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两会观察:烟雾、经济与新疆


中国两会正在北京举行(VOA视频截图)

中国两会正在北京举行(VOA视频截图)

中国的“两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正在进行。中国媒体的报道和海外媒体的报道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风景。

中国的宣传机构一直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真正体现“人民当家做主”的民主制度,是一种大大优越于西方国家实行三权分立、权力制衡的民主制度的制度。然而,这并不妨碍世界媒体用“橡皮图章”来称呼中国的人大。

*战争的烟雾*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3月8日发表一篇有关中国人大的分析报道,标题就是“中国的橡皮图章议会年会”(The annual session of China’s rubber-stamp parliament)。

《经济学人》这篇报道的标题是:“中国的议会:战争的烟雾”;副标题是,“中国总理在人代会开幕时向空气污染宣战”:

“中国的橡皮图章议会年会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很少以在大会上讲话的领导人言辞丰瞻而著称。但是,在3月5日全国人大今年为期9天的会议开幕时,李克强发表了他作为总理的第一次大会讲话。他至少是稍微偏离了通常是无聊乏味的正式讲话。他表示,中国必须对污染‘宣战’。他说,笼罩中国大片地区的烟雾是大自然亮起的‘红灯’,是对‘盲目发展’的风险的警告。公众对污染越来越愤怒,终于促使中国领导人承认这个问题的紧迫性。”

接下来,《经济学人》给李克强总理的讲话提出了一种中国官方媒体所不会有的解读:

“他(李克强)承认,空气污染的烟雾影响的面积越来越大;他说中国当局将把‘治理污染提高到和反贫困斗争同样的高度。

“这种类比或许是不幸的,因为中国成功对付贫困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只是高速经济发展的一种副产品,而这种高速发展给环境造成重大破坏。但是,李克强并不是要再来推动一场大发展。他说,今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增长7.5%,略低于去年的7.7%,……”

*超日太阳问题大*

在过去的半年里,中国的经济增长数字为世界各国所注目。作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对世界经济状况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中国近来的经济发展放缓究竟是时快时慢经济运行周期的一部分,还是中国经济将出现大问题的先兆?这个问题让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投资者忧心忡忡。

因此,中国的人大会议成为外界观察中国经济发展趋向的风向标。

美国彭博新闻社3月7日发表一篇报道,题目是:“中国大多数股票下跌,投资者在评估人大和超日”。报道说,3月7日,中国大部分公司股票下跌,投资者在掂量评估超日太阳能科技公司的债券违约和全国人大经济改革措施的前景。

“李克强总理在人代会上承诺准许非国营资本进入石油和电力项目,加速发展混合所有制的经济体,……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有可能在3月13日人代会结束前提出更多的改革细节。”

3月6日出版的香港英文财经杂志《中经评论》月刊则这样将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公司债券违约问题跟人大年会和中国经济的大图景联系起来:

“要说铺张扬厉引人注目,没有谁能比得上北京的全国人大年会。然而,一个小小的即将债券违约的太阳能公司星期五可能做到了这一点。

“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公司星期三(3月5日)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表公告,表示在3月7号到期的大约人民币9000万元的利息,公司只支付400万元人民币。只要上海奉贤区政府不进行救援,中国将会看到第一例本土公司债务违约。

“这种发展有可能盖住中国政府领导班子本星期在北京举行的人代会上发所发表的长篇政策讲话。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们本来预期中国的新政府会在这次人代会上将把注意力集中于公司和地方政府债务问题。”

“超日太阳的债券承购方是财大气粗的中信银行。超日太阳所在的司法管辖区上海是也资力雄厚。因此,超日完全可以得到迅速和不事声张的救助,因此,超日在星期三发布的公告就更加令人感到意外。”

*新疆问题超敏感*

在两会召开前夕,云南首府昆明火车站发生团伙持刀杀死29人、杀伤140多人的惨剧。云南当局表示,杀人者属于来自新疆的进行“圣战”的维吾尔族分离主义势力。

昆明火车站的惨案发生在一个非常敏感的时刻,涉及中国十分敏感的民族问题;另外,北京当局对有关报道实行严格的限制。因此,在这次人代会上,来自新疆的“人民代表”对昆明事件如何评价评估,就成为海内外瞩目的焦点。

香港英文《南华早报》3月7日从北京发出报道,标题是:“人代会新疆代表在小组讨论时回避新疆动乱和昆明问题”;副标题是:“新疆代表回避敏感问题,主谈经济增长――有记者忍不住要他们回答敏感问题”。

《南华早报》的报道说,在两个半小时的会议中,来自新疆的所有60名全国人大代表都试图回避新疆的动乱问题,大谈新疆的经济发展。最后只是在记者的追问下,一些代表才提到这个问题。

“让外国和中国记者感到失望的是,在这次分组讨论会中,与会的新疆代表都不提汉族和当地占人口多数的维吾尔族的紧张关系问题,不提新疆的恐怖主义问题。”

在过去的几年里,新疆反复出现暴力冲突。外界普遍抱怨中国官方严格控制的新闻报道含含糊糊,对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原因也含含糊糊。因此,在这次人代会上,外国记者力图堵截新疆地区的中共及政府领导人,让他们拿出一些更为清晰的解释。

3月7日,澳大利利亚主要报纸《悉尼先驱晨报》从北京发出报道,介绍了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的解释:

“中国西部动荡不安的新疆地区中共党委书记表示,网民用于突破中国当局互联网信息封锁的虚拟专用网络(VPN)是造成昆明火车站挥刀杀人惨案的的罪魁。

“张春贤说,新疆大部分暴力冲突都是恐怖分子策动的。那些恐怖分子可以上高速网。‘我的意思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新疆恐怖主义都是来自翻墙(即突破中国政府的网络防火墙)。那些人从互联网上得到视频,然后制造恐怖。’”

“国际社会普遍谴责昆明杀人事件是不可原谅的恐怖主义行为,但也对中国政府提出了质疑,这就是,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对维吾尔‘分离主义’采取强硬路线是否促成了这种难以收拾的动乱局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