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共两大官媒隔空论战?


四中全会即将在北京召开之前,中央两大理论刊物就阶级斗争为纲论展开激烈辩论(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四中全会即将在北京召开之前,中央两大理论刊物就阶级斗争为纲论展开激烈辩论(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中共中央党校校刊《学习时报》在中共建政65周年前夕,发表题为《最根本的拨乱反正: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章,公开反驳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最近在《红旗文稿》发表文章提出的“阶级斗争没有熄灭论”。


《学习时报》的文章回顾了中共的改革,称20世纪的中国最深刻、最广泛、最举世瞩目的变化是改革开放,拨乱反正。在一系列拨乱反正中,最根本的拨乱反正就是停止“以阶级斗争为纲”。文章回顾了中共文革前的历史,称阶级斗争理论最终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爆发。

《学习时报》是中共党校的刊物,被认为是解读习近平理论体系的风向标。在中共即将举行十八届四中全会之际,该报公开发表这篇看来针对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撰文称阶级斗争没有熄灭的危机处理和灭火之作。王伟光的文章引发争议,一些人对中国有可能开历史倒车走回文革老路表示担忧。

*挑战邓小平*

王伟光的文章叫板邓小平提出的不争论姓社姓资的“猫论”。王伟光在文章中说,中国现在仍然处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按照他的说法,当今世界有两大阵营,一个是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另一个则是以中国为首,北韩、古巴、越南加盟的社会主义阵营。这两大力量将进行“生死博弈”,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显然和习近平提出的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以及汪洋提出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同夫妻关系的比喻大相径庭。

《学习时报》的文章回顾了文革时期所谓“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以阶级斗争为纲”等观点占据主导地位的年代。文章说,当时“阶级斗争”被要求“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甚至“一万年也要讲”,致使有所缓和的国内形势再度紧张,一些提出调整农村政策、统战政策、对外政策的领导人受到指责,一些文艺作品、学术观点和文艺界学术界的代表人物遭到严厉批判,政策调整中的高层分歧演变为更剧烈的冲突,终致“文化大革命”的爆发。

*重批文革*

《学习时报》批判文革,称“文化大革命”将“阶级斗争”推向了极致。与此同时,这篇文章明确提出毛泽东应负的责任。文章说,“晚年毛泽东对整个党和国家的政治形势严重误判”。毛泽东发动的 “同修正主义路线或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的“文化大革命”,不仅没有任何事实根据,而且在理论上和政策问题上严重混淆了是非。

《学习时报》承认文革“造成了全国经济、政治和社会秩序的大混乱,各级党组织和政权机关严重瘫痪和半瘫痪”。文章称,“痛定思痛,深刻的教训在于长期推行‘以阶级斗争为纲’,犯了严重的‘左’倾错误”。

这篇文章还以邓小平的观点反驳王伟光的阶级斗争没有熄灭说。文章说,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果断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把注意力转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实现了中国当代历史上最具深刻意义的转折。

文章最后援引邓小平的话“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称,这是年届九旬的邓小平以中国共产党老革命家的身份、最后做出的政治嘱托,更是长期“以阶级斗争为纲”教训的深刻总结,也应当是永久终结“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标志。

文革回潮在中国一直此起彼伏。刊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称阶级斗争不可能熄灭文章的是中国官媒《红旗文稿》。《红旗文稿》是中共中央机关刊《求是》杂志下属的政治理论刊物,前身是《红旗》杂志。文革时期,由《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组成的“两报一刊”是所谓“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官方喉舌。

*意识形态分化?*

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被广泛转载。文章称: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

王伟光的文章,究竟是代表个人还是一个阶层和派系?这是否意味着中共党内意识形态领域出现大分化?北京独立知识分子、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说, 王伟光的文章并不能代表中央的意思,即将到来的四中全会也绝对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表述或决议。

胡星斗教授说: “我认为那只是代表了他个人的观点,代表了某些极左派、红卫兵派的观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代表了中央的意思。目前中国争议肯定是非常大,早就改变了邓小平那个时代‘不争论’的状况。现在是面临着中国何去何从。我想,四中全会绝不可能有这方面的表述或者决议。四中全会应当给中国人民希望,那就是要推动中国的法治进步和政治文明。”

北京独立知识分子杨恒均回顾了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必须月月讲”、“以阶级斗争为纲”口号提出的背景。这些极左的口号是毛泽东在1962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提出的。

杨恒均说,如今重提“阶级斗争”,试图回到过去、复辟文革的人,如果不是对中共历史毫无所知,或者学术素养接近于零的话,那一定是西方“反共势力”潜伏在中国的代言人——只要不是脑残的人都能看出,如果回到过去、复辟文革、重举“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话,当今政权绝对逃不过“70年大限”的诅咒,真正要让中国“出大事”,最终能颠覆、推翻这个政权的,正是那些倒行逆施的败类。

鉴于《学习时报》有中央党校的背景,而习近平在十八大就任中共最高职务之前曾经担任过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在参加中央党校校庆发表的讲话中曾经表示“党的十八大之后,我已不再兼任中央党校校长了,但我对中央党校很有感情”,《学习时报》被认为代表习近平智囊中改革派的声音。北京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央党校已经成为习近平培养干部的新黄浦。

*邓小平的双刀*

用邓小平的临终遗嘱反驳王伟光的阶级斗争没有熄灭论的人没有提邓小平除了改革开放以外的另一把刀,那就是四项基本原则。中国左派领军人物司马南在一篇笔谈中评论说:多少年来,那些喊着贯彻邓小平理论的人只讲邓小平理论当中的一点:改革开放;有意淡化、弱化、不承认另外一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他们刻意把手持两把斧子(改开与四则)的邓小平,改成只玩一把大刀(改革不要底线,杀出一条血路)的邓小平。司马南还质疑中央党校《学习时报》讨论阶级斗争问题的文章是否有背景。

中国官方媒体最近在总结习、李、王当政22个月以来的反腐经验时,称最大的经验就是“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的精神上来”。社科院院长的文章主张阶级斗争再现,《学习时报》进行灭火危机处理,显然王伟光文章中所体现的思维与习李王目前的思想体系没有保持高度一致。

中共四中全会召开前夕,中国思想理论界发生的这场体制内改革派学者和保守派学者之间的隔空论战,被不少人解读为审视中国走向的一个新角度。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