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中巴合作幕后的第三方魅影


巴基斯坦新闻部发布的照片显示,中国主席习近平和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左)总理谢里夫(右)在伊斯兰堡的空军基地检阅仪仗队(2015年4月20日)

巴基斯坦新闻部发布的照片显示,中国主席习近平和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左)总理谢里夫(右)在伊斯兰堡的空军基地检阅仪仗队(2015年4月20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4月中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巴基斯坦,双方签署价值460亿美元的经济协议,打造中巴“经济走廊”,两国媒体一片欢腾,但都未触及这次合作商谈中未曾出场、但作用举足轻重的第三方,即活跃在巴国境内的恐怖组织。

“战略意义”中若隐若现的第三方魅影

中方对中巴合作宣传调门很高,称中巴将形成“1+4合作布局”,以经济走廊建设为中心,瓜达尔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为四大重点。国内外媒体概括出两大战略意义 :

其一是经济战略意义,即保证能源安全。中国石油对外依存率高达60%。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号“侠客岛”发文称,现在中国的主要石油运输渠道来源于海上。从中东出发,经霍尔木兹海峡,走印度洋,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太平洋,然后运至南海,东海。这条海上能源运输渠道的咽喉就是马六甲海峡。该海峡由新加坡把守,美国也在此地驻扎有军事基地。在这种情形下,中国的石油战略通道潜在风险极高。而从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到新疆喀什的中巴经济走廊,开辟了从欧洲到中国的一条石油运输捷径,避免了绕至更东边的马六甲海峡。

其二是地缘战略意义,这是国际媒体报道的重点。巴基斯坦早已成了全球恐怖组织的活动中心。由于新疆的东突组织与巴基斯坦境内的恐怖组织有密切联系,在中国境内制造了数起恐怖袭击事件,因此,中国试图促进或许是巴基斯坦最不稳定地区的发展,希望有助于阻止激进主义流入自家后院。《华尔街见闻》介绍说,中巴两国致力于创建的中巴经济走廊是一条连接中国新疆喀什到巴基斯坦西南港口瓜达尔港的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及光缆覆盖的“四位一体”通道,中国提供的大量新援助基建项目位于那些激进组织活动的地区附近。

中巴合作中,中国主要的动机是政治考量,并非经济考量。对巴基斯坦来说,则主要是经济考量。前述侠客岛之文极力强调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至少有意忽视了两点,一是中国油轮不走马六甲海峡,还可以往南绕道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到达中国东部沿海各地。二是美国突然抢占新加坡控制的马六甲海峡,制裁打击中国,是个发生率极低的小概率事件。在中国声称美国是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之时,以这个小概率事件做为投资几百亿美元的考量基点,只能说真实的意图(地缘战略意义)被国内媒体有意淡化。

恐怖组织:巴基斯坦魅影

国内不强调巴基斯坦是恐怖组织活动基地,不意味北京不考虑。我看了网上的中巴铁路模拟图之后,不由得开始担心:中方如果真在巴基斯坦建了这么一条铁路,难道不怕铁路经过某些区域时,沿线的恐怖组织成了“铁道游击队”?虽说巴基斯坦计划设立特别安全部队,为修建铁路的中国工人提供安全保障,但对于恐怖组织来说,为了生存,时不时地撤毁铁轨,放上几包炸药,再来点毛泽东当年的游击战术,比如“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驻我扰,敌疲我打”之类,维护铁路安全的经费就成了无底洞。难道中国愿意砸大量金钱去维护这条注定饱受骚扰的铁路?

