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道德重建的最大障碍


武汉市一位汪姓女青年在手铐打开一只后戴着手铐跟围观路人在一起。她被誉为学雷锋的女孩,2013年为救人助人,向执勤民警求助无果后,因用脚踢警车来宣泄愤怒而遭警察以手铐铐住(网络图片)

武汉市一位汪姓女青年在手铐打开一只后戴着手铐跟围观路人在一起。她被誉为学雷锋的女孩,2013年为救人助人,向执勤民警求助无果后,因用脚踢警车来宣泄愤怒而遭警察以手铐铐住(网络图片)

中国媒体惊呼“道德滑坡”,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也提出,要建立“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体现了从上至下的忧虑。是什么导致道德滑坡?道德重建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中国媒体上常见这样的报道,好心人搀扶一位跌倒的老人,而这位老人却反过来诬陷好心人,讹诈医药费。后果之一是,很多人见死不敢救。人们因此发出这样一种无奈:“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

这些老人或许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长大的一代人,他们身上折射出文革对人性的扭曲。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发生了一系列人为的动荡,文化大革命葬送了一代人的教育;血腥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扼杀了民主进程;改革开放创造了经济奇迹之后,金钱至上,政府官员利用权势巧取豪夺,钱权交易,这一切使中国社会陷入了道德困境。

为了扭转这种局面,中国官方媒体重新开始进行“大灾面前有大爱”式的正面宣传,即官方所谓的“正确舆论导向”,当局甚至祭出了半个世纪之前的雷锋,此举被许多人视为滑稽透顶的玩笑。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在布鲁金斯学会主办的一次研讨会上说,中国社会的道德标准已经降低到了最基本的行为规范,也就是“底线伦理”,或“良心论”,只要求人们遵守法律和最基本社会规则,以防导致社会崩溃的事情发生。

他说:“目前的反腐败也可以说是对底线伦理的践行,主要是要求官员。中共领导人多次谈到,如果不大力反腐败,就可能亡党亡国。”

除了官员腐败,救死扶伤的医院、教书育人的学校,也只顾捞钱、见死不救、拒学门外。假药、假烟酒和其他各种假货充斥市场,假合同、假学历、假新闻、虚报数字的假政绩满天飞,足以反映整个社会堕落之深。

不过,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的裴敏新博士认为,并不能说中国社会道德溃败,他说,中国民众的道德正在觉醒。

他说:“中国社会有很好的一面,比如有越来越多的人参加公益活动,而且你给中国人民一个选择,他们选择都是对的。”

他说,即使在政府的高压下,中国的宗教团体,尤其基督教会仍在快速发展,维权律师也越来越多,捐款人数和金额大增,这些都是道德觉醒的体现。据调查,2012年的捐款总数超过130亿元,大约占中国DGP的0.2%。虽然比不上美国每年捐款总数占GDP的1%到2%,可是和改革开放前的零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专家指出,中国道德新生的关键是改变政治制度,政治干预建设不足,破坏有余。

何怀宏说:“道德改善要从几个方面着手,一是政治制度的改善,再一个是民间的力量能够起来,社会上能够出现各种组织、社团、舆论,然后推动道德自发的改善,而不是通过政治权力的干预和管制来解决。”

专家指出,中国政府其实对重建道德怀有恐惧。

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克纳学院教授裴敏欣 (裴敏欣提供)

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克纳学院教授裴敏欣 (裴敏欣提供)

裴敏新说:“政府对社会道德重建实际上有很大的怀疑,甚至是恐惧,因为社会道德重建会涉及到有更独立思考,更有正义感的个人和组织的出现,这是共产党不愿看到的。”

他说,道德觉醒将威胁到政府的生存,可是政府也不欢迎道德沦丧,因为道德沦丧可能导致社会崩溃。

专家说,中国的道德有衰败的一面,也有苏醒的一面,在两者角力的过程中,没有民主法制对官员权力的制约和平衡,是道德重生的最大障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