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张欣:中巴经济走廊是令中国纳税人恐惧的深渊


中国主席习近平和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伊斯兰堡开记者会(2015年4月20日)

中国主席习近平和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伊斯兰堡开记者会(2015年4月20日)

编者按:这是美国托列多大学经济系教授兼亚洲研究所主任张欣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访问巴基斯坦,一天之内签署中国出资达460亿美元的51项协议。亲政府的“环球网”特别发文庆贺,标题为“习近平主席访巴带去460亿美元大礼,巴各界沸腾”。

460亿美元,那是个天文数字,等于14亿中国人每人贡献200元人民币。三峡工程的实际造价是260亿美元,大家都嫌贵,而现在这个要贵80%的大礼,是送给一个中国人完全陌生的遥远国度。三峡工程,尽管被很多人批评,但至少经历过一段很长时间的公开论证过程。而那些远在巴基斯坦的更贵项目,却没有过中国纳税人参与的公开论证。据我所知,国内经济学家对投资巴基斯坦和更大的“一带一路”项目普遍持批评或质疑态度。不过,他们的批评意见不能公开发表,因为这是“上面要做的事”。

这个大礼的大头是“中巴经济走廊”。设想是以瓜达尔港为起点,向北穿越巴基斯坦,用铁路和公路连通中国新疆。官方宣传说,此走廊一旦建成,中国从中东进口原油货物就可不必远洋跋涉经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南海运回,只要在瓜达尔港上岸,即可通过走廊直达国内,省去三分之二路途并减少风险。实际上远远不是那么一回事。

经济学上有个引力模型定理。即两国间贸易和经济联系的程度和两国间的GDP规模成正比,和两国间的经济距离成反比。巴基斯坦GDP只有2500亿美元,比菲律宾2800亿和泰国3700亿美元还小很多。巴基斯坦也没有什么石油矿产资源或大宗产品可以出口到中国。而中巴的经济距离却很远。上海经马六甲到瓜达尔港 海运距离为9500公里,路上空间距离为6300公里。表面上陆路省了三分之一(不是三分之二)的空间距离,但是经济距离要远很多。这是因为,海运成本为铁路的1/5, 公路的1/10。如果算入喀喇昆仑地形增加的运输成本,经济距离还要远。也就是说,如果在这条中巴经济走廊上从上海运货到瓜达尔港,那铁路运输成本相当于海运至少走3万公里,公路运输成本相当于海运至少走6万公里。而上海到马尼拉的海运距离仅仅是1900公里,到洛杉矶才10,700公里。也就是说,用铁路公路经巴基斯坦经济走廊运石油等货,要比经马六甲贵4倍,肯定是划不来的。从经济学引力模型来推算,经过这个走廊的货运量,还不够维持日常运营成本的零头。

中巴经济走廊项目里的重头,是瓜达尔港。那地方本来是个渔村,周边没有陆地经济区域支撑,而做转口港口也不给国际航运界看好。这是因为,这里离波斯湾很近,如果石油已经在波斯湾装船,没有必要在如此近的地方转口。2002年该港开始动工,2007年第一期完成。经中方投资2.5亿(另一说是16.2亿)美元建成。2007年招标,新加坡港务局夺经营权。但没有业务,像个鬼港,因此亏损严重。新加坡于2012年退出,其它国际商界无意接手。巴基斯坦于是请中国接管,将港口经营和开发权交给中国,期限40年。实际上是一个亏损包袱,中国接了下来。这次中国允诺再投放100亿美元即600亿元扩建和完善。也就是要将更多的钱继续打进这个长期亏损而又不见潜力的港口项目。

按官方媒体宣传,是将原油货物从瓜达尔经巴基斯坦北部、新疆,然后到中国内陆。且不说前面所讲的铁路公路运输的高昂成本,这一带一路,地形上山高路险,还要经过塔利班和克什米尔民兵活跃地区,环境非常不安全,那里最不缺的就是打劫为生的铁道公路游击队。2014年吉尔吉斯反华闹事,通往中国的战略通道被堵,中国公司损失巨大。而巴基斯坦北部的安全状况,远比吉尔吉斯差。如果再加上这笔保险费,那运输成本就更高昂了。

从经济学上算,这个中巴经济走廊是一个亏钱的深渊。剩下来的解释,就如外界传闻的,是中国要在瓜达尔建立海军基地,中巴走廊是战略军事通道。可即使是军事问题,也不能不计成本。经济学家有自己的预算评估法。2015年中国国防预算是1450亿美元,难道巴基斯坦走廊460亿美元,值得三分之一的中国国防预算扔进去?瓜达尔现有港口这里建一个海军基地中国要花100亿美元,而菲律宾最近决定在Subic Bay重建一个海军基地,预算仅仅是1260万美元,是千分之一而已?即使是军事需要,也要算算纳税人的钱,算算成本,是不是做了一个冤大头?

总之,这个缺乏严格经济论证的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即使“巴各届沸腾”,却是个令中国纳税人恐惧的深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