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新古田会议


习近平在上周首次公开提及徐才厚案,中共军内反腐不再“遮遮掩掩”。图为2009年10月徐才厚访问美国国防部时在欢迎仪式上。

习近平在上周首次公开提及徐才厚案,中共军内反腐不再“遮遮掩掩”。图为2009年10月徐才厚访问美国国防部时在欢迎仪式上。

在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马并移送审查起诉3天后,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于10月30日在古田召开,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31号在“新古田会议”上发表了讲话。

与以往在北京召开的惯例不同,今年10月的会议选择了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古田。据新华社报道,这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是习近平亲自提议在古田召开的”。习近平在福建工作了17年,习曾先后7次来到这个被称为“新型人民军队定型的地方”,与其结下“不解之缘”。

*红色传统代代传*

翻开中共党史,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红四军在古田召开了第九次党代表大会,中共党史称“古田会议”。会议的核心内容是确定毛泽东的领袖地位以及党对红军的绝对领导,并将其总结为
“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

有媒体评论说,习近平挑选古田作为解放军政工会议的地点,意在表明虽然时代不同了,但是古田会议所确定的人民军队的一些根本制度和原则是不能改变的。两次“古田会议”所确立的中共军队发展目标和方向是一致的。

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发表讲话称,“我们一定要深刻认识我军政治工作的重要地位和重大作用,把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优良传统一代代传下去。”

*军队腐败不再是敏感词*

解放军报今天发表文章《在弘扬古田会议精神中铸牢军魂》,文章说,“当前,西方敌对势力变本加厉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企图搞乱我们的思想,妄图把我军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各级党委和领导干部应理直气壮地讲清大道理,引导官兵充分认清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我党我军奋斗史的基本经验,是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权威的必然要求,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政治要求,始终做到高度警觉、头脑清醒、自觉抵制错误思潮,确保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

据报道,参加这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除了中国军方的高级官员以外,习近平的文胆和高级顾问也出席会议。

据中国官媒报道,范长龙、许其亮、王沪宁、栗战书、常万全、房峰辉、张阳、赵克石、张又侠、吴胜利、马晓天、魏凤和等参会。解放军四总部有关领导、大单位主要领导和政治部主任、军委办公厅领导、副大军区级和军级单位政治委员、总部和大单位机关有关同志、基层和英模代表、以及公安部有关领导共420余名代表出席会议。

媒体分析说,与会者包括军队各级主要领导和基层的代表,凸显出会议规格之高,同时表明军队反腐不再“遮遮掩掩”。以往,中国的军队腐败嫌少对外公布,也不轻易提及“腐败”二字,一般都会以“思想问题”、“作风问题”之类的说法模糊掩饰。习近平此次当着军队高级官员和来自基层战士的面,公开提出要肃清徐才厚案的影响,显示出了对军内反腐的决心,“腐败”将不再成为军内的敏感词。

*红色口号*

发扬革命传统,是军队反腐的措施之一。中国官方媒体上出现了很多革命时期脍炙人口的口号和提法,如“拒腐蚀,永不沾”、“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保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评论说,有人担心最近提出的一些口号和做法有走文革老路的风险。胡星斗承认目前在依法治国和走文革老路方面确实有争议,但是他鼓励习近平不要做毛泽东,也不要做邓小平,而要做他自己。

“在法治治国、还是走向文革这个问题上,中共目前还是有争议的。目前中国争议肯定是非常大,早就改变了邓小平那个时代‘不争议’的状况。现在是面临中国何去何从,有的人说中国可能会走向文革的做法,也有人说可能是邓小平与毛泽东的结合。我想,也许表面上看他的做法有毛和邓的做法,但是我希望习近平成为自己,既不要做毛泽东也不要做邓小平。那就是说,要有自己的路线方针政策,创造出自己的治国模式,还要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青史留名。历史给了他机会,有这样的权威和可能。所以我希望他能够朝着现代文明的道路上走,而不是搞文革复辟。”

