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共权力大交接 (一) :幕后权斗


胡锦涛和江泽民

胡锦涛和江泽民

中国十年一次的政治权力交替即将在今秋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揭晓。由于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正扮演越来越举足轻重的角色,外界对中国新一届最高领导层将把中国领向何方普遍十分关注。 VOA卫视记者林枫最近采访了多位在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请他们分析十八大对中国政治、经济以及中国同世界关系的影响。

*令计划调职再爆权斗内幕*

就在中共高层紧锣密鼓地筹备十八大之际,9月1日,新华社等中国官方媒体突然宣布,62岁的栗战书接替令计划出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转任实权较小的中央统战部部长。

在十八大召开前夕的这一宣布让人颇感意外。55岁的令计划一直是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得力干将,一度被认为是进入政治局常委的有力竞争者。栗战书则是胡锦涛未来的继任者习近平的重要亲信。此次重大人事变动后,中国政治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令计划入常的可能性已不复存在。

令计划的调职再次燃起人们对中共高层为权力明争暗斗的浓厚兴趣。

然而几天后海外媒体纷纷报道,令计划被调离中办主任一职与他的儿子令谷今年3月在北京发生的一场车祸丑闻有关。在那此次车祸中,令谷超速驾驶的黑色法拉利撞上一座立交桥,跑车报废、令谷丧生。据纽约时报报道,跑车上当时还有两名衣不遮体的年轻女子,而且车祸发生时车上“其中两人或多人可能正在发生性行为。”

这起不堪的车祸让人不禁联想到薄熙来丑闻,因为薄落马的一条罪名就是没有管好家人。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不久前因参与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而被判死缓。虽然令计划之子的法拉利车祸还未经官方证实,但这两起事件显然都成为了中共高层两大派系之间争权夺势的谈判筹码。

*中共精英政治的“一党两派”特点*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研究主任李成表示,派系争斗反映了中国政治“一党两派”的特点。 “派系政治是研究中国政治目前一个最主要的着眼点。”李成说,“我的观点是,中国进入了一个有比较弱的领导人,但是有比较强的派系,这样一个一党两派的布局。”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说,中共内部至少有江泽民的“江系”和胡锦涛的“团派”两大派系。 “我个人认为,(中共内部)肯定有江泽民派系,或是‘上海帮’,上海是他的地盘。胡锦涛和中国共青团是另外一个派系。还有人认为,中共还有一个太子党派系,也就是中共老人的子女组成的派系。”

*中共元老介入由来已久*

从毛泽东指点华国锋,到邓小平点江泽民、胡锦涛,再到江泽民点习近平,中共即将离任老人指点接班人甚至隔代接班人的传统由来已久。其目的是能在卸任后维护自己的政治资本和政治网络。因此,无论是“江系”还是“团派”都希望能借十八大换届之际,将自己的人马安插到重要职位上。

今年3月,原重庆市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倒台引爆了中共内部在十八大前激烈的派系争斗。华尔街日报报道说,86岁高龄的前总书记江泽民在处理薄熙来问题上发挥了“关键”作用。江反对扩大调查薄熙来,“因为这可能牵连到江泽民本人或他退下来时帮助安插在新领导层中的很多盟友。”

但从最近对原重庆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的审判以及新华社对王立军案的报告来看,中共或许对在十八大前严办薄熙来达成了某种共识。新华社的报告说,王立军在向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反映海伍德被害一事时遭到这位负责人的斥责和耳光。华尔街日报报道说,这是“目前中国政府给出的、最明确暗示薄熙来曾试图干预警方调查谷开来的书面材料。”这显示,薄熙来可能将不仅面对党纪处分,他还可能被刑事起诉。

如果薄熙来的确被严惩,这是否意味团派又得一分呢?

*政治局常委名单预测*

就在两派为十八大人事安排争得不可开交之际,又有传闻称,总书记胡锦涛希望在十八大上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人数从目前的九人恢复到七人。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中国政策项目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预计,十八大中央政治局常委除已无悬念的习近平和李克强外,还可能有李源潮、刘延东、刘云山、王岐山和汪洋。

沈大伟说:“李源潮会入常,他目前是中组部部长,但不大可能继续担任这个职务。他很可能将出任中纪委书记。刘延东入常的希望也非常大,她目前是国务委员。目前担任中宣部部长的刘云山,他也很可能会入常。一名来自公安系统的中共官员也可能将进入常委。还有王岐山,他的希望也很大。”

*团派胜出还是打个平手?*

外界普遍的一种观点是,将中央政治局常委人数减少到七人将是团派的重大胜利。如果按沈大伟预计的人选来看,有团派背景的常委将至少占到四人。

不过,海外中国政治观察人士最近猜测,来自江系的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和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将取代团派的汪洋和刘延东进入政治局常委。

但最终政治局常委到底是九人还是七人,名单上到底有谁,谜底或许还要等到最后时刻才能揭晓。

*派系争斗对中国有利?*

对中国政坛高层深有了解的李成表示,中共内部的派系争斗对目前的中国来说未必是件坏事,因为这种竞争可以防止权力的过度集中。他说:“这个派系斗争并不都是你死我活,而更多的是权力的分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但令人遗憾的是,中国政治的高度不透明,以及从王力军出走美国总领馆到薄熙来落马,再到目前的“储君”习近平神秘从公众视线消失,这一连串事件让原本已经扑朔迷离的中共十年一次的高层换届变得更加复杂和难以琢磨。



在下一部分,我们将邀请美国专家谈中共下一届领导人习近平,请继续关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