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上访八年无果,她远赴白宫请愿


王春艳与郭宝胜牧师在请愿现场(郭宝胜牧师拍摄提供,2016年5月18日)

王春艳与郭宝胜牧师在请愿现场(郭宝胜牧师拍摄提供,2016年5月18日)

来自中国大连的访民王春艳周三在牧师郭宝胜的陪同下来到白宫门前请愿。王春艳高举着手中的告示牌,向过往游人控诉她和她的家人在过去八年间被中国当局伤害、打压的遭遇。

王春艳说,只要天气条件允许,她每天都会来白宫请愿。

王春艳在2008年开始上访。据王春艳介绍,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在当年六月强拆了她家的房子,并凶狠殴打她的家人。王春艳说,当时她妹妹“头上有鸡蛋大小的血肿”,“满嘴是血”。

王春艳说:“我弟弟和我爸让他们(执法人员)打得躺在床上都起不来了。后来我就问我妹妹哪儿去了,我妈说让他们带走了。当时打的血淋淋的,满脸(全是血)。也不知道他们给抬到哪去了。我想(知道给)抬到哪去了,我就满院找,就找不着。后来过了三、四天,他给我妹妹扔在法院门前了。后来我找到我妹妹了。我妹被打得脑袋上有鸡蛋那么大的血包。脑袋头发里打的血包。眼睛全都是黑的,满嘴是血。”

中国访民王春艳在白宫门前请愿(郭宝胜牧师拍摄提供,2016年5月18日)

中国访民王春艳在白宫门前请愿(郭宝胜牧师拍摄提供,2016年5月18日)

此外,她还表示,强拆时家中现金、首饰、摄像机等财物都被法院拿走,至今没有归还。

她说:“我们家一分钱东西都没拿出来,一件衣服都没拿出来。至今没有拿出来。所有的钱,当时包括十一万现金、两个存折、两块老玉还有金银首饰都让法院拿走了。他给我东西的时候,我就把户口本拿来了,剩下什么都没给,告诉(我)说什么都没看见。就把照相机给我们了,新买的索尼摄像机,将近八千块钱,他就说没看见。到现在都没归还。”

此后,王春艳一家开始了漫长的上访路。2010年,北京的法律工作者刘巍曾就王春艳一案向时任大连市委书记的夏德仁和大连市市长李万才发出公开信,呼吁大连的地方行政官员过问此事。大连地方政府曾表示要解决此事,但此后不了了之。公开信中说,在王春艳上访其间曾多次遭遇截访、遣返,王春艳的母亲病死在上访途中。

2014年,王春艳在北京参加家庭教会时被警方强行带走。王春艳表示,当时警方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抓捕了王春艳和其他教会成员。她说,在被关押期间,全家的生活费都在她身上,她身患精神疾病的弟弟因无人照顾而失踪,最后莫名死亡,官方给出的死因是“自杀”。据王春艳透露,她弟弟的的尸体在大连北站附近被发现,沈阳负责铁路事故的有关人员告诉她,她弟弟是“被高铁撞死的”,但却拒绝提供任何证据,并且强迫王春艳在事故认定书上签字。她的妹妹王春梅则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抓捕。

在上访期间,王春艳曾在2011年在北京南站偶遇前来参加京沪高铁开通仪式的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并成功递交上访材料,但后来无果而终。

王春艳表示,她此次赴美请愿,希望美国政府能为她伸冤。

王春艳说:“我希望奥巴马总统能为这个事主持公义,能向社会、向中国呼吁,让王春艳这个案子能得到公正的解决。”

在王春艳抵达美国之后,一直对她提供帮助的郭宝胜牧师表示,王春艳想效仿曾经在白宫门前坚守35年的和平抗议人士康赛普珊•皮奇奥托(Concepcion Picciotto)在白宫前长期请愿。

郭宝胜说:“首先我们有一个‘中国家庭教会海外祷告会’微信群,有一个在加州的姊妹以前在北京的家庭教会。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们有个叫王春艳的到美国了没地方住,现在在华盛顿的火车站。所以我当时就是去叫人,赶过去接她。她的意愿是来美国到白宫进行长期的抗争。她要仿效以前有一个反战的老妇人,去年去世了。她就说要仿效那位老妇人,接那位老妇人的班,长期在白宫为中国的基督教自由,包括她自己上访的经历来呼吁。”

像王春艳这样来到美国请愿的中国访民不在少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5年9月以及今年3月两次访美期间均遇到大批访民抗议,并且有访民试图拦截车队。

对于越来越多的访民赴美“告御状”的现象,对华援助协会主席付希秋表示,海外上访是种悲哀。

付希秋说:“上访的现象我觉得是一种悲哀。这个上访制度本来是合法的,是一种政府规定的,合理合法的一种手段,(中国当局)知道有很多不公义、执法乱法的现象发生,所以才在各级设立信访部门。设立信访部门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接待访民吗?结果就成了中国一道解不开的并且越来越恶化的悲哀的风景线。甚至我们可以看得到的出现的荒诞的迹象就是国务院信访局的副局长还有前一阵子有几个高官被抓捕,里面其中有一个罪名就是接受地方部门,市一级的政府部门,接受他们的贿赂,给他们‘销号’,销掉这些信访的纪录。如果有很多的上访人员,有的时候是政绩上的污点。对于截访采用无所不用的手段,都是很残暴的。”

他还表示,访民“告洋状”是对中国国际形象“很大的讽刺”。他认为,中国当局如果不改变当前制度,只是单纯对访民采取截访、打压的“灭火”措施,结果只能让这把火越烧越大。

他说:“这个我觉得是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一个很大的讽刺。世界上可能没有类似的景象发生,连普京来美国或者去其它的国家都没有出现俄罗斯的公民在华盛顿的街头上有访民去截车、截国家元首的座驾。我觉得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还是应该以从制度上保护民权、人权、法制为最终的出发点。单纯地去‘灭火’,是灭不掉的,而且我觉得会越来越严重。”

郭宝胜牧师指出,中国在海外的访民群体现在面临两大问题。一个问题是访民试图通过在海外请愿产生的媒体或者外交压力迫使中国当局受理上访,这种策略此前也曾奏效,但现在情况有变。

郭宝胜说:“现在他们(中国政府)觉得我如果在海外因为上访、拦车这种行为我回应了,那不是要纵容更多的访民跑到美国吗?所以我估计他(中国当局)肯定不回应。但到海外进行上访、通过媒体进行呼吁可能是中国访民唯一的、最后的一条路。他们觉得通过国际和外交的压力、舆论的关注,也许会对他们的个案有解决。”

他还说,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访民需要更有凝聚力。他说:“还有一个问题,很多访民只是为他个人的利益,他达到个人利益之后就走了。现在的访民其实认识得比较清楚,就是我个人的利益达到之后,我还会继续加入到海外对中国政府的压力、控诉当中去。他们有更高的一些诉求了,就是为全中国人权的改善做一些改变。”

他还注意到,今年来美国上访的中国人人数明显增多。郭宝胜表示,他观察到去年九月份习近平访美时,从全美各地来到华盛顿抗议、呼吁的访民有二三十人。但今年习近平参加核峰会期间上街抗议的访民人数已经翻倍,达五六十人。

2008年至今,王春艳的上访路已经走了八年,她说现在条件虽然艰苦,但她要坚持下去,希望有一天她的请愿能得到妥善处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