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3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信托投资警报频传


2013年11月的北京人大会堂,红旗和国徽交相辉映。但红旗这个词在英文里有“注意!”“示警”的意思

2013年11月的北京人大会堂,红旗和国徽交相辉映。但红旗这个词在英文里有“注意!”“示警”的意思

中国吉林信托矿产项目去年底爆出逾期未付危机之后,该项目本月再次预告无法按期兑付。融资方被当局下令重组。近几个月内,中国信托业连续发生此类风险事件,引起投资者和媒体对一些信托产品、尤其是矿业信托项目的高度关注。有分析认为,中国可能发生更多信托风险事件,当局监管的决心和投资人对信托投资的信心都将面临考验。

吉林信托总额9.727亿元人民币的涉矿信托“吉信·松花江(77)号信托计划(四期)”逾期后,2月上旬该项目又发出五期暂时无法兑付的公告。这个信托投资项目总共分为六期,第六期今年三月到期。

这笔接近10亿元的信托投资项目的名称是“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涉及多家国营和民营企业,其中陷入财务困境的融资方是山西省最大的煤矿焦炭企业连胜集团。该集团董事长邢利斌曾为女儿出嫁斥资7000万元而远近闻名。

据吉林信托近日发出的公告称,目前融资方联盛能源已根据山西省金融办印发的《关于签署(山西联盛战略重组指引)的通知》进行重组,山西联盛、各债权人、各有关机构已在签署过程中,但个别债权银行尚未签署该重组指引。

吉林信托的前身是隶属吉林省财政厅的吉林省经济开发公司。据中国官方的人民网报道,至2012年12月31日,吉林省财政厅持有吉林信托97.496%股份。

中国媒体21世纪网援引吉林信托方面的解释说:“重整不是破产,据我们了解的情况,企业资产状况没有问题,企业正在与投资人进行谈判。”

但是该报道同时指出,根据柳林县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联盛集团财务状况堪忧,金融负债近300亿,已基本失去债务清偿能力,且面临欠缴税款、职工养老保险金、工程款、材料设备等多项财务问题。其中,与联盛集团有担保关系的民营企业有10多家,所欠信贷资金规模超过200亿。

据报道,中国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托管联盛能源公司跟煤炭、炼焦以及甲醇等业务有关的信托资金。山西建行的一些高端客户上月下旬到这家银行讨说法。他们提出抗议并且指出,该银行作为投资者的项目推荐方、资金募集方,以及联盛的监管方,在项目出现问题时却几经推诿、毫不作为。

这个信托计划的风险保障严重不足也被受到投资者质疑。该项目只有2个担保措施,而没有实质的抵押和质押。有评论认为,这也是风险爆发后,造成损失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消息说,山西联盛重组已有初步方案。但是该方案的详细内容尚未明朗。

近半年以来,中国有多家信托企业的矿产信托产品接连发生兑付危机,其中包括华润信托、吉林信托、中诚信托等公司的矿产信托产品。据分析,矿产信托的兑付高峰仍未结束。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由于矿产行业产能过剩等因素,2014年仍将接连爆出类似风险事件。

中文的华尔街见闻网报道说,今年1月27日,中诚信托公布,已与三家接盘方投资者达成一致,中诚将全额兑付诚至金开1号的本金,但第三年剩余部分7.2%利息不兑付。

华尔街日报2月13日的一篇分析报道说,中国当局有可能让投资者承受更大的打击。报道指出,即使不是这样,更为不幸的信托事件是不可避免的,并将考验北京的决心。报道援引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估算说,近10万亿元的未偿还信托产品有大约40%将于今年到期。

华尔街日报这篇报道分析认为,这些信托公司本身资本单薄,这种状况可能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即投资者避开新的信托产品,于是信托公司则因不能为财务窘迫的借款方周转旧贷款而造成更多的违约。

有分析人士对媒体指出,去年下半年出现的中诚信托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而吉利信托这次兑付危机的直接原因显然是炭市场低迷导致联盛集团陷入困境。

环球老虎财经网报道指出,吉利信托的松花江77号投资项目可能不是第一个沦陷者。报道警告说,未来风险难以预测。报道指出,对于信托来说,联盛能源已经成为一个大坑,深陷坑内的不仅仅是吉信·松花江77号。

报道说,根据公开资料,北京信托、山西信托、中投信托、华融国际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曾为联盛集团或其关联公司发行过信托计划。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