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行善风波:中国民间公益组织内部矛盾无路求解


作家陈岚发起的小希望之家的宣传片截图(2015年5月)

作家陈岚发起的小希望之家的宣传片截图(2015年5月)

一个始于网络平台的民间公益组织因为一份善心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们,向流浪、生病、被虐待和忽视的弱童伸出援手,然后这些民间慈善义工如今却陷入了内斗。

两年多的时间里,这个名为“小希望之家”的青少年关爱服务中心规模逐渐壮大,然而问题也随之而来,内部财务和管理方面的矛盾使机构停摆,至今长达半年多的时间。业内人士说,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渐渐有了框架,而仍缺乏规章上的细节 。

热心义工 救助儿童

2013年6月,作家陈岚在见到南京幼童李梦雪、李彤饿死的新闻后,萌发了开办一家儿童庇护场所的想法。

同年8月,“上海静安区小希望之家青少年关爱服务中心”正式注册成立。

据创办人陈岚称,截至今年初,共有33名受虐儿童、27名重症儿童得到了该中心的救助,还有325名困境儿童接受了中心的走访、调查和帮助。

规模渐大 矛盾出现

这期间,小希望迅速成长扩大,想要尽己之力的志愿者越来越多,而矛盾也出现了。

今年1月,该组织理事会的几名理事共同将陈岚告上了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陈岚移交小希望之家全部资料和资产。

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处于上升期的中国民间慈善组织至此内讧停摆的地步?

陈岚今年1月在一封网络公开信《告别与涅槃——请允许我们这样,重新开始》中表示,矛盾始于理事们之间的“救助方向产生了理念上的差异”。

内务纠纷 理事分裂

状告陈岚的几名理事之一的臧伟胜则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更多的是在财务问题的处理上产生了意见。

小希望成立之初组成了5人理事会,投票通过章程,并选举陈岚为理事长,负责日常总体管理事务。

臧伟胜说:“最开始成立的时候,第一个我们经验方面也是缺乏,因为我们这里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开始做这种机构性的公益,参与这种公益组织,所以对于这样一个组织在具体运作方面的很多问题缺乏一些意见。”

他表示,当时理事会的架构和章程都很清楚,确认理事会为最高决策机关,其决策必须获得执行。然而为了提高办事效率,同时因为创办人陈岚付出多、热情高,理事会出于信任授权她总体负责,理事长、法人代表、执行长等职务都由她一人承担。臧认为,这也是导致此后该机构一人独大局面的一个原因。

臧伟胜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陈岚任用其没有合格证件的助理负责财务,这一举动最开始因为事态紧急被大家理解和接受,但鉴于机构规模的扩大,2015年4月理事们提出要聘请专业的财务人员,遭到陈岚强烈反对。他说,从此他们开始关注机构内部事务的细节。

臧伟胜认为,陈岚在整个过程中已经养成了独自决策的习惯,即使表面上不反对一些理事会决定的事情,在执行时却拖延,导致效率低下,爆发很多问题。

机构停摆 好事变残

对于这样的指责,陈岚表示否认。

她通过文字向记者表示,一年的时间里她辛苦地将机构做大,几名平时不怎么投入的理事则要求全盘控制机构,利用章程的漏洞投票要求她交出机构。因为她的拒绝引来了对方的污蔑,说她贪污等等。陈岚说,由对方主导在2015年间先后共进行4次审计,结果显示她没有财务方面的大问题,但对方不承认审计结果。

反对陈岚的理事们则说,理事会其他成员只是主导了最后一次审计,并公示全部审计报告,其中列出了很多财务疑点,并表示前三次审计都是陈岚在理事会不知情的情况下自行安排的,也没有公示审计报告全文。

理事会在2015年10月投票罢免陈岚。陈岚则说,这是平时不怎么投入的理事利用章程漏洞要她交出机构。

陈岚感叹称:“我个人遭到的煎熬已不算什么了。一个颇有生机的儿童庇护所,就这样残了。”

双方都表示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臧伟胜指出,机构的内部矛盾也让很多热心公益的志愿者的热情受到伤害。他说:“大家参加公益都是因为热血过来的,但没想到会出这样我们认为违背公益的事情,出现了以后又无法获得尽快的处理、解决,导致整个局面越来越差。这样也对很多人的心理上造成很大伤害。”

问题难解 热情受挫

从小希望内部出现矛盾至今已有大半年的时间。为什么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呢?

这期间,小希望经历了两届上海市静安区民政局的领导班子。臧伟胜说,他们都对小希望的事情花了很多时间与精力,进行开会、协调等。然而主要的障碍出现在政府部门与民间公益组织的关系上。臧表示,民政局并不认为其是小希望的完全管理单位,他们只负责审核、注册、监督等。

臧伟胜说:“所以他们说小希望之家内部的纷争应该内部解决,并不是所有事情都靠政府解决。政府有一个明确的边界…… 还有我们发现,有些规定并不完善。例如对整个机构法人代表的更换,我们发现并没有明确规定,那么民政局只能照着以前的惯例来操作,导致出现悖论,导致这个事情解决不了。”

近年来,中国民间公益的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壹基金发起的中国民间公益透明指数项目(GTI项目)2015年度报告共包括了1738家民间公益组织,为历年来的数量之最。同时,该透明指数也逐年呈现线性增长趋势,不过这份报告指出,民间公益组织财务信息的公开情况仍有较大改善空间。

而按照臧伟胜等人的看法,这正是造成小希望之家这个机构内部矛盾的原因。臧说,小希望成立时的宗旨就是要透明。

陈岚也曾在其公开信中表示“透明,是慈善机构的生命线”。

显然,要真正做到透明、公开并不是易事。

臧伟胜说,这件事打击了参与公益事业的志愿者的热情和信心。

而陈岚也在其社交媒体平台上感慨:“希望大家知道中国民间公益组织存活有多艰难。”

慈善立法 有待观望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美中等国非营利和慈善机构及相关法律的专家马克·西德尔(Mark Sidel)教授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中国政府正在推动这方面的立法。

他说:“财务报告和透明度是中国负责非营利和慈善方面的政府监管者的主要重点。新实施的《慈善法》经过了多年的细致研究、草拟和讨论,将继续以及展开强调财务报告和透明度的优先级。”

西德尔教授提到的中国《慈善法》于今年3月16日颁布,将在9月1日正式生效。在构建慈善行业的整体制度框架上,《慈善法》的出台是一个里程碑。不过,很多法律和慈善业人士也表示,这其中还需要很多内容的细节和实施的细则。

路漫漫兮其修远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