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2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调查报告:五大教愿受国家指导


信众在天津一处地下天主教会做周末弥撒。(2013年11月10日资料照)

信众在天津一处地下天主教会做周末弥撒。(2013年11月10日资料照)

中国人民大学刚发布的《中国宗教调查报告(2015)》称“中国宗教愿意接受国家的指导,保持与政府、国家之间的和谐关系”。然而,海内外学者和宗教人士对此结论表示怀疑。

上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发布了《中国宗教调查报告(2015)》。报告显示,基督教与当代中国社会环境适应的最好;同时, “中国宗教愿意接受国家的指导,保持与政府、国家之间的和谐关系”,“五大教已经基本实现了与社会主义社会的适应”。

《中国宗教调查报告(2015)》称“基督教近30年来取得长足发展”、“一半以上的教堂是1977年以后修建的”、“过去5年内建立新活动点最多的宗教”。

此外,《中国宗教调查报告(2015)》还称,“经过30多年的努力,中国宗教已经基本实现了与社会主义社会的适应”。报告称“宗教局访问宗教场所的频率是每年3.8次,统战部是1.8次”、“90%的场所建立了现代民主管理委员会为核心的现代管理制度”、“60%的宗教场所负责人认为宗教政策松紧适度”。

针对这份报告的结论,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助理教授埃亚勒·艾维夫(Eyal Aviv)说,中国的宗教领袖们受限于政治体制。他通过电邮对美国之音说,被迫“保持与政府、国家之间的和谐关系”,并不代表他们心甘情愿这样做。

报告没有提到,去年在温州,至少 400座教堂被拆毁或被迫移除十字架。就在7月初,在泰州和杭州,有五座天主教堂的十字架被拆毁。连官方的教会都写信呼吁当局不要拆除。

对华援助会创始人傅希秋牧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资料照)

对华援助会创始人傅希秋牧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资料照)

美国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创建人傅希秋牧师表示,近一年半以来,整个中国人权状况和宗教自由都出现了恶化的标志。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非官方的、其他的独立的宗教群体和人士都受到很大的打击和迫害。到目前为止,据我们统计,已经有超过1300家教会的十字架被浙江以‘三改一拆’的名义被强迫地拆迁。这种大规模的拆十字架的运动可以说是史上未有,非常野蛮的,当然也是违反宗教自由的行为。”

自1957年以来,中国官方承认的五大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各有其隶属的政府管理组织。此外,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和中国共产党统战部也对宗教组织进行直接指导和监督。

普渡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裴玄铮教授

普渡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裴玄铮教授

裴玄铮(Jonathan Edwin Eugene Pettit)是普渡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说:“接受采访人都来自官方认定的五大教,那么调查当然看起来和事实没有出入。他们采访那些和他们合作共事的人们,却没有采访庞大的‘中间灰色地带’的人群,那些‘非法’宗教团体。如果人民大学能够扩大他们的调查范围,看看那些非官方的地下宗教团体,那结果会很有意思。”

裴玄铮还说:“在中国的其它地方,还存在少数民族问题。比如以前被划分为藏族的现在被划分为蒙族了,这当然会影响他们的宗教认同。当然,还有西北部的伊斯兰教。”

美国国务院《2012年宗教自由报告》指出,中国宪法虽规定了“宗教信仰”自由,但对宗教实践的保护却仅限于“正常的宗教活动”,却并未对“正常”一词进行界定。报告还说,中国政府严密监督和限制“爱国会”以外的宗教团体,甚至恐吓、骚扰和拘押。

傅希秋牧师认为,报告的结论无论是从法理上、原则上还是事实上,都是很不科学,也很不准确的。他说:“从国际法的角度,宗教自由的一个重要侧重就是(公民有)实践其信仰的自由。这一点从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的十八条,一直到《社会经济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十八条,都很清楚地表达出来。我想,从法理上说,把宗教组织纳入政府所谓控制之下,不符合现代文明社会“政教分离“的原则。这个结论很明显有失偏颇,不符合事实。”

今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统战部会议上表示,中国的宗教要坚持独立自主,不受外来影响,强调说:“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