*政工要加强*

军队反腐的措施之一,是加强军队的政治思想工作。中国军队内的政治工作,主要由指导员和政委来组织。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政治指导员的职责包括:教育和带领官兵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上级决议、命令、指示,党支部的决议;组织官兵学习科学理论,收听收看新闻和读报,落实政治教育内容和制度;做好战斗动员、宣传鼓动、巩固部队、瓦解敌军工作;建立和培养思想工作骨干队伍,做好经常性思想工作等等。

此外,根据这次全军政工会议所透露出的信息,中国解放军总政治部的地位也逐渐强化。军内反腐和纪检将主要由总政治部来领导和实施。

2014年10月,总政治部印发《中国人民解放军执行重大任务中政治工作规定》,规定中称总政要为“反恐维稳、安保警戒”等任务的完成“提供政治保证”。

*习近平首次点徐才厚的名*

习近平10月31日在会上讲话时还强调,“必须正视军队建设特别是思想政治建设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特别要高度重视和严肃看待徐才厚案件,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这是习近平首次在官方媒体的报道中提及徐才厚案。

习近平点徐才厚的名,在军中引发极大的反响。在新华社关于徐才厚的通稿中, 徐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四个字引发媒体热议。 按照中国《刑法》的规定,量刑定罪的唯一依据是犯罪事实,嫌疑人的态度是“供认不讳”、还是“拒不认罪”,跟量刑定罪没有因果关系。不过,中共素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检举揭发、反戈一击有功”的说法。如果嫌疑人有自首、积极退赃、赔偿损失甚至揭发他人犯罪等,则有可能获得立功减刑机会。

又媒体报道分析称,徐才厚供认不讳,意味着他已经将他担任军委副主席期间涉嫌受贿受贿的官员全部供出。徐才厚浸淫军中数十载,其卖官鬻爵的罪行被证实,“数额特别巨大”。徐才厚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这是一位中国军人所能爬升的最高职务,仅次于军委主席,堪称“军队金字塔的塔尖”。站在权位塔尖,徐卖官的数量不在少数,很多现役将领都可能受到牵连。

中国媒体评论说,徐才厚落马的消息对军心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试想一下,如果军官晋升不靠战场上的枪林弹雨,而是靠行贿拍马屁拉关系,那谁还刻苦训练,谁还愿意上战场呢?

*官场庸才升迁快*

中国观察人士黎明在搜狐博客上发表文章评论徐才厚案件时,认为这说明政治思想教育工作的失败。他说:“徐才厚教育人民子弟兵多半个世纪,最终以自己的下场证明,他压根不相信自己用来教育人的话。天哪!还有什么不是假的?!究竟多大的首长才是好东西啊?!”

这位叫“黎明”的网友还说,从关于徐才厚的一些报道看,此人似乎得益于“平庸”。这类人特点是无突出表现,也因此在平庸社会里少争议,故而在平衡利益、掂量利弊时,总会出现有利于这种人的决策。相比之下,谷俊山则比徐才厚差得老远老远,谷俊山是“粗陋流氓”,和普通老百姓比也是个粗货,而徐才厚的“平庸”,是和同类高校同龄高材生比出来的平庸。

平庸的徐才厚能够节节高升,说明中国官场上“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现象也侵蚀到军队中。在社会出现道德滑坡、约束失效的大环境下,类似的“庸才驱逐天才”现象比比皆是,拒绝“官场潜规则”的清官被视为异类、“不做就不犯错”的庸官一路升迁、无人反对。从这一点来说,习近平整军,拿掉徐才厚易,肃清徐案影响难,把能打仗的优秀军人提拔上去,把溜须拍马的平庸之辈拿下来,因涉面太大,任重道远,更如蜀道之难。

相关视频:VOA连线:习近平新古田讲话,重申党领导枪,首次公开谈论徐才厚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