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养老金并轨制即将实行 公务员丢了“铁饭碗”


陕西省永济县两位退休老人在一座砖堆前的沙发上抽烟聊天。

陕西省永济县两位退休老人在一座砖堆前的沙发上抽烟聊天。

“这事儿犯了众怒了!”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谈起养老金并轨,一肚子气。

中国将实行养老金改革,数千万端公家饭碗的公职人员将和企业职工领取同样水平的养老金,还有一千多万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也将受到下调影响,其养老由公家管变成社会管。为此,身为公职人员的中国人大教授周孝正说:“人家说你承诺了,让我们年轻时候交了,完了我们老了之后给我们,怎么现在又想让我们多交啊?”周孝正说,他身边的老职工们“没有一个不骂的”。

随着包括陕西、吉林、青海、辽宁等26个省份陆续出台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并轨方案,这项改革进入启动实施阶段。目前,事业养老金比企业养老金高出约三倍左右,一旦并轨,将近4000万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将实行和企业职工一样的养老保险制度。同时,1500多万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也将进行调整。

养老金并轨 有人哭有人笑

去年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简称《决定》),并从2014年10月1日起实施。方案明确指出,中国将实行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个人缴费比例为本人缴费工资基数的8%,而单位需缴纳员工个人缴费工资基数之和的20%。此《决定》一出,意味着4000万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将从吃财政饭转变为缴养老金,从单位养老转向社会养老。

从中共进城执政起,大陆实行的一直是养老金“多轨制”,即不同群体实行不同的管理方式,享受不同的养老待遇。尽管几十年来政府对制度细则有过多次调整,城乡之间、城市内部不同就业人群之间仍然存在巨大的养老待遇鸿沟。目前居住在中国农村的社会观察人士田奇庄说:“我所知道的好多公职人员的退休金达到7000元,可是农民只有70元。”养老金并轨后,公职人员将和企业职工实行同样的养老保险制度,这两个群体的待遇差距也会随之缩小。

根据方案,并轨后参加工作且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的人员,退休后按月发给基本养老金,基本养老金由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组成。并轨前参加工作,方案实施后退休且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的人员,在发给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的基础上,再发给过渡性养老金和过渡性调节金。此外,养老金计算标准也由身份级别转为依据参加社会劳动的时间进行均等分配。

每月只拿80农村养老谁人理?

田奇庄认为,养老金并轨制有一定意义,但是没有切中社会的痛点。他说:“说实在的,国企和一般企业人员他们有一定的养老金,这还是日子能过的。最可怕的是农村这些老年人,他们日子没法过。而且中国农村的老年人是自杀率最高的这些人。好多人就是说我活着还不如早点儿死了,我少受点儿罪,都是这样一种心态。他们这样的人才是最最需要关注的。”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此前在参加美国之音连线节目时也表示:“我们对本国的国民恐怕还是太吝啬了一点。过去(养老金)每个月是55元,现在可能80元左右。80元根本没有办法养老。”

中国官媒新华网报道,今年1月起,河北省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标准由每人每月75元提高到80元。成都市城乡居民养老金标准也由每人每月75元上调到80元。中国官媒光明网也发文宣布这一“喜讯”,标题为《2亿元养老金让7.2万城乡居民受益》。

中国养老金巨额亏空难填

如果2亿元就足以惠及7.2万城乡居民,求问800亿养老金能够惠及多少人?

近日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5》显示,全国31个省份中只有8个当年结余为正数,其他省份都出现亏空。有800亿养老金被挪作他用,资金去向不明。中国广播说,养老金被挪用的现象并非新鲜事儿,从2003年开始算起,年年都有,逐年递增。文章说,这些被挪用的资金主要被用于弥补财政资金不足、构建固定资产、违规出借、弥补经费等。

根据公开数据,2014年年末全国养老保险账面结余约为28675亿元,如果没有新资注入,这点结余只能维持未来一年半内的养老金发放。根据财政部去年5月公布的社保基金预算,在剔除财政补贴后,当年度养老金基金收支亏空将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被认为毛左大本营的乌有之乡网刊发文感叹道:“今天我们所缴纳的养老保险,已不足以支付我们父母辈的养老金;而我们的养老金个人账户又空空如也,全无积蓄。我们是在养老道路上‘裸奔’的一代人,正在把巨大风险转嫁给我们的下一代。” 乌有之乡认为今不如昔,力主回到毛泽东时代。

人民网分析认为,这笔亏空源于九十年代初的国企改制。多年来,上千万的公务员和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无需自费缴纳养老保险,由财政统一拨款,全民买单。但这批人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却远超普通的企业职工和城乡居民。这种现象就造成一部分人“白拿钱”,另一部分人为自己养老的同时还要为他人买单。长此以往,就造成了亏空。

然而,田奇庄和周孝正都认为,此种原因造成的亏空只是一小部分,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官员腐败。十多年前,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判刑17年,部分罪名就包括曾因挪用大量社保基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