活下来,现在面对的却是“用尽则弃”的下场。报道说,“如果一个国家不尊重英雄,还有谁会为她卖命打仗?”

*越战老兵:当年满腔热血现在噩梦不断*

河南退伍军人张耀金1979年2月赴越参战一个多月。他说,当时他和战友们满腔热血,毫不犹豫,也毫无条件地走上战场。一些战友牺牲在沙场,活着的战友退伍后也没有向国家提出过什么要求。但是从2004年以后,这些当年血气方刚的战士开始步入中年,身体状况开始变差,当年冲锋杀敌时落下的后遗症,如恶梦不断等开始显现。

*老兵的痛苦和悲哀*

张耀金说,雪上加霜的是,他们当中很多人在国企改制和改革过程中下了岗,失去了生活着落,生活每况愈下。他说,倘若国家再征召他们去打仗,虽然会像过去那样义不容辞,慷慨出征,但他们现在的处境, 让他们有苦说不出来。

“因为我们毕竟是幸存者,很多事情我们有我们的自豪感,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痛苦和悲哀。我保留我个人意见吧。因为我们毕竟是经过生死考验的人。现在在国家危难的时候,我们会义不容辞的,至于说,子女呀,亲戚朋友的孩子们愿不愿去的话,我保留个人意见。”

*烈士遗属失去生活来源*

山东的孙祖岱是烈士遗属,他18岁的弟弟孙祖峰1985年在中越老山战争中阵亡。根据政府当时的规定,他被安置在山东邹城市粮食局工作。2006年,粮食局改制,孙祖岱下岗,从此开始失去生活来源,也开启了他维权斗争之路。他说,他的工作是烈士用生命换来的,邹城市违反《烈士褒扬条例》强迫烈士遗属下岗,天理难容。

“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家庭献出了一个生命,我们得到了国家改革开放30年的什么成果呢? 荣誉用什么来说明,那现在讲的就是钱。”

*被祖国母亲遗忘的人们*

孙祖岱说,他弟弟牺牲28年了,即使他父母还活着,他们从国家得到的抚恤金总共才仅仅10万元人民币。他说,他们作为烈士的遗属,被地方官员遗忘了,被国家遗忘了。他们又寒心又伤心。

“他们口头上说,永远不会忘记先烈。你们那只是空谈,要给他们的后人有什么待遇。叫人看得见摸得着。这才是对俺的慰藉。有的战友说,这是我们的骄傲。我不骄傲,我弟弟18岁牺牲,我得到了多少国家的荣誉呀?我认为是一种耻辱。我弟弟牺牲后,我父母哭得死去活来的。他们这样对待我,气死我了!”

根据中国《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的规定,政府应保障退伍军人的生活水平不低于当地平均水平,烈士遗属应在择业方面给予照顾。

*政策不落实 老兵走维权之路*

不过,批评人士指出,中国政府的规定在地方执行时,往往被视为一纸空文,得不到贯彻和落实,因此包括越战老兵在内的退伍军人、烈士遗属等才被迫走上了维权之路。

*长沙军转干着“冤”游行*

另据报道,元月10日,湖南省大约1200名军转干部身穿“冤”字黄马褂,在长沙游行示威到省委,省军区和信访局,抗议当地政府不落实军转干政策,致使他们生活艰难,老无所养。而警方只是严加戒备,没有阻止游行。

中国每年都发生多起退伍军人,转业军官的示威抗议,尤其是在解放军建军节前后。最近,中日两国因钓鱼岛主权争议气氛越来越紧张,擦枪走火,导致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倍增,有退伍军人说,根据他们目前的被过河拆桥的经历和处境,他们怀疑日中一旦开战,还会有多少人愿意地卖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