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土地权利的官民之争


干过拆迁的陆大任自愿应聘当被拆迁人的职业钉子户

干过拆迁的陆大任自愿应聘当被拆迁人的职业钉子户

中国土地征用引发的社会矛盾日益增多。中国的土地归国家所有。因此,在政府打算上马新项目,或者开发商决定某块土地适合开发的时候,他们和当地居民之间的冲突往往由此引发。中国土地征用是为了推进社会现代化,但传统社会可能正在因此遭到破坏。

一些分析人士把土地征用描述为北京面临的最大挑战。很多时候,居民被强制驱离他们的住宅,他们获得的补偿往往只有房产市价的几分之一。

快速发展的经济再加上土地容易获得导致政府征地现象非常普遍。对于政府来说,土地是轻易致富的渠道,而腐败官员和开发商又加速了这个过程。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经济和哲学教授夏明说,“各级中国政府在和老百姓竞争,试图为自己谋取尽可能多的利润。”

夏明教授说,中国的土地所有权制度非常复杂。从本质上讲,土地归国家所有,个人只拥有土地上的房产,产权期限通常为几十年。他说,“中国公民没有土地所有权。所以他们无法得到公平的补偿。第二,由于政府获取利润的愿望非常强烈,他们在把居民从土地和住宅上赶走的过程中有时采取非常激进和粗暴的手段。”

上海一处小区

上海一处小区

在上海世博会开幕前夕,中国的一桩强制拆迁案引起了广泛关注。

上海居民胡燕在听说她的住宅由于修建世博会设施而即将被拆掉后,和政府进行了5年的交涉。胡燕女士说,市政府没有给她以及其他几千名受到影响的居民提供任何补偿和拆迁援助。

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教授说,即使居民获得援助,其数额也非常有限。他说,一般而言,动迁居民获得的赔偿只够两年的开销。

夏明:“最终,他们将成为负担。他们的钱花光了。他们丢掉了自己的饭碗,所以他们成为失业的城市贫民。这样他们就成为中国经济的负担,同时也威胁到中国社会稳定。”

夏明教授说,中国政府面临的威胁也在增加,“最近,中国各地的社会抗争事件已经突破了十万。一些中国的社会学者认为,中国政府正坐在火山口上。”

中国政府持续加大开支。夏明教授警告说,即使经济减速,政府也很难减少支出。

上海世博园区一景

上海世博园区一景

夏明:“他们花了很多钱用于军费,还有像奥运会、国庆阅兵、世博会等需要投入大笔资金的项目。当然,政府的腐败也造成很多浪费。现在这个阶段,中国政府的好日子已经过去,因为他们很难再依靠股市上扬、房地产市场、大量外国直接投资、以及对西方国家的出口。”

中国不是存在政府征地现象的唯一国家。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佛兰克·克莱门特说,上个世纪40年代,美国政府在宾夕法尼亚州征用了大量土地。他说,“当时,这些土地被国防部征用,用来在宾夕法尼亚中部试验武器。当地人因此失去了上千英亩的土地。”

但是和中国相比,美国政府提供的征地补偿要高得多。此外,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教授说,中国的土地强制征收破坏了社会和谐,并对中国绵延数千年的传统文化构成了威胁。

夏明:“我不认为当局想过这一点。中国人如何维系社区这个传统理念。在胡燕的案例中,当局的做法非常粗暴。”

胡燕现在无家可归。她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的对面举行抗议,希望中国土地所有权问题引起关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