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看巴基斯坦 - 稳定最重要


2015年4月20日巴基斯坦新闻信息部照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前)与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在伊斯兰堡空军基地向欢迎儿童致意

2015年4月20日巴基斯坦新闻信息部照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前)与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在伊斯兰堡空军基地向欢迎儿童致意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对巴基斯坦访问。分析人士说,华盛顿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巴基斯坦及周边区域的稳定。习近平主席对巴基斯坦访问之时,正值美国开始减少驻阿富汗军队,更为紧迫的也门和乌克兰等国际问题正成为当务之急。

美国威尔逊中心南亚与东南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库格尔曼说:“美国在巴基斯坦和该地区的利益与中国的利益非常类似。和中国一样,美国也想要在巴基斯坦及其更广泛地区促进经济发展和稳定。”

有些分析人士认为,巴基斯坦为中国和美国合作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美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建岛的举动表示关切,该地区有好几个国家对这些岛屿表示声索。在经济方面,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及其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全球金融体系造成的挑战,美国一直警觉。包括美国盟国英国、德国和法国在内的全球五十七个国家已经加入,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

澳大利亚前总理、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总裁陆克文说:“对美国来说,中国崛起后,不能仍然一如既往。美国将实力日渐增长的中国视作自己在亚洲政治、外交和安全政策等领域的竞争对手。”

不过分析人士说,具体到巴基斯坦,在那里的竞争有所不同。

《金融时报》报道,美国已经花了将近一万亿美元用于阿富汗战争;阿富汗战争成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海外战争。美国在阿富汗仍然驻扎了近一万人的军队,但比起2011年高峰期时的十万人已经少了许多。美国从阿富汗的完全撤军预期要到2017年才能完成。

在美国减少在该地区的存在之际,中国领导人的访问为巴基斯坦送去了接近 460 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和能源项目。

经在美国国务院担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问题分析员的马文·温鲍姆说:“我们不会在那里做同等规模的投资.....我们不仅没有增加,而是正在后退。”温鲍姆目前是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中东研究所的常驻学者。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部的一份报告,在1948-2013年期间,美国向巴基斯坦承诺提供 300多 亿美元的“直接援助”。这些援助的绝大部分是2001年反恐战争开始,巴基斯坦成为反恐的重要国家之后提供的。

温鲍姆说,鉴于美国在巴基斯坦的影响力很可能会削弱,中国加入进来填补这一空白很重要。他说:“这是现实。美国已经力不从心。”

威尔逊中心的库格尔曼说,虽然在华盛顿有一些“对华鹰派人物”反对任何中国影响力的增长;但是对中国是该地区的关键参与者仍然有一些共识。他还表示,除了在该地区的稳定之外,美国也在促进经济一体化;由于所需的投资水平美国无法独立承担,华盛顿将会接受中国发挥的作用。

与此同时,分析人士认为,华盛顿和北京在需要巴基斯坦继续参与反恐这一点上的意见是一致的。

安德鲁·斯莫是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跨大西洋研究员,也是《中巴轴心:亚洲新地缘政治》一书的作者。斯莫认为,巴基斯坦近期的军事行动表明了对中国的关切。他说:“巴基斯坦军队在北瓦济里斯坦发动的“利剑行动”,我认为一部分原因是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纳入考虑的。”“东突”是指寻求将穆斯林人口众多的新疆从中国独立出去的一个组织。

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早些时候对美国之音说:“我们不认为这是竞争的战场。我们有维护和平、稳定和最终实现经济繁荣的等共享利益。

尽管中国影响力日益增长,美国在巴基斯坦仍有重大的利益:保证巴基斯坦核武器安全,以及确保与邻国印度的关系别不破坏该地区的安全。前巴基斯坦驻美国大使雪莉·瑞曼最近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说,美国可能会汲取了过去教训,不可能“对该地区关注的目光彻底转移”。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斯莫说,华盛顿可能对习近平主席最近访问巴基斯坦以及中巴两国拓展关系有些敏感。

中国在巴基斯坦投资的基石之一,是“中巴经济走廊”,将中国与巴基斯坦战略意义重要的瓜达尔港连接在一起。斯莫说,该港口使得中国与印度洋这个重要航道直接联系在一起,华盛顿可能担心港口“同时也被用于军事目的”。他说,同时还有一些对中巴民用核合作的担心,包括中国一直在帮助巴基斯坦建设卡拉奇核电项目的交易。

尽管中国是“核供应国集团”成员,不能将相关核技术转让给非签约国,但是中国坚持说那是在加入这个集团之前对巴基斯坦做出的承诺。《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大使馆的一份声明说:“中国扩大与巴基斯坦的民用核合作引发关注。我们敦促中国在这项合作中保持透明化。”

