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墨西哥变卦,中国高铁海外第一单受阻


开往广州的高铁列车开过北京永定河大桥(2012年12月26日)

开往广州的高铁列车开过北京永定河大桥(2012年12月26日)

在墨西哥总统涅托即将前往北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之际,墨西哥突然宣布取消此前授予由中国公司牵头的联合竞标方价值37.4亿美元的连接首都墨西哥城至第三大城市克雷塔罗的高铁建设和5年运营合同。

中国主席习近平和墨西哥总统涅托在记者会前各自手持文件(2013年6月4日)

中国主席习近平和墨西哥总统涅托在记者会前各自手持文件(2013年6月4日)

墨西哥通信与交通部长鲁伊斯•埃斯帕萨星期四晚在Televisa Network的新闻节目上宣布,总统涅托刚刚决定撤回周一公布的投标结果,并将重新招标。埃斯帕萨表示,涅托总统撤销这个合同是因为公共舆论对投标过程产生了疑虑和担忧。他说,为避免对招标过程的合法性和透明度出现任何质疑,政府决定重新招标。

由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铁建)和中国南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南车)牵头、四家墨西哥当地公司参与的联合竞标方是墨西哥城到克雷塔罗这条全长210公里高铁线路的唯一竞标方。这个高铁项目包括线路设计、施工、高速动车组的设计制造、线路调试和五年的运营维护,是中国高铁首次得以在海外实现从设备到施工到技术标准的“整体输出”,因此被看作是中国高铁真正“走出去”的第一单。工程原计划2015年2月开工,2018年通车运营,设计时速在300公里以上。

除中铁建和中国南车牵头的联合竞标方以外,日本三菱、法国阿尔斯通、德国西门子和加拿大庞巴迪都曾表示对该项目有浓厚兴趣,但因时间紧迫只有两个月时间而无法在规定时间内递交标书。华尔街日报报道说,这几家公司曾要求墨西哥政府延长竞标时间,但遭到拒绝。墨西哥通信与交通部长埃斯帕萨表示,在未来重新招标中将给所有有兴趣投标的公司足够准备时间。

英国卫报报道说,墨西哥反对党国家行动党的议员早先曾指责这条高铁项目的投标过程缺乏透明度,政府向中国公司提供信息帮助中国企业投标。埃斯帕萨在宣布取消投标结果前几个小时还在为招标过程进行辩护。他说,只有一个投标方并非不寻常,通常此类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也只有两个投标方。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在招投标方面有外国企业无可企及的优势,因为中国的国有企业有时并不仅仅以盈利为目的。他说:“欧美国家和日本的企业在竞标中要把方方面面的因素考虑到,包括成本核算、劳动力以及实地考察,比如哪些劳动力、哪些基础设施可以使用以节省成本,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这些企业无法草率、轻易地去冒险。因为它们根本的原则是盈利和赚钱。而中国的公司赚钱相对容易,因为它们很多都是国有垄断型企业。有时即使它们不赚钱,但是如果它们能够完成一项大的政治、经济、战略或外交的任务,这对它们来说也是个胜利。”

中国官方的新华网在中国企业中标后刊登评论文章,盛赞墨西哥项目标志中国高铁“走出去”时代的到来。中国铁建董事长、党委书记孟凤朝表示,“墨西哥高铁项目对周边国家接受中国企业及中国技术将有极大的示范效应”。

有中国高铁代言人之称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断言,“中国高铁优质优价,谁不选择中国高铁都是自身的损失。”世界银行发布的《中国高速铁路:建设成本分析》曾估算,中国高铁每公里造价约1,700-2,100万美元,而欧洲高铁的造价约为每公里2,500-3,900万美元,美国更可高达5,600万美元。此前,中国北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北车)也因低价中标美国波士顿地铁车辆采购项目。中国北车的报价是竞争对手庞巴迪的一半。

据彭博社报道,中国国有的中国进出口银行将为墨西哥的高铁项目提供85%的贷款融资,约为29亿美元。

然而,在总统涅托三天后将飞赴北京参加APEC峰会并进行两天国事访问之际突然宣布取消这一投标结果仍让人感到吃惊。分析认为,这或许与涅托政府面临的国内政治压力有一定关系。

“墨西哥的政治目前腐败了很多,行贿受贿泛滥,比如很多毒枭渗透到政治和军队中,”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反对党提出质疑,他们是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执政党没有走公平竞标程序,其中有些私利卷入竞标过程。”

英国卫报报道说,涅托所在的革命制度党在过去执政时期常常被指责搞“裙带资本主义”,墨西哥的经济命脉目前仍然被掌控在几个家族手中。

墨西哥高铁项目被取消无疑对中国雄心勃勃的“高铁外交”是个打击。受其影响,中国铁建在上海证交所的股票大跌6%,中国南车的股票停牌。而未来中国企业竞标海外铁路项目时也势必受到更多审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