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撤走钻井平台是屈美压力或策略调整?


各国南中国海主权要求范围示意图

各国南中国海主权要求范围示意图

中国星期二夜间宣布,将引起国际争端的南中国海钻井平台,提前一个月从西沙群岛,也就是帕拉塞尔群岛有争议的海域撤离。尽管中国称钻井平台离开与外部因素无关,属于提前完成钻探作业,但是,还是引发外界各种揣测,更有许多民族主义色彩的中国网民质疑,这是北京迫于美国压力退让的结果。不过,有南中国海问题专家表示,中国此举有利于缓和南中国海对立局势,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调整,是一种改进。

中国“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5月2日在西沙群岛中建岛附近有争议海域展开钻探作业后,引发邻国越南的反弹。越南政府声称,这个造价10亿美元的钻井平台是在越南200海里的经济海域与大陆架范围内。而中国则反驳,钻探作业海域在中国主权和管辖权范围内。

在中越隔空交火之际,双方的大批船只在钻探作业海域发生冲撞冲突。随后,越南的反华情绪日益高涨,5月13日各地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尤其是越南南部平阳省更演变为反华暴动,波及数以百计的台资与外资厂商,损失惨重。

中国高调宣示南中国海主权,不仅导致与越南的关系急剧恶化,也促成越南、菲律宾与日本加强合作,联手应对中国的事态,更引发近年希望通过“亚洲再平衡”战略稳定亚太局势的美国的严重关注。

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5月底在新加坡举行的亚太防务安全的“香格里拉对话”上,批评中国采取单方面行动宣示主权,危及区域稳定与和平。

而7月10号结束的第六轮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虽然取得多项成果,但双方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各说各话,没有共识。

美国随即由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福克斯在11日就南中国海主权争议,首次提出冻结挑衅行动的3项建议,呼吁争端各方,停止夺取岛礁与设立新前哨站、停止在岛礁进行建设及停止在争议地区针对他方经济活动的单边行动。福克斯还强调,中国的“挑衅和单边”行动,让国际社会对中国是否愿意遵守国际法产生怀疑。

而此前一天,美国国会参议院一致赞成通过412号决议,直接要求中国从南中国海撤离钻井平台及护航船只,让南中国海恢复原状。决议还支持美国政府以外交手段处理亚太区域航海自由和领土纷争的政策,谴责任何以威胁、武力以及利用军机或民航机妨碍国际空域飞行自由等意图改变现状、动摇亚太区域稳定的行动,呼吁中国克制执行去年11月底单方面公布的东海防空识别区。

另外界关注的是,在美国提出这些建议不到一周,而就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7月14日电话交谈之后一天,中国有关方面就宣布“海洋石油981” 任务完成,撤离南中国海争议海域。中海油服5月底曾说,这个平台计划施工作业总周期为100天,到8月中旬完成作业。

中国媒体报道说, “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未遭受台风等恶劣海况及天气影响,进展顺利,按计划取全取准了相关地质数据资料,并将在分析和评估所取得的地质资料基础上,研究制定下步工作方案。

不过,中国撤离钻井平台的举动触动了许多带有民族主义情绪的网民的神经,他们大吐口水,称中国政府屈服了美国和越南的压力。

中国毛左大将张宏良甚至评论说,“中国居然执行美国参议院412号决议,将海洋981号钻井平台从南海撤回到了海南。历史指针仿佛拨回到了1840年,甚至还不如1840年,1840年以来的不平等条约,至少还是中外双方共同签署的,而这次美国宣布把中国南海割让为国际水域,却是美国单方面决定的”。

张宏良还说,“此举在行动上等于承认了美国割让中国南海的要求,承认了南海不再是中国领海而是国际水域。中国再次重复了第一次改革开放洋务运动的悲剧,开始被西方国家割让领土和主权”。

台湾亚太和平基金会副执行长、淡江大学美洲研究所教授陈一新,近年专注南中国海问题的研究。陈一新教授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不能简单地用是否屈服美国压力来评判此事,因为中国需要从整个外交战略格局考虑问题。

