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期待习李政改是美丽遐想还是现实期望?


习近平(左)和李克强(右)

习近平(左)和李克强(右)

中国于2012年11月15日跨入习李时代。如同过去几十年来一样,每次中国权力的交接,都伴随对新领导人推动政治改革的热望。然而,有观察人士分析,盼望习李进行政治改革,恐怕只能是一个别无选择的无奈期望。

*亮相博得满堂彩*

中共中央政治局7常委集体亮相,宣示中国跨入习李时代。中共十八大前后,中国媒体、社会各阶层都对新领导人习近平抱有很高的期许。习近平上台伊始对海内外记者的一席话,更是赢得满堂喝彩,激起人们对新政权的厚望,期待新一代领导人履行承诺,执政为民,推动中国亟待启动的政治体制改革,让中国融入世界潮流,行进在正常国家的正常轨道上。

中国网民对习近平的讲话做出了积极的回应,认为他言辞朴实、态度诚挚、务实接地气。网友注意到,习近平提到人民的频率也要多于党,屡屡提到人民的意愿。

网友“锦素-梓天”说;“欢迎习总当选,愿一切如意,带领中国走向更自由、民主,让人民更幸福。”

网友“赵晓”说:“何为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近代以来看,总体可分三部分:民族要独立、国家要富强以及人民要自由。现在前两部分已完成或基本完成,历史正进入最后,也是最难的阶段。愿上帝保佑中国。”

*有期望 无预期*

炎黄春秋杂志编辑、揭露1960年代大饥荒真相一书《墓碑》的作者杨继绳对美国之音说,习近平这一代领导人下过乡,吃过苦,了解农村基层,也受过良好教育,比前一代领导人对民生,对外部世界有更多的了解。

与此同时,杨继绳并不期待习李政权能够在近期推动政治改革。他说,至少需要等待一年的磨合期过后,再看那时的社会形势走向:“从政治报告看,对政治改革的期望不是很客观,习近平的讲话比较平实,但是对政治改革也没有提。将来还看形势,看中国各种社会情况的变化。”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王东成表示,对习李新班子要“听其言,观其行,看看他们是否真在兑现承诺,如他们所称要将人民的利益置于最高地位。王东成补充说,他从不把期望寄托在某位领导人的开明之上,而是寄希望于中国近代以来一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完成的民主启蒙,改变民众的思维方式。

*政改是无可回避的选择*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改革开放政策的支持者。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对习李新班子寄予厚望。他对美国之音说,希望新领导人顺应民意,尊重民权,中国需要他们推动社会的进步,改革现有制度:“不改革现在的制度,中国的社会矛盾是不可能解决的。如此尖锐激烈又危险的社会矛盾摆在面前,是现实的。”

鲍彤说,有人批评十八大报告缺乏现实感和危机感,但他认为,十八大报告在欢庆十年辉煌成绩之际谈到危机和腐败,谈到亡党亡国,鲍彤说,亡党亡国的腐败是现在的道路,现行的制度和现有的理论的产物,只有改变中共的道路、制度和理论才能不亡党亡国,这是不能回避的选择。

香港苹果日报评论员李平在11月16日的评论文章中说,把中国政改期望寄托在习李身上,是一个无奈的选择。李平说:“胡温十年,道德崩溃、社会分化、军队震荡,中国已坐在火山口上,维稳费超过军费,仍然压制不住街面上的硬对抗、网络上的软对抗。”他说,外界对朱镕基有过期望,对胡锦涛、温家宝也有过期望,是期望中国共产党能够主动改革,降低政治制度崩溃、社会秩序崩溃的代价。

*不作恶的父亲 有所不为的儿子*

长期从事中国问题研究的罗小朋日前撰文说,很多人寄希望于习近平带领中国走出困局,也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他说,习近平作为高干子弟,在文革中有过屈辱和受苦的经历,但习近平与其它高干子弟不一样,因为他有一位“正直和不作恶”的父亲习仲勋,正是由于习仲勋的正直,他的失势从毛泽东时代一直延续到邓小平时代,而习近平本人“虽然不是那种特别能干的人,却可能是一个有所不为的正派人”。因此罗小朋出于“最大的善意和最客观的理性”,对习近平仍“抱有一丝希望”。

*丰满的期望 骨感的现实*

对习李政权推动政改几乎不抱任何希望的有中国问题专家、明镜集团总编辑何频。他对美国之音阐述其原因时说,时至今日,邓小平30多年前建立的政治官僚体制不但没有丝毫进步,反而因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便于中共以腐败的方式,运用其经济能量,使其体制内的进步力量越来越弱,而不是越来越强。为了维护既得利益,过去几年来中共以维稳名义,建立起一个警察王国,以异常强硬的手法打压任何批评、挑战和不同的声音,中国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的活动空间日益狭小。另外,中国缺乏80年代的一批像刘宾雁、方励之、王若望一样,在中国体制内的有理想、有追求、有全国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中国知识分子自由民主的理想之翼已被折断。而且,中共几十年来培养了成千上万从村县到省部级的狡猾官员,他们贪污腐化,盘根错节,如果中南海制定的政策不符合其利益,他们就会阳奉阴违、灵活地、不落痕迹地让中南海政策消失于无形,让习李政策出不了中南海。

何频认为,习李新班子对中国所处的局势有着清醒掌握,能够看到中国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紧张和敌意是中共建政60多年来前所未有的。他们也能看到,中国经济的增长带来国际影响力,但与此同时,中国的崛起因为其制度原因在国际间遭遇普遍的不信任和警觉。

习李政权是否有足够的政治魄力、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有担当地进行能够解决中国种种现实问题的宪政改革,向自己开刀,割自己的肉呢?这是包括何频在内很多观察人士所怀疑的。他说:“中国的社会变革不是玩花腔就能吸引人的。你表示一下亲民,表示一下受人欢迎的个人作风,这个并不难,难的是你真正要改变、调整你的利益,你的家族利益和团队利益,调整你的党的利益。”

中共召开十八大前,许多中国异议人士被喝茶、被旅游、被软禁;包括中国著名历史学家章立凡的微博账户被关闭,包括鲍彤在内的知名人士被告知不得接受媒体采访。十八大期间为维稳采取的种种保安措施更是成为另类亮点:超市菜刀下架,公共汽车车窗被封死,乘坐出租车需要先填写表格,北京公园里的游人禁止划船,而这些显然不是一个执政为民的政党应有的做法。中国政治评论人士温克坚说,这些做法都是中共60多年来最熟悉的革命党式的暴力管控。

温克坚日前撰文说,政治想象不能替代政治现实。他说,习李体制继承的是一个泥腿巨人,面对衰败的意识形态,腐败的官场文化和臃肿的官僚机器,他们首要关注的是他们的政治生存能力,而不是对体制的革新,胡温十年的悖论同样可能在他们身上重演。温克坚预测,中共体制将在持续僵化中衰败,民间的各种政改幻觉将很快破灭。

香港苹果日报的李平说,对习李新政难有厚望,又不能不有所期望,起点是中国有一个较为开明、廉洁的政治。明镜集团总编辑何频也表示,如果中国人民不寄予习近平希望,你又能找谁来寄予希望呢?而这就是中国的悲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