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女权五姐妹获释 但自由仍受限


女权五姐妹

女权五姐妹

北京时间4月13日,中国当局对“女权五姐妹”做出取保候审的决定。武嵘嵘的律师梁小军在当地时间14日凌晨向美国之音记者证实,他的当事人已办理相关手续,回到了杭州的家中。13日早些时候,“五姐妹”中的其他四位——韦婷婷、王曼、郑楚然和李婷婷都获得了取保候审。至此,被中国当局以“寻衅滋事罪”逮捕的5名女权活动人士均获释出狱。不过,她们的自由仍然受到限制,中国当局也没有撤销对她们的调查。

国际压力还是中国司法程序?

声援“五姐妹”的中国公益组织益仁平北京中心的负责人陆军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女权五姐妹”案件本来就是一个“构陷”,她们理应获释,但这其中离不开国内外舆论的关注。

日前中国当局逮捕的5位反性骚扰活动人士:(左起)25岁的李婷婷、26岁的韦婷婷、32岁的王曼、25岁的郑楚然和30岁的武嵘嵘

日前中国当局逮捕的5位反性骚扰活动人士:(左起)25岁的李婷婷、26岁的韦婷婷、32岁的王曼、25岁的郑楚然和30岁的武嵘嵘

他说:“当局不会无缘无故地退缩,五个人之所以能够在一个多月后被释放,很显然就是因为抓捕这五个人受到了国内和国际一致的、普遍的抗议。比如说在国内,大学生20多年来第一次发起了集体行动,呼吁释放这五个人;而在国际上,我们也看到,国际奥委会,多个国家的政府,当然更不用说是国际的女界,都为这个案子发出了强烈的声音。”

益仁平北京中心曾因声援“五姐妹”而 在3月24日遭到警方查抄。

“女权五姐妹”之一武嵘嵘的律师梁小军通过电话表示,“五姐妹”最终获得取保候审,除了国际舆论压力外,也有可能是因为中国当局认为对人权行动派的震慑作用已经达到。

他说:“因为国际媒体的关注,使这个案件曝光在世人面前,使人们通过这个案件可以看到中国存在的法律的问题,中国在这种情况下,迫于压力,不得不做出一个妥协。当然了,也有他们自己的原因,他们觉得我们的目的可能已经达到了,我们己经起到震慑作用,我们已经对她们进行了惩罚,那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再和国际媒体、国际社会对抗。我们就该放人就放人。”

梁律师说,中国当局这两年在处理公民行动问题惯用的手法就是,抓人、30或37天放人,其中还往往伴随抄家。

美国高度关注“五姐妹”被刑拘事件。4月10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发表声明表示支持“五姐妹”为反对女性遭受不公正待遇而做出的努力。美国副总统拜登和决定角逐2016年美国总统之位的希拉里·克林顿也都通过推特要求中国当局释放这五名女权活动人士。

不过,就在放人前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4月1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说,“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司法部会根据相关法律处理这个案子。”他还说,中国希望美国尊重中国的司法主权。

4月13日是中国当局做出是否批捕这五名女权活动人士的最后期限。

“五姐妹”还未完全获得自由

虽然这五名女权活动人士获释,但这并不代表她们已经完全获得自由。在未来的一年时间里,她们还要随时接受调查,并且只能在有限的自由里工作和生活。

益仁平北京中心负责人陆军说,警方的做法是仍把“五姐妹”当作犯罪嫌疑人。

他说:“警方对她们的处理,从法律上来讲,是仍然把她们作为犯罪嫌疑人来对待,因为取保候审,就是说,暂时不关押你,但是警方的调查,警方对她们的刑事调查没有停止。… 这种情况下呢,第一,对她们是一种污名,她们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作为犯罪嫌疑人来对待?第二,她们自身的一些权利,比如旅行的权利,就被侵犯了。那么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是既不合法也不合理。”

他认为,针对“五姐妹”的犯罪调查应当终止,案件本身应当撤销。

“五姐妹”触动了中国当局的哪根神经?

“女权五姐妹”3月7日因计划进行“反对公车性骚扰”活动而分别在北京、广州和杭州三地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中国《宪法》规定,女性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家庭等各方面享有与男性平等的权利。陆军说,这五名女权活动人士所要争取的女性权益并没有与中国的法律相抵触,但当局不希望民众自身来争取权益。

他说:“在中国,妇女权益或者说性别平等,它一直被政府作为‘只能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样来对待。这个权利,他认为可以由政府来恩赐给你,但是你绝对不能自己去主张,绝对不能自己去争取。”

中国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4月9日发表题为《维护女权不是随便上街抗议的理由》的社评,为当局拘留“五姐妹”正名。社评说,女权在中国不是尖锐话题,也不是禁忌,但重要的是维护女权应采取的方式,“是就女权说女权,还是故意打擦边球,用非法抗议来挑战社会秩序,额外展示对抗现有法律体系的姿态。”

梁小军律师表示,五名女权活动人士并没有策划或参与抗议,只是计划在妇女节当天散发反对公车性骚扰的公益传单。而且在警方告诫她们不要开展活动之后,她们同意不会在3月8日举行活动,武嵘嵘也把传单交给了警方。

梁律师说:“我觉得把她们去抓捕,拘留她们,拨动的当局的那个神经就是维稳的神经,就是当局对这些人,对这些行动派,不论是人权的行动派还是女权的行动派,只要这些人有上街的行为和意图,警方一定要把它扼杀在萌芽之中。”

公益组织益仁平北京中心负责人陆军认为,中国当局刑拘“五姐妹”可能还有另外两个原因,一是在今年秋季中国和联合国联合举办妇女峰会前夕为了营造和谐景象而清除抗争的声音,二是打压与国外机构合作的非政府组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