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年终报道:习近平马年揽权打虎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贯穿马年中国政治的是习近平的反腐运动。这位中共红二代领导人践行了就任之初的誓言,打下了几只“大老虎”,同时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权力集中。他在施政目标方面取得重大进展,却有不少人对他,乃至中国未来政治走向感到沮丧。

习近平就任不到两年,已经展现出全然有别其前任的风格。他在短时间内成功地巩固了权力,令外界印象深刻。在结束亚洲之行不久,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盛顿对工商界领袖发表演讲后,也罕见地公开评价了习近平的领导风格。

奥巴马说:“他(习近平)大概是自邓小平之后最快、最广泛地巩固了权力的中国领导人。他仅用了一年半、两年就在中国拥有了这样的影响力,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他给人留下的印象却不尽相同:有人将他比作毛泽东或邓小平;也有人认为他会成为中国的普京;还有一些人则说,习近平治国,有如封建帝王。

美国外交关系理事会亚洲研究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11月发表的一个以习近平揽权为主题的政策报告的题目就是“中国的帝王主席”(China’s Imperial President)。

易明说,习近平就任两年,已经演变成为一个变革型的领导人。她看到,不论内政或是外交领域,习近平在处理政治和经济关系时,采纳的政策即便谈不上有革命意义,也足以展现出求变意味。

习近平是带着危机感和使命感就任的。尽管中国在经济发展方面相当成功,但中共则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统治危机:蔓延的腐败、毫无吸引力的意识形态、丧失的公众信誉,以及不断上升的社会动荡。此外,即便是仍然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也开始明显放缓。

易明说,面对这种乏力感,习近平以权力集中的手段加以应对;习近平此举表现出他为己为党为国的使命感。她认为,习近平的改革一旦成功,会令中国变成一个没有腐败、具有政治凝聚力,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一党制国家,或称之为“类固醇版新加坡”。

习近平打破了中共集体治国的模式,除了身兼党政军一把手,还亲自掌管通常由总理负责的国内经济事务。这也使李克强逐渐被边缘化。

从去年岁末到2014年3月时,习近平先后担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国家安全委员会和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以及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的负责人。此外,他还亲管台湾及外交事务。当他在军队巩固权力时,竟出现几十年来罕见的53名高级军官以在军报集体发文等方式公开表示拥护习近平。

2014年,习近平的高调反腐从地方政界延伸到军界。首先落马的军方高级将领是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中将。谷俊山于3月31日因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由军事检察院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

习近平在军界打下的最大一只“老虎”,则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前军委二把手徐才厚。6月30日,中共建党93周年前夕,官方媒体报道了徐才厚被开除出党、移送军法处置的消息。

习近平当天在党内政治局会议上强调,从严治党,首先是中央政治局的责任。同日,解放军总参、总政、总后、总装备部、陆海空三军、导弹部队以及武警部队连同7大军区共同表示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

习近平还在10月30日选择古田会议旧址召开全军政治会议。他在会上强调了中共对军队的领导。

当然,习近平反腐运动的最大看点则是对曾经权倾一方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这只“打老虎”的清算。有关周永康被查的传闻已经有一段时间。今年1月29日,香港南华早报披露,中央已将周永康案传达给高层官员,令周案有呼之欲出之感。

而时隔半年后,中共于7月29日正式发布了对周永康立案进行调查的消息。习近平的反腐“打虎”运动,在12月5日星期五的深夜掀至高潮。当晚,由新华社发布了有关开除周永康党籍,并移交司法处理的公告。

至于周永康为何被清算,有人认为他是习近平的对头,甚至有周在习近平就任前计划暗杀之说。而华尔街日报12月12日登载的一篇该报记者安德鲁·布朗撰写的文章,则认为“周老虎”倒台对改革提速是好事,因为习近平的庞大改革计划一直进展不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遭到了以周永康及其同党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反对。

这篇文章提及王岐山一直有推倒旧体制的想法,对周永康的处理成为他代表习近平实施反腐战役以来取得的最大成果。而习近平则已将自己塑造为中国经济重建的设计师。

布朗在文中说,虽然周案确实还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党内滋生渎职行为的官商结合现象,王岐山的反腐战争仍然是中国经济改革必要的序曲。

北京的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说,王岐山被视为中共体制内的改革派,自1980年代以来,一直有进行经济改革的想法;此外,章立凡认为王岐山学历史的背景,也让他比起其他中共官员更能体会当下中国及其体制所处的困境。

但是,这位近代史学者认为,王岐山或许在任内能够做一些事,但把体制内腐肉彻底切掉的时机则早已过了。

章立凡说:“如果说这套反腐是在80年代通过政治体制改革,通过反腐败,一直到现在。那么中共的体制不会是这个样子。但是已经经过了20多年的经济发展,也已经形成了非常强大的利益集团。但是在80年代其实利益集团没有形成,主要的纠葛和争议都是在意识形态上的。现在不同了,现在是强大的利益集团和腐败已经深入骨髓了,连基层都非常腐败。”

王岐山和习近平同属“太子党”,因此章立凡认为他们都有清除家中恶奴,即所谓的腐败分子,然后重振祖先打下的江山的愿望。不过,问题在于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打?是用宪政的方式,还是用专政的方式?

章立凡说:“我们看习,他希望用专政的方法。至少到现在如此,虽然他有时候也谈谈宪法。王只做不说。但是他反腐的方法也是专政的方法。”

王岐山主管的中纪委也是章立凡所称的超级机构,是在用超出法律的手段来反腐。他说,像双规这种中共传统的做法其实还是党大于法,就是说,他对于贪官的人权他还是不考虑的。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自去年开始的高调反腐运动,看起来在中国民众中得到广泛支持。然而,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国际透明组织发布2014年世界各国腐败感觉指数报告显示的则是另一番景象:中国的指数比去年大幅度下滑:中国从去年排名第80,降到今年第100。

该机构认为,中国排名下降的可能原因是中国的反腐运动是自上而下的,更侧重的是个人的惩罚,而不是对体制进行修复。

在10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中共全面提出依法治国、从严治党。但党大还是法大,仍是困扰中共,阻碍其改革的一个顽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