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西藏流亡政府继续致力于与北京对话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两位特使在结束了与北京的第九次会谈后,已经返回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这次会谈正如人们预料的那样,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西藏流亡政府人士表示,尽管没有取得成果,但他们仍然致力于跟北京对话。

中国政府官员在达赖喇嘛特使离开中国后召开的记者会上以严厉的措词抨击达赖喇嘛特使提出的大藏区与高度自治的诉求,称达赖喇嘛的特使没有跟中国政府讨论西藏事务的任何合法身份,并要求他们“改正错误”,“放弃一切分裂祖国的言行”。

达赖喇嘛特使甲日·洛迪在返回达兰萨拉后也发表了讲话。他在2月2日表示,西藏流亡政府将继续致力于跟中国政府的对话:“我们已经明确表示,为了我们继续对话,一些进展必须取得。比如,我们的声明已经清楚说明,中国政府必须停止针对达赖喇嘛毫无根据的指控,比如把他称作是分裂主义分子。”

这次会谈是达赖喇嘛流亡政府自2002年以来与北京的第九次会谈,也是自2008年11月以来的首次对话。

*对话的意义*

西藏宗教基金会会长达瓦才仁对美国之音披露,在达赖喇嘛特使前往北京进行第九次对话之前,达赖喇嘛的政府高级官员已经预料不会有什么结果。不过,达瓦才仁仍然认为,去北京对话是必要的、有意义的,至少可以向北京、向国际社会阐示他所称的被中国当局“刻意误解、扭曲”的“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详细说明如何实现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的具体建议。

达瓦才仁说:“中国政府其实他很清楚地知道达赖喇嘛不寻求独立、或变相独立、或半独立。但是基于政治上的需要,他需要把达赖喇嘛描述成一个分裂主义分子,虽然中国还是会说原来的话,不管你怎么样表达,他都听不进去,就像装睡的人叫不醒一样,但是对世界上的第三者来讲,他们从中可以看到西藏人需要的是什么。”

*中国不接受大藏区与高度自治*

北京外交学院的苏浩教授认为,北京政府根本无法接受达赖喇嘛提出的“大藏区”与“高度自治”的要求,因为达赖喇嘛虽然没有使用“独立”这个字眼,但实质上寻求的是西藏“事实的独立”。

苏浩说:“达赖喇嘛提出的所谓西藏自治,也就是大西藏管理的本身,就是过去长期以来西藏独立的一个主张与实质性内容。字眼上虽然他没有用独立这个字,但事实上他对西藏自治的表述实际上是从独立的角度来进行追求的。”

大藏区指的是除了西藏自治区之外还包括青海、四川、甘肃和云南等省份藏人聚居的地区。
中国政府在与达赖喇嘛特使的第九次对话中,再次驳回了达赖喇嘛对大藏区真正自治的诉求,表示涉及领土与主权的问题不容谈判也不能让步。

*中间道路理念再受打击*

中国的做法引起一些分析人士的关注,认为这有可能导致在藏人内部的一种趋势日益明显,那就是越来越多的藏人,特别是年轻一代藏人将会抛弃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与和平诉求理念,走上争取西藏独立的道路。

不过,西藏宗教基金会会长达瓦才仁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他说,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思想不限于和谈,而是寻找能够获得双赢、解决问题的一种过程:“所以在谈判中,中间道路思想的表现是,不寻求独立以及不承认中国政府现有框架的这样一个中间道路。中间道路是一种思想,这种思想谈判不要说是9次对话,90次以后,它还都应该是对西藏民族非常明智、对双方都有利的这样一个选择。”

*“西藏问题”的存在与否*

达瓦才仁说,西藏问题极为复杂,涉及面广,不是举行几次会谈就奢望能够一下子解决的简单问题。

不过,中国外交问题专家苏浩却认为,所谓“西藏问题”根本就不存在:“因为现在中央政府对西藏进行着有效的管理,西藏当地人民在中央政府以及西藏自治区政府管理之下应该进行着非常正常的生产、生活活动。而且西藏经济也得到非常好的发展,西藏普遍藏民的生活也普遍得到很好的改善,所以应该说西藏整体状况是比较好的。”

北京与达兰萨拉在西藏问题上的分歧看来有着巨大鸿沟。尽管一次次的对话没有取得多少成果,但国际社会仍然不断敦促中国继续跟达赖喇嘛流亡政府对话。

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于今年某一时刻与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举行会晤。美国纽约时报2月2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奥巴马与达赖喇嘛会晤日期日近,中国为了化解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批评,才同意举行跟达赖喇嘛特使的第九次对话的。

中国政府2月2日再次表明坚决反对奥巴马总统会晤达赖喇嘛的立场,认为这将严重破坏美中关系的政治基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