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人大代表希望改变形象


3月15日李克强在人大开幕式上作政府工作报告

3月15日李克强在人大开幕式上作政府工作报告

中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长期以来被视为橡皮图章,批评人士说人大开会时,代表们仅仅就是开会、游走、听报告以及发发牢骚而已。但是人大代表本星期在北京举行全国人大第60届会议时,试图改变人大橡皮图章的形象。

这个星期早些时候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人大会议发言人傅莹在被问到公众如何看待人大代表的问题时说,社会上可能对中国人大的工作有误解。

她说担任人大代表一年来,她出席了许多会议。她说这些会议都很重要,也很有意义。

她举出人大代表视察全国各地学校的例子,傅莹说,对学校进行的调查摸清了各地如何贯彻2006年修改义务教育法以及教育经费如何支配等方面的情况。

近年来,中国政府在越来越公开的公众舆论的压力下,试图塑造全国人大发挥作用的形象,证明人大代表如何代表人民,如何回应选民的意志。

过去占人大代表绝大多数的党员代表人数近年来逐步减少,更多的人大代表席位被给予农民工、农民以及其他“草根”界的代表。

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代院长林峰说: “不同的少数民族、政府和社会各界的不同部门都有他们的代表。但是一个提案被提出来,是否它能够付诸实现,这我就不确定了。”

根据宪法,全国人大拥有广泛的权力,包括修改法律和宪法、批准国家预算、选举高层官员等等。然而人大许多权力还只是在名义上行使。

分析人士认为,有关政策细节的真正辩论是在人大开会之前进行,在政府部委机关内部进行。分析人士说,这就是为什么有些提议草案研讨多年,只有最终递交人大,经绝大多数代表表决后才予以通过。

本次人大会议期间,代表们将讨论68个提案,但是人大会议并不指望立即通过所有这些立法。相反,人大规定从讨论提案到形成立法有一个5年的框架。

林峰说:这些议事日程一般都有5年左右的时间,而要插入其他议案都很困难。

但这并不意味着代表们就不再努力了。

耶鲁大学政治学博士生罗利•杜鲁克斯在他的论文中深入探讨了中国人大代表的工作。他发现人大代表们越来越活跃,也在受到更好的训练。

他说:“目前,今年有大约9000项不同意见和提案,已经比十年前的大约几千多出很多。政府的确是在集中力量让代表们做好他们的工作。”

经过翻阅代表们受培训的材料,杜鲁克斯发现,在他们的层层责任当中,代表民众意志是首要的,而保护党的利益是第二位的。

杜鲁克斯说:“代表们心知肚明,他们应该首先代表党的利益。但是偶尔我们也能看到一些代表的确严肃地承担起了自己代表的职责,真正挑战当局和共产党。”

让官员公开财产的提案就是一个例子。

杜鲁克斯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因为这会显示有时党和人民的利益有多大冲突,而代表们正好被夹在两者利益之间。”

腐败在中国社会各个领域盛行,民众对那些按党的要求应该服务人民的官员所做出的贪腐行为深恶痛绝。

一些人大代表呼吁采取进一步措施使政府更加透明,重庆一名律师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反复递交阳光法案。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通过有关辩论已经在幕后积蓄了一些能量,但领导人仍小心谨慎,不敢将这一问题在公众眼中做得过头。习近平政府已经在惩罚腐败者,将他们判刑监禁。

许志永是一名法律学者,也是新公民运动的创始人,他最近被判四年监禁,其主要原因就是他主张高官带头公示财产,当然还有其他的诉求。

来自重庆的人大代表韩德云多年来一直游说通过阳光法案,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他不再推动这个法案了。2012年他收到回应,说有关部门正在认真考虑这一法案。

人大代表的挑选也要保证他们忠于中共。

林峰说,尽管民主选举已经在村镇层级展开,但对非党员来说,有效当选为地方人大代表仍很艰难,更不用说被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了。
他说:“偶尔能看到有些报道说,某位独立候选人当选了。但是从中国各地的大格局来观察,这一百分比是很小的。”

他说,如果这些人属于少数,他们将无力改变整个格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