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香港劳工刊物称中国劳工维权压力空前


中国劳工通讯网站截频

中国劳工通讯网站截频

据总部在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2014年中国各地劳工罢工数量比上年增长两倍多,而且维权人士遭遇到更多警方介入。劳工维权组织说,政府还警告他们不要接受外国资助。地方政府还要求工人有困难找当地工会。

中国劳工通讯说,2014年中国企业员工的罢工1378次,2013年是656次。中国经济增长降温,生产成本又不断增加,迫使沿海地区一些工厂停业或者搬迁内陆地区,而工厂员工得不到合理的补偿。去年4月广东东莞阿迪达斯和耐克鞋厂工人罢工被认为是当年最大规模的工人维权事件,大约四万名工人参加本罢工。他们的主要诉求是,要求厂方提高社保金额缴纳水平、加薪并订立更为公平的劳动合同。

劳工权益人士说,2014年工潮的另一特点是,警方打压频繁。深圳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负责人张治儒1月21日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这种打压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对劳工维权机构的打压;另一个是对维权工人的打压。张治儒说,从2013年年底到2014年年底,他的劳工争议服务中心搬家十多次,平均一个月搬家一次。他说,现在这处新的地点搬来才十几天,房东就又催他搬走。

据维权网说,2014年4月16日,春风劳动争议服务中心的小汽车后窗玻璃被人打烂,而4月14日他们协助东莞裕元鞋厂工人集体维权。同年11月19日,这个劳工权益组织的车被泼油漆,当时该组织协助东莞新力鞋厂工人维权。

路透社1月21日报道说,中国当局要求劳工权益组织不要接受来自国外的资助。张治儒说,实际上他的中心从2007年开始接受外国资金,2008年起国家安全部门就一直警告他们不要拿国外的钱。他说,从今年1月1日起中心宣布终止一切境外的项目合作,尝试在国内筹集资金,看看政府对在国内筹集资金的维权行动持怎样的态度。但是他预计,改变了资金来源,这个中心最多只能聘用两名工作人员。

张治儒说,另一种打压是对维权工人。他说,前两年只要工人在维权过程中没有过激行为,没有破坏厂方设备,没有妨碍正常生产,地方政府和警方一般不会介入。张治儒告诉记者,去年开始,这个原则被改变。工人在厂区、厂房内的理性静坐、跟厂方谈判,都遭遇到警方强行冲入厂区,将工人拘留,甚至殴打。

张治儒说,当地政府对维权工人的打压现在发展到警察参与工厂的管理。他说,警察现在深入到工厂的车间,手持摄像机,看到有工人怠工、不听话,就拍摄下来作为解雇工人的证据。张治儒认为,企业存在严重违法行为,而工人维权却遭到镇压。

政府在打压劳工维权的同时,要求工人有困难找工会帮助。张治儒指出,官方工会是体制内的机构,谁会相信它会替工人说话。而深圳观澜庆盛制衣厂一位彭姓女工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厂里的工人尝试过到深圳市工会、广东省工会上访,但是没有明显的效果。她说,工会都是帮助厂方的。

深圳观澜庆盛制衣厂因为社保、住房公积金、厂房搬迁赔偿等问题于去年12月向资方提出要求,但是厂方不予回应,工人随后罢工。

中国劳工通讯认为,2015年对于中国工人和劳工权益组织来说,维权形势更加艰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