4月22日,中国国家铁路局网站发布消息,“中巴就联合开展中巴经济走廊铁路项目可研签署合作文件”,文中提到,中方将帮助巴基斯坦升级该国“1号铁路干线”,并将其向北延伸,经中巴边境口岸红其拉甫连至喀什。这条报道说明,北京很清楚知道第三方不好对付,因此,真正投入建设的只是一段不经过恐怖组织活动区域的铁路。

根据习近平访巴签署的框架协议,中巴铁路计划现阶段缩短为巴基斯坦现有的1号铁路线升级方案(其北端离中巴边境还有几百公里),国内网站上讨论热烈的瓜达尔港建设和修筑从中国新疆喀什通往这个港口的铁路方案实际上被排除了,而从巴国现有1号铁路线北端通往新疆的铁路规划目前处在“可行性研究阶段”。因此,中巴铁路在相当一段时期里,可能会停留在合作蓝图上。

也就是说,1号铁路干线是中国答谢巴基斯坦过去数年来协助中国反恐的酬谢,也是今后合作的部分定金。

“巴铁”炼成非一日之功

巴基斯坦一直是中国政府的好朋友,有“巴铁”之称。但这段友情是中国长期以来用金子浇铸的友情,为简单起见,只略述2008年之后的情况。

巴基斯坦的经济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就已深陷困境,国内政局不稳,很多地区贫穷、落后,处于恐怖主义组织的掌控之下,一些部落地区甚至为东突厥斯坦运动提供藏身之地和训练场所。

说到这里,必须要回答一个问题,既然巴基斯坦被中国视为“铁巴”,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事只能长话短说,巴基斯坦近20多年来政治动荡,是从民主制倒退回威权时代的典型。穆沙拉夫1999年10月发动军事政变、囚禁民选总统并取而代之。他上台后,为取信于民,一是借助反腐败树立清廉形象,二是发展经济。所谓“发展经济”的各种措施当中,其中一条就是争取外援。穷困地区的部落为基地组织提供活动基地,巴国政府则以支持“反恐”为名向美国要援助,2001年,美国为配合反恐,给其200亿美元援助;2010到2014年间再给75亿美元援助。这一期间,因美国在巴基斯坦境内再三对阿富汗边境附近的伊斯兰武装力量发动导弹袭击,美巴关系进入紧张状态。至2011年美国特种部队突袭击毙本拉登之后,两国几乎反目。在这种情况下,巴基斯坦将中国看作另一个重要的资源提供者。

扎尔达里在妻子贝·布托画像前的资料照片(搜狐网网页截屏)

扎尔达里在妻子贝·布托画像前的资料照片(搜狐网网页截屏)

2008年8月,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因军中亲信逼宫被迫辞职,连北京奥运开幕式都未能出席。10月15日,《华尔街日报》发表《巴基斯坦濒临破产 扎尔达里向中国求援》。由扎尔达里出面访问自有深意,因其妻是巴国前总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贝·布托夫人。该文提到,“中巴两国间数十年的友谊基于武器出售、能源援助和全天候的地缘政治同盟关系之上”,“不过中国和巴基斯坦官员都没有透露任何当前援助协议的细节”。

这次商谈“细节”可以从中国以后的相关报道中猜出大概。巴基斯坦部落地区的恐怖组织为东突势力提供庇护与训练的信息,从2001年开始屡见于中国的新闻报道。2001年11月3日中国新闻社发布两条相关新闻,一称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罗宾逊夫人向媒体透露,约有1000名中国维吾尔族人在阿富汗接受训练。一称“东突势力一直得到本拉登的支持和培训”。到了2010年之后,开始有了这类报道:《巴基斯坦内政部长称中巴联手重创“东突”组织》(环球网,2010年5月8日),在《“东突”势力还有多大能量》(国际在线,2010年3月5日)这篇报道中明确提到,巴军方在南瓦济里斯坦清剿行动中曾与一些“东伊运”武装分子交火,“东突”活动空间被压缩。巴总统扎尔达里逢昆明3.01暴恐事件及类似事件,会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三股势力”破坏中国稳定。

毫无疑问,对于“东突”在境外的动向,巴基斯坦掌握大量情报,也有打击遏制的手段,是北京需要借重的合作力量。时不时加油,让巴基斯坦保持合作反恐的积极性,比中国方面在境内单独行动的效果要好得多。因此,从北京的角度来看,修建这条中国用不上,但让巴基斯坦受益的1号铁路干线,完全是一种必要的战略投资。

可以说,中巴经济合作,由于有第三方魅影恐怖组织存在,北京算的是政治帐而非经济帐,只是这些情况不宜让国内百姓多知道,否则又会被批评为到国外“花钱买稳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