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陕西记者被停职,国际组织鸣不平


西安晚报记者石俊荣6月27日报道了陕西大荔县县委领导慰问贫困老党员时,会场出现一盒与县委领导收入不相称的“天价香烟”的新闻。西安晚报7月1日发表官方微博说,“天价烟”报道的记者未到现场实地采访,按照有关规定,已让记者石俊荣停职总结。

亚太区国际记者联合会7月2日发表声明,对西安晚报对石俊荣的停职决定表示关切,并呼吁该报社立即取消停职决定,并敦促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履行职责,调查这一事件并保护中国媒体工作者权益。

西安晚报对外联络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是否恢复石俊荣职务的通知。她说:“关于这个理解,反正微博上都是那样写的,我也不好说什么,我们这主要说是,后面石俊荣记者应该会给大家有一个交代,我觉得大家就看后续的事情吧。这个事情现在还在调查之中。”

*本地媒体不能监督本地,异地监督亦被禁止*

大荔县人民政府网上关于这次慰问活动的一篇新闻的配图显示,会场出现“九五至尊”香烟。石俊荣在报道中说:这种高价烟每条参考价在千元以上。

6月30日,实名认证为“《新快报》调查新闻中心记者”的网友“记者刘虎”发微博称,石俊荣的这篇报道引起“领导震怒”、“西安晚报同时被要求从即日起禁止出现任何监督或者涉及政府的负面新闻”。

中国独立记者昝爱宗说,官方这样的反应说明了地方领导把媒体视为歌功颂德的工具,不允许批评报道。他说:“现在官方有一个潜规则吧,就是本地媒体不得监督本地,宣传部门还有一个规定,就是说,同级报纸不得监督批评同级党委。”

中国媒体不能越级监督,为了突破地方对新闻自由的压制,一度流行起“异地监督”,但这种做法也被禁止。在香港研究媒体行业的学术界人士周兵说:“从前有一段时间叫异地监督,就是一个地方的报纸到另一个地方(报道)官员的腐败问题,曾经有一段时间还算比较流行,尤其是南方都市报带头的这样的做法,这使得很多记者对所谓的天价烟、官员戴的手表啊、官员夫人穿的衣服、首饰(进行关注),都比较流行,希望从中找出与收入不符的一些证据。那么现在异地批评这样的报道在早几年就已经取消了。”

*官方媒体关注停职事件*

石俊荣因曝光“天价烟”被停职事件发生以后,包括官方媒体在内的许多中国媒体从业者对他表示同情和支持。中国新闻出版总署新闻报刊司新闻业务处处长农涛6月30日在微博上表示:“报道没有不当,地方滥用职权”。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个人微博上说:“呼吁中国记协介入,了解情况。记协有保护记者的职责。在舆论如此复杂、传统媒体又如此困难的时候,官方如果不善待记者既有悖公权力的道德,也是愚蠢的。”

昝爱宗说,这一事件得到如此广泛关注,一方面说明许多记者敢于表达支持,另一方面,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政治报道,官方媒体一定哑口无言。周兵说,大家能够发出不同声音的一个原因是,这是一些地方官吏的胡作非为,并不牵涉到制度问题和一党专政问题。”

*中国缺少保护记者的有效机构和法律*

昝爱宗说,中国记协、新闻出版署应该站出来,履行保护记者的职责,但他表示,中华新闻工作者联合会实际上是一个官方的一个机构,里面都是退休的报纸高级官员,是到协会里过渡的,他们不会关心记者的多少遭遇。

周兵说,中国迟迟没有出台新闻法,保护新闻记者的法律十分缺乏,只能仰仗单位领导的保护。他说:“中国记者可以诉诸中国宪法,但是中国宪法保护的是出版自由,言论自由,不是新闻自由,在这个情况下,就基本上没有法律来保障在言论上因为得罪了一些人而受到伤害和解职这样的情况。所以中国记者的保护经常要看所在单位党的领导是不是有骨气,基本上是仰仗人际关系和单位领导。”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