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环时:美国对中国的人权压力越来越不管用


中国记者给克里国务卿照相(美国国务院网站照片)

中国记者给克里国务卿照相(美国国务院网站照片)

中国党媒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抨击一些会见美国国务卿克里的中国媒体人“向美国务卿‘要自由’”,是“好萌的表演”。有网民反唇相讥:当局不给百姓自由,向别人要自由也是“无奈之举”。

*克里同中国媒体人谈人权和自由*

正在中国访问的克里国务卿2月15日离华前会晤了四名中国媒体人马晓霖、王冲、王克勤和张贾龙,谈到了互联网、人权、美中关系、领土争端、反腐和反恐等问题。

环球时报2月17日发表社评说,这些人中,“有人敦促美国政府就网络防火墙的问题向中国施压,并提到刘晓波、许志永等,呼吁美国政府支持‘追求自由的中国人’”。


人民日报旗下由“复杂中国”论者胡锡进当总编的这份“主打”国际新闻的报纸认为,这些“民间人士”同克里谈这些问题,“多少有点‘特别’”。 中国记者给美国国务卿克里拍照(美国国务院网站照片)

中国记者给美国国务卿克里拍照(美国国务院网站照片)



*环时社评:美无能力影响中国政治发展*

社评说,美国没有能力直接影响中国的政治发展进程,也阻止不了中国对越过法律边界的异见人士进行制裁。社评说:“经过过去几十年的反复摩擦,这已得到充分证明。中国看似曾经‘在美国的压力’下释放过几名在押犯人,但那更多是中美之间的‘某种交换’。”

环时的社评没有展开说,这是什么样的交换,为什么要交换。自从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中国直接从监狱“释放”到美国的异议人士包括“八九民运幕后黑手”王军涛(1994)、得罪邓小平而坐牢十多年的北京工人魏京生(1997)、八九学生领袖王丹(1998)和体制内干部方觉(2003)。

这篇社评说:随着中国越发强大,今后连这种“交换”的可能也将越来越少。社评说:“如果异见分子今后还指望美国政府能给中国现行法律撕开个口子,对他们给予特殊‘保护’,那他们就太‘萌’了。”

环时抨击这些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向美国“卖萌”,引起网友反唇相讥。

*网友对环时反唇相讥*

网友共商国是:共党不给老百姓自由,那么向老美要自由也是无奈之举,当年共党被国民党镇压时不也是向美国人“求救”吗?还是那句话,请允许老百姓办报纸,要让人民有说话的权利!

兔八哥寻找王菲:#新浪新闻让红包飞#狗屁环球时报的狗屁文章,切断政府财政的支持,看看有几个人支持你。

读书的牛仔: 19世纪末,中国为什么会倒向马列?因为铁板一块的政治思想法律体制逼得有志之士不得不向境外寻找支援!

紫荆乡人:不向美国国务卿要,向《环球时报》要吗? 这位网友还说:恶心,真恶心,用这种口气调侃这么严肃的问题!

环时社评进一步“分析”和抨击了美国。“美国所能做的是向中国进行‘思想渗透’,影响部分中国人的价值观和判断力,在舆论上帮助扩大中国内部‘政治异见’声势,并围绕一些具体人和事给中国找麻烦。”

“复杂中国”论者胡锡进所领导的环球时报认为,从历史上看,“美国的对华‘思想渗透’发挥了复杂作用。” 社评认为,美国的一些观念已被现代中国接受,客观上推动了中国进步。但是,“随着中国变得强大,美国的‘思想渗透’在变质,这当中有意为中国布的‘陷阱’越来越多。”

也有网友对环球时报的“这些人是民间人士”的说法提出质疑:

周七月:在中美双方严密的警卫下,如果没有中国政府的允许,“中国几位民间人士”怎么可能见到克里?所以,或《环球时报》的“社评”打错了人,或者几位就不是“民间人士”。

*网友:关键还是放开媒体*

有网友谈到了东莞扫黄,认为开放舆论和媒体,就能解决问题:马千里咨询:性都东莞少说也20年了!官媒以及各级领导像才发现新大陆似的!没有宋徽宗,李师师价码能上去吗?没有西门庆,清河县的姐儿有生意么?一帮脏货提起裤子甩着逼样的腮帮子开始扫黄了,看把你们纯洁的!该扫哪里你们不知道吗?真有诚心反腐倡廉树正气,开放媒体、一招就灵,用得着这么费劲装逼吗!

思想史略:迄今为止,我们放开最多的是腰带而不是声带,获得自由的是话儿而不是话题,不受束缚的是肚子而不是脑子,多起来的是钞票而不是选票,总之,肚脐眼以下的自由多了,肚脐眼以上的自由不足。在这种情况下,要求中国的精英这样那样,岂可得哉?精神不能上流,必定下流!——吴稼祥

博志微评:央视刚刚大肆报道了所谓扫黄,但面对河南的黑牢,央视没声了。当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民群众被欺压甚至凌辱的时候,你作为一个国家级电视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却只会对卖淫嫖娼之类的小事装岳不群,长此以往,你哪来的正义性和公信力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