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人权组织: 中俄若任UN人权理事国 = 狐狸给鸡看家

  • 美国之音

陈光诚和杨建利11月4日出席联合国观察记者会

陈光诚和杨建利11月4日出席联合国观察记者会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改选部分理事国还有一周就要投票之际,一些国际非政府组织在纽约举行联合记者会,呼吁国际社会反对中国等一些被认为人权纪录恶劣的极权国家竞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位。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认为,如果让残酷镇压本国人民、长期拒绝实施联合国公民权利公约的北京政权占据人权理事国位置,将是“非常滑稽”的。在纽约的团体中国人权11月5日向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送交一封公开信,呼吁北京无条件释放曹顺利、郭飞雄、刘晓波和许志永,以此作为展示中国政府遵从人权理事会要求其成员“在促进和保护人权方面应坚持最高标准”的第一步。

陈光诚和另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权活动人士、民权团体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以及来自俄罗斯、古巴和沙特阿拉伯等国的一些活动人士一起出席了星期一在联合国总部所在的纽约市举行的这次公开活动。出席活动的团体和个人向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鲍尔和欧盟外交政策专员阿什顿发出请愿书,敦促他们反对中国、俄罗斯、古巴、越南、沙特阿拉伯和约旦进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记者会上,总部设在日内瓦的两个非政府组织-- 联合国观察(UN Watch)和人权基金会(Human Rights Foundation) -- 公布了一份评估报告,对相关国家的人权状况和参选人权理事会的资格做了分析。报告说,中国、古巴、俄罗斯、沙特阿拉伯、阿尔及利亚、约旦和越南“不够格”,马尔代夫、摩洛哥、纳米比亚、南非、南苏丹和乌拉圭“有疑问”。

联合国观察负责人纽埃尔(Hillel Neuer)说,“中国、古巴、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制度性地违反其本国公民的人权。” 他表示,而且这些国家对保护其他国家人权的提案一贯坚持错误地投票。

参加这次国际联合行动的与会者呼吁美国和欧盟采取行动。联合国观察的新闻稿表示,如果联合国为虎作伥,让践踏人权的国家政权充当人权斗士和全球人权裁判的话,那么对于这些国家的政治犯和许多其他受害者来说将是一个侮辱,也将是对全球人权事业的一次挫败。这份新闻稿说,当联合国的最高人权机构变成“狐狸守护鸡窝”的状态时,世界上的受害人将遭殃。


杨建利博士是总部在美国的民权团体公民力量的发起人。他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2006年至2012年连续两届坐在人权理事会成员国席位上的中国政府在过去7年来的所作所为证明它在国内侵害本国人民的权利,在国际上又支持一些独裁国家。

杨建利指出,中国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国的6年间,全世界看到的是,唯一被关押在狱中的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拉萨的3.14事件,乌鲁木齐的7.5事件,非法关押陈光诚事件、抓捕虐待异议艺术家艾未未和残酷镇压茉莉花行动等等,甚至发生了100多名藏人为抗议北京残暴统治而不惜自焚的事件。

他说:“这个纪录是非常恶劣的,说明它是不是成员国都很不在意它的职责。”

按照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规定,中国在连续担任两届理事会成员国之后,2013年经过一年轮休期可再次参选该理事会席位。

杨建利批评说,即使在准备重新参选期间,中国当局这几个月非但没有放缓对公民权利运动者和网上言论自由的打压,反而抓捕了近200名公民运动参与者和网上的意见领袖。

他说:“所以它根本不在乎。说我在要竞选理事会成员的时候,我愿意做什么做什么。所以,从各个方面来看,中国都没有资格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所以,我们发起了阻止它成为这个理事会成员的这么一个活动。9月9号我们发起了汉人、藏人、维族、还有蒙古族这些和中国有直接关系的各族群的大签名活动。”

杨建利表示,上述签名活动和公民力量与网络草根组织Avaaz.org和藏人团体共同发起的一项全球性签名活动都获得了热烈响应和支持,分别征集到将近一万和50多万签名。

在国际社会和人权领域,人权纪录长期受备诟病的北京领导人一直强调中国人民的人权首先是生存权,并且辩称中国的人权状况已在逐步改善进步。中国政府也不时针对美国公布的中国人权报告发表美国人权白皮书之类的报告,批评美国人权方面的不尽如人意之处,一再表示坚决反对外界对中国人权的“恶意无理指责”。

中国外交部一个多星期前表示,中方希望有关各方客观、公正地看待中国人权事业发展。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10月22日审查中国的人权纪录前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只要批评是建设性的,中国期待着就本国的人权记录进行坦诚的讨论。

她说:“中国代表团届时在日内瓦将实事求是地介绍中国近年来在人权领域所做的努力、取得的成绩和面对的挑战。我们也将与有关的各方(进行)富有非常有诚意的、而且有建设性的对话。我们想,如果有一些批评性的意见提出来,对于任何富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中国政府都会虚心的听取和接受。而且呢,我们也将会予以认真的研究,虚心的学习和改进。那对于有一些充满恶意和偏见的批评,我们当然会坚持走自己的道路。”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去年4月下旬从家乡山东东师古村的非法囚禁中辗转逃进美国驻北京使馆,后经美中官方协议安排到纽约作访问学者,现为三家美国学术机构的高级研究员。他认为,不是民选的政府就没有资格作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

陈光诚对美国之音表示,在独裁专制的中国政府全面加紧打压公民权利运动和残酷迫害人权之时,如果坐视它再度参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席位,将无异于让“盗贼当法官“和让”劫匪当楷模标准”。

他说:“一个迫害人权、一个腐朽落后的政权进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去审议文明的、先进的现代国家的人权状况的话,我觉得这是很滑稽的一件事情。这与基本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所推动的捍卫人权这个基本目的是相违背的。己不正,焉能正人?”

陈光诚表示,中国政府15年前签署了联合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却以橡皮图章式的全国人大未予批准为由,至今拒不付诸实施,而这个政府本身也未经公民投票选举,因此并不具有执政合法性。

陈光诚还指出,郭飞雄、刘萍、曹顺利等一些努力行使和推动公民权利的人士近期纷纷遭受严厉打压,凸显代表少数利益集团的中国高层统一部署下形成的严酷人权形势。

他说:“我必须申明,它已经不能代表中国了。 这样一个政权,只有这么几百个家族组成的靠暴力,谁不接受它的统治,就迫害谁的这样一个利益集团,它怎么能代表中国呢?即使它入场,代表那一小撮利益集团,它只考虑自己利益的那一部分人。所以它不能代表中国,更不能代表中国人民。这是一个基本前提。”

这位曾以自学的法律知识帮助遭计划生育部门野蛮强制堕胎、结扎的乡亲维权、后来被投入监牢及非法关押的活动人士还提到,北京中央政府去年5月对他作出承诺说,要调查山东地方政府迫害他和家人、严重侵犯人权行为,至今没有兑现,连个说法也没有。他认为这样的政权确实没有资格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由47个成员国组成,其责任是加强对全球人权的促进与保护,处理违反人权的情况并就相关问题提出建议。联合国订于11月12日在纽约投票选举人权理事会的17个新成员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