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我爸是李刚”案调查记者被警察带走


殷玉生被警察带走前发出的照片(微博图片)

殷玉生被警察带走前发出的照片(微博图片)

2010年因报道“我爸是李刚”的河北大学校园飚车事件而走红的前成都商报记者殷玉生,6月21日被警察带走,据信是因为参与了今年2月在河南滑县举行的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的活动。

曾在成都商报与殷玉生共事的好友、前山西晚报调查记者李建军6月23日凌晨在微博上发布一张某人一手被铐住的照片,并写道:“这是我曾经的同事、一世的哥们殷玉生被捕前发出的最后一条微博。在被捕的这一刻,他仍表现出一个多年调查记者生涯养成的专业和机智、沉着。”

因去年6月举报前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而被迫滞留香港的李建军,星期二向美国之音证实,经验丰富的殷玉生一定是在左手同椅子铐住的情况下,用手机偷拍,然后上传微博,向外界发出消息。

李建军表示,估计殷玉生应该可能被刑拘了,但目前包括委托律师在内的外界还无法得知具体情况。

今年2月2日,居住在河南郑州的原广州六四学生领袖陈卫和于世文夫妇与来自中国各地的30位民间人士,在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家乡举行了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的活动。而当时,公安人员只是在现场监视,并未采取其他行动。

但是,今年5月下旬,陈卫和于世文突然失踪,后证实是被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刑拘,而其他一些参与公祭活动的人士,如维权律师常伯阳和姬来松,以及前新华社下属一杂志的特约记者石玉等多人也先后被抓,至今未放,显然是秋后算账。

李建军表示,中国民间人士选择祭奠一下他们喜欢的前共产党总书记,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论以何种名义抓捕他们是非常荒唐的。

他说:“我总觉得无论什么理由抓,都是很荒唐。就是一些人在一起纪念一下党的总书记,这有什么错吗?总书记是你共产党的总书记呀,作为老百姓,我不能选总书记,我还不能选择我喜欢哪个总书记吗?这就上升到敌我矛盾,要抓人,很荒谬的事情。”

因目前还不清楚是具体哪个地方的警察对殷玉生实施的刑拘,因此无法联系警方询问,而目前也不清楚殷玉生家人的信息。

据报道,曾在多家报刊担任过记者的殷玉生,在引发轰动的河北大学飙车案中,曾报道河北大学要求学生封口,引起中宣部的不满,向报社施压。报社把他转岗降薪,有意压他离职。后经双方协商,殷玉生于2010年11月“被自愿离职”。

2013年,殷玉生开始筹款进行独立调查,成为独立调查记者,而他所做的第一 篇调查新闻就是也曾引发轰动的财新网记者陈宝成在家乡山东平度抗强拆案的始末。

李建军表示,当局的肆意抓捕很容易让人感觉有点回到了文革时代,但是这样的抓捕只会令政权越来越不稳定。

他说:“很明显它是一步接一步的嘛。你看,去年以打击大V为借口,然后开始抓记者呀,再抓律师,下步估计还会再抓一些公共知识分子。感觉就是你明显不让人说话了,一步一步的。”

李建军表示,曾任职成都商报国际国内新闻部的几个主力调查记者中,刘虎和殷玉生被捕,李建军本人和龙灿滞留海外。

刘虎2013年10月被捕前是广州新快报的调查记者,曾发表博文实名举报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马正其、上海高级人民法院代院长崔亚东和陕西省公安厅厅长杜航伟等官员。龙灿曾发表陕西华南虎丑闻的深度报道,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后因复旦18驴友被困黄山的真相调查,2011年强遭受到上级压力的报社开除,而李建军也因就龙灿被开除一事发表建议信而被辞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