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从薄熙来庭审看中国的司法公信力


薄熙来8月26日在济南中院的法庭上

薄熙来8月26日在济南中院的法庭上

中共前高官薄熙来庭审前后,网民对审判是否公正透明的关注持续不断。有网民认为,这个审判表面看“透明公正”,实则站不住脚。另一方面,中国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负责人近日承认,中国的司法公信力已经到了危险的时刻。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的法律体制出现大倒退,恢复信任必须从政改做起,从个案做起。

*上海维权人士:审薄是在演戏*

薄熙来案的庭审已经结束,但是,民众对5天审判的关注热情不减。上海法律维权人士顾国平说,几天的审薄,他每天必看。顾国平认为,对薄熙来的庭审缺乏合法性。首先,法庭先认定薄熙来有罪,然后再审;其次,法庭审判的是薄熙来在大连任职时贪污的问题,那么薄熙来为什么还被一步步提拔重用,证明中央也有失察的问题,这样的一审不是自相矛盾了吗?第三,谷开来和王立军都是跟薄熙来有利害关系的人,而且是被判有罪的人,这样的人不仅不回避,他们的证词还被用来证明被告有罪。顾国平认为,整个庭审没有真实性,是在演戏。

*司法公信力遇危机*

另一方面,中国《法制晚报》8月27日报道,中国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徐显明日前承认,中国大陆司法公信力已经成为社会信任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甚至可以说已经到了危险的时刻。

徐显明是在8月中旬于北京召开的“第二届两岸和平发展法学论坛”上说的上述这番话。他在同一场合谈到中国法治建设时提出,中国在2020年之前要完成四个法治,包括“依法治国方略全面落实,法治政府基本建成,司法公信力不断提高,人权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

*维稳体制催生维稳司法*

近十几年,中国的司法体系随着中国维稳体制的建立和加强,逐渐融入后者,发展成为社会现行政治秩序服务的手段。中国网民称这样的司法体系为维稳司法。维稳司法服从的是权力,而不是法律的公平正义。维稳司法表现在,法院立案难,特别是民告官的官司根本不予立案;各种潜规则延伸到司法体系,导致司法腐败;人民感受不到法律为他们解决实际问题,最终导致司法公信力低下。

*刘晓原:从公正解决个案积累信任*

震惊中外的冀中星爆炸案发生之后,中国知名维权律师刘晓原代理了冀中星案。刘律师说,他从8月代理这个案子以来,多次向有关司法机构要求信息公开,要求8年前冀中星案件的始发地广东东莞公安局提交案子的调查结果。但是刘律师说,他至今也没有收到一份有效的调查结果,他感觉东莞方面在实施拖延战术。

刘律师常年关注中国底层民众的冤情,为他们做法律代理。刘律说,中国要想恢复司法公信力,必须要从个案的公正透明审理做起。

他8月27日对美国之音说:“要恢复司法的公信力这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因为现在的司法这么多年来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很多个案都得不到公正,这么多访民这都能说明问题。如果它要恢复司法公信力,确实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即使是很漫长的过程,你也要从个案,一个个问题给予解决。如果你不解决,公信力永远树立不起来。”

*顾国平:司法大倒退 出路在政改*

来自上海的顾国平受过专业法律教育,他本人是知名的维权人士,因住房被强拆,而走上维权路。今年6月开始,顾国平等开始为上海的维权访民开办法律知识讲座,普及《行政诉讼法》知识。访民遇到的基本是民告官的案子。

顾国平说,中国的司法目前何止是公信力的问题,已经倒退到了没有制定法律的年代。

顾国平说:“现在他们是有法不依,这个情况很普遍。以前我们总认为是地方法院不公正。通过上访,到北京最高法一看,里面接待的法官,不跟你讲法。”

另一方面,顾国平说,对于民告官的案子法院不给立案,也非常普遍,这本身就丧失了民众对司法的信任。最近又爆出了上海法院法官集体嫖娼的丑闻,访民编出了“白天跟权走,夜晚跟妓走”的段子,讥讽法官。顾国平说,访民能相信这样一群人断的案吗?

顾国平认为,必须先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入手,然后才能谈提高中国的司法公信力。他说,如果中共领导层迟迟不敢走出这一步,别说司法公信力,就是整个公权力的公信力都会无法挽回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