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媒体看世界:对美民间机构之褒贬


中国人民网发表记者文章,高度赞扬美国红十字会(网页截图)

中国人民网发表记者文章,高度赞扬美国红十字会(网页截图)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下属媒体发表文章,赞扬美国红十字会运作方式,抨击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的“新疆工程”研究项目。

*人民网赞扬美国红十字会*

星期天,中国人民网发表记者文章,高度赞扬美国红十字会。文章说,美国红十字会的管理、运作和监督方式“值得中国红十字会借鉴”。

人民网发表这篇“借鉴美国红十字会运作模式”的文章的背景是:湖南90后女生郭美美(2011年)发微博说,她是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住大别墅开豪车。郭美美这一微博引起社会极大关注和争议,怒骂声铺天盖地,中国红十字会声誉一落千丈。从那以后,中国各地红十字会接到的慈善捐款急剧缩减。有新闻机构调查:80%以上的网友表示今后不再给中国红十字会捐款。

世界各地红十字会多是民间机构,而中国红十字会是国务院领导的政府机构。其司局长和部级干部按照中央政府同级干部待遇配备车辆。目前其会长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华建敏。前中共领导人胡锦涛是名誉会长。

人民网这篇谈美国红十字会的文章说,美国红十字会也曾遭遇公信力危机,但“凭着公开、透明的原则,很快走出尴尬境地。”报道没有说明美国红十字会何时何地遭遇何种“信心危机”。

报道说,按照美红十字会章程,该会完全是非盈利性慈善机构,“完全独立于政府之外”。文章说,某些情况下,美政府也会“拨款”给红十字会,同该会签订合约,执行救援行动。美政府和红会的关系,“更类似于购买服务的合作关系。”

美红十字会每年要对7万多起灾害作出回应,包括火灾、飓风、水灾、地震、龙卷风等自然灾害以及交通事故、爆炸和其他人祸灾难的善后救援工作。“美国境内的数百红十字会在灾害发生两小时内就会进行援助服务。”

*王振耀:慈善必须在民间*

文章援引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长王振耀的话说,慈善在全世界必须是民间的。“它是一个民间爱心表达的领域,恰恰是要弥补政府的不足。”

*北京民族学院教授:警惕美“新疆工程”分裂中国*

就在人民网发表这篇文章的前两天,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中央民族大学两位“学者”的文章,题目是:警惕美“新疆工程”炮制分裂中国依据。

文章开门见山批评美国政府:新疆发生“恐怖分子砍杀无辜的事件,美国政府非但不谴责恐怖分子,反倒对中国的民族政策指手画脚。”

但是,文章接下来说的是美国一些智库“对中国民族地区的研究非常细。”两位作者(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熊坤新和张培青)在文中所谈的主要内容,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个“新疆工程”研究项目。该文认为,这个“课题很有代表性,颇能说明问题。”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是全球知名私立大学,主校区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在华盛顿特区、南京、新加坡和意大利都有校区。美国家科学基金会连续30多年将该校列为全美科研经费开支最高的大学。到2012年为止,该校有36名校友获诺贝尔奖。

*新疆问题研究,也成了问题?*

该校中亚高加索研究所2003年出版一本书《中国的穆斯林疆界》,就是这个研究项目的集锦,该书搜集了17位作者的文章和研究结果。其中主要文章包括斯塔和富勒所发表的报告:新疆问题(The Xinjiang Problem)。

这两位民族大学“学者”在文章中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以课题研究,“不乏‘殖民统治’、‘独裁危机’、‘汉人移民’等各种措辞。”文站说,美国人斯塔和富勒的研究成果, 其中一个主题是:中国在新疆的主权合法性存在问题,“为新疆分裂提供理论依据。”

中央民族大学这两位学者的文章说,该项目还对中国“党和政府造福于新疆各族人民的‘西部大开发’战略极尽鞭挞之能事,污蔑说这是出于‘从而在某种程度上同化维吾尔人‘的阴谋。文章说,该书的第二作者格雷厄姆.富勒曾任中央情报局国家情报委员会副主席。

该项目作者有两人。第一作者弗来德里克.斯塔 (Frederick Starr)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亚高加索研究所主任。第二作者是格雷厄姆.富勒(Graham Fuller)。该校在2003年8月18日为此书发行而发表的闻稿,明确说明富勒以前曾担任的情报部门职务。

环球时报的文章还说,“带有明显倾向性的智库报告,是美国干涉他国内政的一把利器。智库打着民间旗号,以客观自诩,实际却往往与美国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会配合美国的外交政策,有的会直接转化为美国的对外政策。”对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新疆工程”报告给相关者提出建议*

其实,斯塔和富勒在其83页研究报告的结论部分,分别给北京、维吾尔人、新疆周边国家还有美国,都提出了建议。

比如,它给北京的建议头一条就是:对各种恐怖和暴力活动要“零容忍”,还有就是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一道,不支持世界和中东地区一些国家和组织组成各种形式的宗教极端势力。

该报告对维吾尔人的建议是:要求承认新疆全面独立,由他们来控制,这是极端不可能的。非要追求这一目标,势必付出严重的流血代价,在国际层面上,不会得到任何国家官方的支持。该报告还告诫维族人,要意识到新疆的问题不仅仅是维族人的问题,还有其他民族的政治权益问题。报告说,即便新疆能真正独立,当权者也不能忽视这个重大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