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赛车队驰骋中国赛场为儿童慈善出力


PS Racing车队的王日升戴着国际儿童慈善基金的标志参加珠海车赛(2013年9月15日)

PS Racing车队的王日升戴着国际儿童慈善基金的标志参加珠海车赛(2013年9月15日)

在中国的赛车圈,赛车手们为了赛场一天的比赛就可以花掉成千上万美元,这种场合似乎跟儿童慈善事业风马牛不相及。不过,在中国南方城市珠海,一名赛车手却努力要为弱势儿童争取到支持。

9月15日,也就是两个月举行一次的泛珠江三角洲超级赛车节的最后一天,车道上龙争虎斗,看台上人山人海。赛车手们站在衣着裸露的车模身边拍照,其中有一只团队却显得与众不同。他们的头盔上赫然印着一家儿童慈善组织的标识。

国际儿童慈善基金(Child Fund International)在世界各地经办支持弱势儿童的项目。他们在挥金如土的赛车活动中募集善款,这颇让人意想不到。赛车手为了一天的赛事往往会耗费大约1万3千美元。

车手兼教练彼得•奥尔森(Pete Olson)在美国支持了这家慈善组织后,向他所在的佩卡•萨里尼车队(PS Racing)的拥有人提出了在车队头盔和赛车上打出儿童慈善基金标识的想法。
车手王日升和奥尔森在珠海为儿童慈善基金代言(2013年9月15日)

车手王日升和奥尔森在珠海为儿童慈善基金代言(2013年9月15日)


车队解囊相助,到目前为止,奥尔森已经说服三位把赛车纯粹当作业余嗜好的“绅士车手”通过儿童慈善基金来赞助一名儿童。

他说:“我直接写信给他们。我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不报名参加?得啦,我知道你们每次撞烂了车,花掉成千上万美元,都会一笑了之。我说,这不过是每月25美元,根本算不了什么。”

中国的职业赛车圈起步很慢。中国方程式大奖赛在2004年开始,但一直难以吸引观众。批评人士说,问题出在票价太贵上。

不过,专营汽车售后市场的Quandarium公司总经理吉姆•莫尔(Jim Moore)指出,中国汽车市场涨势迅猛。莫尔经常代表美国品牌到中国旅行。

“这是一种文化,15年前,没有人能梦想到拥有自己的汽车,而就在这段时间里,每个人都有一辆车了。”他说,“变化就是这么大、这么快。如今,每个人都有车了,他们又希望自己的车跟别人的都不一样。”

随着中国私家车拥有量的不断增加,汽车界的赞助商正试图通过汽车系列赛来推销他们的品牌和产品。莫尔解释说,中国赛车运动不断发展,它的资金来源仍然部分出自“富二代”。

他说: “他们的长辈开工厂,在全世界卖产品,挣了很多钱。现在他们的儿子正在出手花掉这笔钱。汽车运动对这个群体的少数特定成员来说,变成了一种相当热门的业余嗜好。”

奥尔森承认,让来自中国大陆的赛车手接受赞助一名儿童的想法并不容易。他说,这是因为慈善捐款仍然是个很新的概念。

车手王日升(Sunny Wong)认为,通过赛车来推动儿童慈善事业,会吸引更多像他本人这样的富商。王日升在香港从事房地产生意,四年前开始赛车。他是通过儿童慈善基金赞助一名儿童的车队成员之一。

王日升说:“我觉得接触这样的观众总是有好处的。因为赛车的观众对儿童慈善基金这样的组织来说很不寻常,一般他们不在赛车观众前露面。所以我认为他们现在接触的是一个新的小众市场。”

儿童慈善基金从这支车队获得的积极回应反过来也给车队带来好处。奥尔森说,他觉得PS Racing车队因为跟这家慈善组织的联系得到了更多全国性的电视和报纸报道。

“他们会登更多的有关我的车的照片,所有的媒体都会提到儿童基金车。”他说,“营销商觉得,这也有助于系列赛的形象,不再仅仅是那种典型赛车,而是为赛车又增加了一个角度。”

奥尔森说,他之所以被儿童慈善基金所吸引,是因为小的时候母亲养不起他,把他送给别人领养。

“我被一位哈佛法学教授领养了,我得了好运。”他说,“所以,我人生中有很多、很多时候都在想,我真的是很幸运,得到了教育,上了私立学校,等等,还能赛车,特别是在我刚开始的时候。”

奥尔森说,假如他没有被领养,他不可能有如今这样的生活。他说,他希望鼓励那些跟他一样过上优越生活的人也能够有所付出,回馈社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