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百万下岗工人,中国新劳工运动正在形成?

  • 美国之音

这个星期,中国河北唐山的国丰钢铁遭到上千名工人包围,原因和过往许多劳工事件一样,因为工厂停产和裁员。随着中国政府积极推动“去产能,调结构”,预计上百万工人将面临下岗的命运。中国劳工运动会走向何方?今天来到美国之音演播室现场的是长期关注中国劳工议题的史凯文先生。

主持人:大量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的劳资矛盾尖锐,工人维权罢工事件频传。中国的劳工运动是否已经进入关键时期?为什么?

史凯文:我觉得从工人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关键的时期。为什么呢?因为越来越多的工人在面临失业,在面对多年来他们辛苦应得的养老保险,还有他们被拖欠的工资。对他们来说这是关键时间,因为在接下来几个月或者几年可能要失业了。在这个失业的过程当中会不会拿到他们应有的福利和报酬?这个对他们来说是关键的。但是对工人运动来说,我比较消极,觉得中国政府镇压的能力特别厉害,工人的这些行动能不能形成一个社会运动,是另外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个很难。

主持人:中国唯一的工会是官方工会,在解决劳资纠纷和维护工人权利上有任何作为吗?政府做了什么?

史凯文: 江泽民在90年代有一个比较有名的说法,他对一个记者说,太简单太无知 (too simple too naive),我对这个情况有一个类似的说法,英文的一个说法叫 too little too late,就是太小太迟。中国政府对这个情况的政策,李克强上个月出来一个新的政策说,政府准备了一个基金,1千亿人民币的一个基金,是让失业的工人转岗,再教育,再就业。我觉得1千亿非常少,至少有一百万人要面临失业了,甚至五百万人,那折算成每个人几百块人民币,肯定是不够的。

现在有那么多的争议不是因为工人要找到新的工作,是因为20年来他们没有拿到应有的工资和福利,他们的权利一直被侵犯的。25年工会没有作为,才是真正的原因,如果政府真是要一个有效的政策,他们会把时间转到80年的时候,从新来,从头来过,给工人一个独立的工会,让他们与老板进行谈判,这个才是真正的原因。到现在你出来新的政策,说会给工人补助,再教育再就业,这个肯定是太小太迟。

主持人:有些工人要争取遣散费,有些要求与当地城市居民拿一样薪水。每个工人要求都不同,他们能如何组织起来争取权益?工人能要求什么?

史凯文:从一个理想的角度来看,工人们会用他们不同的不满结合起来,去形成一个新兴的组织,一个积极的组织,问题是我刚才提到的中国政府镇压的力量特别厉害。中国政府特别懂社会运动,特别懂组织的概念和计划,因为它本身就是从组织出来的,是劳工运动出来的。所以它不断的阻碍工人,组织起来。我们提到了何晓波,这些劳工非政府组织(NGO)又是独立的组织,政府一直打压这些组织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是组织的关节。如果他们能把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工人,用他们的不满组织起来,这个才是对政府一个真正的威胁。我比较消极,虽然我希望工人能拿到更好的待遇,但是他们进行真正的一个劳工运动非常的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