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儿童节引发中国校园暴力思考


一年一度的“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中国许多小学和幼儿园因为频发校园暴力案的阴影,或决定缩小甚至取消大型庆祝活动,或加强保安而制造出戒备森严的气氛,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镇暴武警坐镇校园 儿童不敢大庆儿童节*

江苏泰兴幼儿园袭击案的凶手徐玉元日前被执行死刑。不过,“徐玉元们”造成的阴影并没有因此而散去。

新华社报道,北京大部分幼儿园和小学都把原定庆祝“六一”的校外大型活动改到校内,并且缩小活动规模,同时也不允许家长参加院内庆祝活动。

“青年参考”报道,北京从5月12日开始,向学校派遣超过2000名武警官兵。他们随身携带包括催泪瓦斯在内的防暴装备,执行警戒任务。同一天,北京市第一支专职校园保安人员正式上岗。其他地区,湖南长沙市校园里的武警护卫也被摄入镜头中。

此外,中国政府还出台新规定,购买15厘米以上长度刀具的人须登记姓名和身份证号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今年4月,中国教育部要求各幼儿园和学校,严禁陌生人进入。

中国政府虽然加大投入,采取多项措施来捍卫校园安全,不过,如何“从深层”解决这一问题却令社会各界堪忧。正如经济学家茅于轼所说,再大的投入也不意味终极的解决途经。

*极端宣泄:对弱者和自己下手*

位于北京的中国历史学家、评论人士章立凡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校园血案作为一个社会问题,很多国家在特定时期都曾经发生过。目前发生在中国的校园血案和富士康“连跳”现象叠加在一起,对弱者下手和对自己下手构成的是社会情绪的极端化宣泄。

章立凡说:“这个现象说明,社会矛盾很尖锐,社会被撕裂。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中才会产生如此恐怖的事件。 这说明,社会分配不公,人们感觉没有希望;此外,中国教育很失败,凸显教育制度的缺陷。 ”

章立凡说,无论是报复社会还是报复自己,都说明了极差的心理承受能力。中国式教育制度中,学生接受的灌输与社会现实之间存在巨大差异,这导致很多人从校园时代便开始了人格分裂。此外,社会不公下弱者告诉无门也是值得关注的现象。总之,恶性事件向社会发出了信号,社会的危险程度已经达到了临界点,让人感到“崩盘”在即。

*扭转强势心态 拯救弱势群体*

位于北京的公共政策研究者、独立学者舒可心对美国之音表示,把无辜弱者作为报复对象者在社会急速发展、贫富差距快速扩大的情况下,心理被扭曲。他们作为脆弱的社会底层人物,没有能力也没有勇气直接冲撞军队、警察甚至官员。比他们更弱的儿童便成为他们眼中敌人的延伸,因为他们假想这些孩子是贪官污吏的后代。这样的思维也折射出中国历来以强压弱、以大压小的所谓强势逻辑。

舒可心说:“在中国的斗争哲学里,人们习以为常地认为,强势应该欺负弱势,弱势应该欺负更弱势。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把思维定式扭转为强势照顾弱势,强势广尽社会责任。”

舒可心指出,中国发展到如今,从上至下关注的仅仅是经济收入,没有觉悟到心理落差的现实存在。心理落差不仅让穷人仇富,更让富人滋生“暴富心态”和“为富不仁”,暴露出人性的贪婪、自私和冷漠无情。这样的环境中,社会悲剧不可避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