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1.1亿国赔,能唤回几个呼格?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人大会议上作报告(2015年3月12日)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人大会议上作报告(2015年3月12日)

在北京正召开的“两会”上,中国法院和检察院两位最高负责人都提到了内蒙冤死的呼格一案。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说,作为最高司法机构,他们深感自责并要深刻反省。周强还说:去年中国当局拿出1.1亿元来赔偿刑事案件受害人。有受害人问:国家赔偿了,谁来赔偿国家?还有网民问:呼格的案子昭雪了,当事办案的人有没有得到惩戒?

羊年初,中国的“两会”推出两份重要报告:一是最高法院长周强做的工作报告,另外一个是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做的工作报告。他们的报告各自提到好多重点包括成绩和教训,有一共同点引起网民关注,那就是他们都提到了内蒙冤死的17岁青年呼格吉勒图案。呼格1996年6月被当成杀人犯枪决,去年底得到昭雪,其父母获国家赔偿206万。

网友:对冤假错案,仅自责远远不够

周强和曹建明都是中央政法委成员,是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这个中共核心机构成员。周强说,对呼格案“我们深感自责”。曹建明说:“首先深刻反省自己(司法单位)”。呼格案平反昭雪后,据已知报道,内蒙当局仅仅“带走”其专案组长冯志明(市公安副局长)。网友“岛叔”在中国搜索网(2月28日)发文说:呼格的案子昭雪了,当事办案的人有没有得到惩戒? 周强说:内蒙正追究有关办案人员的责任。周强说,去年,政府拿出1.1亿作为国家赔偿。

呼格案家属得到206万,这种冤死的赔偿应是上限。以此为基础,可以算出:国家拿出的这1.1亿,可以赔偿五十多个像呼格这样冤死者家属。不过,周强说:去年国家赔偿案件有2708件。

周强在其报告中也提到了福建冤民念斌案。念斌被判死刑多次,冤狱八年。去年底也获得国家赔偿113万。念斌姐姐念建兰问:国家赔偿了,谁来赔偿国家?当年平潭县当局对侦破念斌等三案的“有功人员”奖励5.6万元。

网民“猴子的博客”曾在新浪网发文(2014年11月17日)说,据统计“近期有名有姓的影响较大的冤假错案达35人之多”。究其原因,他认为主要是:政治运动;无限上纲上线;徇私报复;职务商业竞争中打击对手;办案人水平低,好大喜功,草菅人命;用严打运动式搞治安;破命案的期限要求;侦破审判案中各环节不科学严谨;不以法院审判为中心;以公检法为中心;领导拍板再交律师走过场;被告人合法权益得不到尊重;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同样在两会期间,最高法副院长李少平(3月12日新京报)说:去年纠正12起重大冤假错案,绝大多数和刑讯逼供有关。

“猴子的博客”说:冤假错案哪国都有,美国也不例外。他说:伊利诺州1976年恢复死刑后,有13人被误判死刑。“每一名死囚从逮捕,层层上诉到执行死刑,需要纳税人开支各种费用高达230万美元”。

制造冤假错案者应被追究刑事和经济责任

那么,周强所说的中国国赔涉及到了呼格、念斌等两千七百多个案子,其审理又花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钱?无人统计过,政府也从不交代。新浪网有网友对周强的“深刻自责”表示不屑:“国家赔偿的直接责任人应受到追究 ”;“养一群人,然后这群人拿你的钱去瞎搞,给人捅出来了,这帮人再用你的钱去赔偿,然后还很开心,你也得跟着开心。”搜狐网上,有网友说:赔偿之外更要追偿。

周强和曹建明在其最高法、最高检报告中,都没有提到对冤假错案负有刑事责任的办案人员,是否应在经济上被追究责任。

李少平:关键还是要“无罪推定”

最高法副院长李少平说:被告人出庭不穿囚服体现“无罪推定”司法理念。新京报(3月12日)援引李少平的话说:“所有未经法庭审判,未经法庭判决的都不能成为有罪之人,既然尚不是有罪之人,就不能贴上犯罪化标签。”

未经法庭而穿囚服上央视“自我认罪和忏悔”的人包括新闻工作者高瑜、陈永洲、网友薛蛮子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