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环时》看开罗之变,《求是》谈中西制度


环球时报网页截图

环球时报网页截图

中国一些重量级媒体周五发表文章,谈到埃及发生的问题,还谈到了中西政治和新闻制度的比较。

*环时:埃及“阵痛”,代价惨痛*

首先是环球时报。主打国际新闻的该报周五发表社评:“阵痛”要多久?埃及开弓没有回头箭。埃及出现的冲突已经导致数百人死亡。社评说,这是一场很难清楚确定责任人的血腥冲突。社评说,这场流血冲突估计只能被当成埃及走向民主的“阵痛”而大事化小,而且从道理上讲,它的确也是“阵痛”。“埃及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走了当下的政治道路,不可能不付出一些惨痛代价。”

这篇社评还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埃及已经不可能回到穆巴拉克时代,人们也未必想往回走。“他们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前方的不确定性。”

*宋鲁郑:民主转型,代价高昂*

环球时报周四还发表旅法华侨宋鲁郑文章:埃及清场悲剧再次验证民主困境。宋鲁郑从埃及悲剧开始,谈到了西方社会民主转型的代价,最后还是回到中国。他说,看人类历史,“一个国家向民主转型的代价极为高昂,甚至是生死攸关的跨越。”

被中国百度百科誉为“欧洲华人社区著名政论家”的宋鲁郑,回顾了英国、法国、日本、德国、意大利的民主转型历史,希望籍此说明转型成本“高昂”。宋鲁郑比较别人当然是要看“自己”。他谈到中国的历史,特别是近百年来的近代史。他说:到“中华民国”退出历史舞台时(指1949年蒋介石退守台湾),中国几乎到了“蛮荒亡国”地步。“人均寿命不足35岁,文盲高达80%。”他说:“中国几千年来唯一落后印度就在此时。”

宋鲁郑已不止一次发表文章阐述印度不如中国观点。有网友刘嘉惟评论 :不是马屁,是狗屁//@First-Bloode:那是马屁文章。 //@刘嘉惟:但在很多人眼里,自信成了自大、自负、自不量力。驻英大使撰文称西方制度已失效、失败,可谓无良;旅法学者宋鲁郑撰文认为中国不仅远超印度,制度上更让美日两强相形见绌,可谓无知;环球时报评论更是督促美国改革开放,可谓无耻。

朝中社驻华记者就曾问VOA记者:你们美国为何不改革开放?

网人五岳散人说:“@五岳散人 :我觉得吧,自信这件事由三种东西构成:敢于嘲讽自己的幽默、敢于宽容对手的从容、敢于应对不测的挑战。做人如此、生意如此,国家更应如此。我中华泱泱大国,既然说到了自信,请对照着看看自己。 ”

宋鲁郑在环时还说:“在西方看来,中国走向民主化,即使不崩溃、国家不解体,也要发生长期和大规模的内乱和动荡。”

*动荡是西方观点还是王小石观点*

其实,这里宋鲁郑是混淆概念。“民主就要动荡,动荡就会更惨”这种观点,不是西方的观点,而是中国官方媒体推荐的写手王小石们的主要论点。新华网(人民网环球网中新网)不久前发表网友王小石的大文题目就是:中国若动荡,比苏联更惨。

论完历史,宋鲁郑的结论是:“西方民主的衰落与中国制度文明充满生命力的崛起将是二十一世纪人类最伟大、影响最为深远的变革。”

*胡鞍钢:中国政治制度优于美国制度*

星期五,环球时报的言论版面还发表了清华教授胡鞍钢的文章跟宋鲁郑观点相呼应。胡文题目是:总结中国创新,打破西方制度迷思。胡的结论是:中国的集体领导制要优于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总统个人制。他说,中国的集体领导制,以其优异实践证明了“中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巨大优越性”。他认为,集体领导制是“创新”,而美国的制度是“分裂”,“分裂”的华盛顿将“一事无成”。胡鞍钢认为,中国要增强制度自觉和自信。

针对胡鞍钢的观点,网友多瑙河说:“没错!(中国)腐败比美国少,司法比美国公正,官员比美国廉洁,人民比美国有素质,天比美国蓝,土壤比美国污染少,海洋比美国洁净,新闻比美国自由,出版比美国自由,游行集会比美国自由,而且没有美国那么多5毛,没有美国那么多不知廉耻阿谀逢迎的御用文人……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的体制明显优于美国!”

*网民心目中的理想国度*

还有网友袏咡 (nylash),说:周立波精选脱口秀 says 【米国真奇怪】人 人都可以持枪,却没人想着闹革命;人人都可以骂官,官却不能骂民;到处有人抗议,却没有人趁机闹事;媒体充斥坏消息,却没人想着要移民;政府可以随时倒 台,但百姓房屋绝不会被强拆;航空航天可以出事,但食品药品绝对安全;有最先进的军队和武器,却不会对本国公民百姓使用。

*李宝善:中国新闻制度优于美国制度*

说到制度优劣问题,我们不能不提到周五发自中国媒体另外一篇重要文章。该文是中共中央理论刊物《求是》半月刊最新一期(8月16日)推出的。文章作者是李宝善,文章题目是:应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李宝善是求是杂志社长,山西师范学院毕业,曾任中宣部新闻局长,是18大候补中委。

李宝善说了三个问题。一是新闻体制问题,他说,中国为什么不能实行西方的新闻体制,答案很简单:“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制度、经济制度都和西方不同,新闻体制又怎么会一样?”毛时代,中西各种制度都截然不同。邓时代开始采用实用主义的白猫黑猫论,在很多制度方面,中国开始同世界“接轨”。李宝善强调了毛时代的“异”,却忽略了很多邓后的“同”。

李宝善文章还到了新闻自由度问题。他说,现在中国传统媒体,主要是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报道的自由度,要比西方发达国家媒体的自由度小一些。“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并不在于新闻理念、新闻体制,而在于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和所面临的问题。”

这位前中宣部新闻局长说,“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人民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党和人民之祸。”“现阶段的中国,承受不了舆论失控的后果。”

他说,中国媒体为何要正面宣传为主?“那是因为,积极、正面的事物是我们社会的主流,消极、负面的东西是支流,坚持正面宣传为主才能真实反映我们这个社会的本质和全貌。”

针对李宝善文章,新浪网友杜芝富说 :【求是: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求是》刊发署名李宝善的文章称:政府管理水平和干部整体素质还不高,很难适应舆论过度开放带来的挑战,过度批评会损害政府威信、妨害施政;境内外敌对势力搞乱中国、西化中国的图谋没有改变。放任舆论过度开放将不可避免地带来严重后果 抄送@美国驻华大使馆 。

网友公平正义是立国之本V说 : 西方势力搞乱中国没看到,但东方腐败势力不断搞乱中国求是连个屁都不敢放!西方哪些势力在搞乱中国?拿出真名实姓的人出来给人民看看!东方腐败势力祸害人民罄竹难书,微薄上都充满了!放着东方真名实姓的腐败官员您不去惩处,反而对人民批判腐败想发动舆论封杀,这不是反人民反民主邪恶势力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