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华尔街上的中国太子党(2): 华尔街成就太子党


纽约时报曝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调查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是否通过雇用中国高官子女以获得在中国丰厚业务的消息多少让人感到有些吃惊,因为国际大型金融机构通过雇用中国高官后代以获得在华业务的做法已经盛行了至少二十多年。

*华尔街青睐官二代由来已久*

“在过去将近二十年,(它)都是一个很突出的现象,就是西方国家(公司)利用中国高官、领导人子女和关系拓展在中国的市场,”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说,“这里边从胡耀邦、赵紫阳的子女或者是亲属,到以后朱镕基、江泽民他们的亲属,到今天披露出来的中国的高官,包括王岐山、周小川,还有戴相龙等等。他们都是跟西方国家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国际大型金融机构雇用中国高官子女的例子不胜枚举。比较有名的包括2004年,瑞银集团(UBS)出巨资将前中国政协主席李瑞环的儿子李振智从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挖走,年薪高达1000万美元。而当时作为新手的李振智仅在美林任职一年。

*官二代独钟金融*

与大多数赴海外求学的中国学生不同的是,有背景的中国高官子女一般都选择金融领域。曼达林基金(Mandarin Capital Partners)合伙创始人傅格礼(Alberto Forchielli)说:“金融领域是官二代的最佳选择。他们不学医、不学建筑。他们主要学商科,目标就是进军金融业,要么是去一家投行,要么就选择进入私募股权公司。这非常普遍,因为做金融被认为是非常成功、非常赚钱的行业。” 傅格礼曾毕业于哈佛商学院,他目前还是中欧国际商学院上海企业咨询顾问委员会成员。

西方投行雇用中国精英阶层子女当然也有比较充分的理由。Weiss Berzowski Brady LLP律师事务所的商业律师石明轩(Charles Stone)说:“问题是很多太子党,他们原本非常优秀,他们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他们上哈佛大学商学院等等。我们(美国)的公司认为,如果哈佛要,我们当然也要。” 石明轩还兼任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教授。

*华尔街看重官二代人脉关系*

但显然,西方大型金融机构更为看重的是富二代、官二代在中国强大的人脉关系。这些公司希望借此敲开中国金融市场的大门,因为聘请高官的子女或亲属作顾问或雇员可以帮助它们突破中国金融市场的层层阻力和限制。“关键在于,中国国家指导的资本主义使得关系资本主义成为美国要打通这些由国家垄断和国家控制的行业的一个敲门砖。”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说。

不过,这些高官的后代往往不会在某一家国际投资银行做太久。“他们往往是拿到一个比较低的职位,做几年后就离开。他们不会一直干下去。” 傅格礼说。

*官二代把华尔街当跳板*

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提高,精英子弟先在国际投行镀金然后回国创立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或私募股权公司已经成为他们成功发迹的模式。前面提到的李瑞环长子李振智在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获得MBA学位后,曾先后就职于美林和瑞银,后自立门户。李瑞环的次子李振福在辞去诺华制药(Novartis)中国区总裁后于2011年初创立私募基金“德福资本”。

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的女婿冯绍东2008年离开美林后成立了中广核产业基金。冯绍东在2006年帮助美林获得中国工商银行在香港上市承销权的运作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工行上市在当时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温家宝的前任朱镕基的长子朱云来曾就读于芝加哥德保罗大学(DePaul University),获得会计硕士学位。他先后在安达信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工作,90年代末回国进入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中金公司)。

高官子女不在国际投行做久有诸多原因,但最重要的是捞不到太多油水。 “中国领导人的子女,如果他们在美国留下来,一方面美国是一个成熟的市场,没有爆发的机会,”夏明说,“另一方面,如果他们在美国长期任职下去的话,基本上最后也就是一个中高层的职务,那么也不会带来暴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