尽管存在挑战,但是一些外交政策专家称,习近平最近对巴基斯坦的访问,至少与华盛顿的目标部分一致,从美国的观点来看,该地区更广泛的安全利益将远远超过担忧。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对巴基斯坦访问之际,分析人士说,华盛顿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巴基斯坦及周边区域的稳定。

习近平主席对巴基斯坦访问之时,正值美国开始减少驻阿富汗军队,更为紧迫的也门和乌克兰等国际问题正成为当务之急。

美国威尔逊中心南亚与东南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库格尔曼说:“美国在巴基斯坦和该地区的利益与中国的利益非常类似。和中国一样,美国也想要在巴基斯坦及其更广泛地区促进经济发展和稳定。”

有些分析人士认为,巴基斯坦为中国和美国合作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美国对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建岛的举动表示关切,该地区有好几个国家对这些岛屿表示声索。在经济方面,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及其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全球金融体系造成的挑战,美国一直警觉。包括美国盟国英国、德国和法国在内的全球五十七个国家已经加入,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

澳大利亚前总理、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总裁陆克文说:“对美国来说,中国崛起后,不能仍然一如既往。美国将实力日渐增长的中国视作自己在亚洲政治、外交和安全政策等领域的竞争对手。”

不过分析人士说,具体到巴基斯坦,在那里的竞争有所不同。

《金融时报》报道,美国已经花了将近一万亿美元用于阿富汗战争;阿富汗战争成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海外战争。美国在阿富汗仍然驻扎了近一万人的军队,但比起2011年高峰期时的十万人已经少了许多。美国从阿富汗的完全撤军预期要到2017年才能完成。

在美国减少在该地区的存在之际,中国领导人的访问为巴基斯坦送去了接近 460 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和能源项目。

经在美国国务院担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问题分析员的马文·温鲍姆说:“我们不会在那里做同等规模的投资.....我们不仅没有增加,而是正在后退。”温鲍姆目前是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中东研究所的常驻学者。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部的一份报告,在1948-2013年期间,美国向巴基斯坦承诺提供 300多 亿美元的“直接援助”。这些援助的绝大部分是2001年反恐战争开始,巴基斯坦成为反恐的重要国家之后提供的。

温鲍姆说,鉴于美国在巴基斯坦的影响力很可能会削弱,中国加入进来填补这一空白很重要。他说:“这是现实。美国已经力不从心。”

威尔逊中心的库格尔曼说,虽然在华盛顿有一些“对华鹰派人物”反对任何中国影响力的增长;但是对中国是该地区的关键参与者仍然有一些共识。他还表示,除了在该地区的稳定之外,美国也在促进经济一体化;由于所需的投资水平美国无法独立承担,华盛顿将会接受中国发挥的作用。

与此同时,分析人士认为,华盛顿和北京在需要巴基斯坦继续参与反恐这一点上的意见是一致的。

安德鲁·斯莫是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跨大西洋研究员,也是《中巴轴心:亚洲新地缘政治》一书的作者。斯莫认为,巴基斯坦近期的军事行动表明了对中国的关切。他说:“巴基斯坦军队在北瓦济里斯坦发动的“利剑行动”,我认为一部分原因是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纳入考虑的。”“东突”是指寻求将穆斯林人口众多的新疆从中国独立出去的一个组织。

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早些时候对美国之音说:“我们不认为这是竞争的战场。我们有维护和平、稳定和最终实现经济繁荣的等共享利益。

尽管中国影响力日益增长,美国在巴基斯坦仍有重大的利益:保证巴基斯坦核武器安全,以及确保与邻国印度的关系别不破坏该地区的安全。前巴基斯坦驻美国大使雪莉·瑞曼最近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说,美国可能会汲取了过去教训,不可能“对该地区关注的目光彻底转移”。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斯莫说,华盛顿可能对习近平主席最近访问巴基斯坦以及中巴两国拓展关系有些敏感。

中国在巴基斯坦投资的基石之一,是“中巴经济走廊”,将中国与巴基斯坦战略意义重要的瓜达尔港连接在一起。斯莫说,该港口使得中国与印度洋这个重要航道直接联系在一起,华盛顿可能担心港口“同时也被用于军事目的”。他说,同时还有一些对中巴民用核合作的担心,包括中国一直在帮助巴基斯坦建设卡拉奇核电项目的交易。

尽管中国是“核供应国集团”成员,不能将相关核技术转让给非签约国,但是中国坚持说那是在加入这个集团之前对巴基斯坦做出的承诺。《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大使馆的一份声明说:“中国扩大与巴基斯坦的民用核合作引发关注。我们敦促中国在这项合作中保持透明化。”

尽管存在挑战,但是一些外交政策专家称,习近平最近对巴基斯坦的访问,至少与华盛顿的目标部分一致,从美国的观点来看,该地区更广泛的安全利益将远远超过担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