他说:“不能说中国屈服于美国压力这样。虽然中国也有权利派遣钻井平台勘探石油,甚至钻井,但是,美国和周边国家强烈的反弹,中国大陆显然是不希望这个事情扩大。现在来看,我不敢说是永久撤离,但中国大陆显然是像息事宁人,不想再跟美国长期对抗。习近平最近,他们在电话中也说过, 美中假如破裂的话,对世界上谁都没有好处呀。”

作为台湾总统马英九重要智囊的陈一新教授表示,中国政府撤离钻井平台的举动,应当是为了争取更大格局的战略机遇期而“以退为进”,而不是四处出击,因此值得肯定。

他说:“中国大陆这样考虑也不是错误,因为中国要抓紧的是战略机遇期,而不是这边跟一个国家打场战争,那边根另一个国家冲突一下。那中国大陆就会把战略机遇期打破、打坏掉。中国这样做呢也许看起来有点软弱,但实际上,对中国的长期利益,或者是更大的国家利益来讲呢,更重要。是值得肯定的做法,表示中国并不是想要真的威胁别的国家,对地区造成不稳定。”

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研究员、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问题专家郑海麟教授星期四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决定撤离钻井平台应该与美国的压力有关,但实际上却是一种改进、一种改变战略思路的体现。

他说:“可能中国会考虑其它一种思路呀,就是不要跟越南、菲律宾短兵相接,硬碰硬。我认为中国是一种转进,改变思路的一种体现。以前的那种思维可能中国认为不是很可取。用以前那种思路会给人家感觉好像它有意地把问题矛盾激化。所以,我认为它是以退为进,是一种策略,策略上的考量比较多。”

担任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学系客座教授的郑海麟还表示,中国撤离平台的客观效果,是将缓和南中国海地区的紧张局势,有助于中国从一个大国的格局来处理未来南中国海主权争端。

他说:“这应该是缓和一下局势,因为以前的短兵相接的方式并不可取,给国际上造成一种印象好像中国太强势,效果不好,而且也没有得到什麽很大的利益,意义不是很大,效果不是很大。我觉得中国应该改变一下思路,你是一个大国嘛,应该有一个大的格局。像美国也是,它是大国,放的话很狠,格局也很大,给人家的感觉是好像它很正面。”

研究南中国海问题的权威机构中国南海研究所的林勇新博士星期四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中海油服决定撤离钻井平台一个考虑自然天气因素,即南海进入台风多发期,顾及到人员和设备安全;二是根据钻探程序,任务已经完成,需要对地质资料和数据进行进一步的分析。林勇新博士表示,撤离平台的时间点有巧合,但不是所谓屈服于美国的压力。

他说:“这个,这个肯定不是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巧合的时间点,这个只是任务方面的安排。当然了,这个行动上面,我想,它的效应对于缓和局面有一个很大的帮助。”

林勇新博士认为,由于钻井平台的作业已经显示有油气的存在,未来它会回到那个地方去继续作业,因为这个是中国已经有10年基础的一个作业领域,不会因为所谓的压力而导致它的方案停下来,因为要付出的成本是非常高的。

中国方面称,中国“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作业海域,距离中国西沙群岛中建岛和西沙群岛领海基线均17海里,距离越南大陆海岸约133至156海里。10年来,中国企业一直在有关海域进行勘探活动,包括地震勘探及井场调查作业等。此次“981”平台钻探作业是勘探进程的例行延续,完全在中国主权和管辖权范围内。

而越南则坚称,那里属于越南200海里经济专属区,相关的钻井平台作业“完完全全就是违法”,并表示越南希望通过友好谈判来解决其东海,也就是中国说的南海的争议。越南总理阮晋勇星期三表示,中国今后应避免将任何钻井平台迁往其水域进行作业。

在解决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端上,美国强调遵循国际法及通过多边国际谈判,而中国则注重历史依据与双边对话。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