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刘霞国内就医屡碰壁 家人律师盼国外治病


胡佳等维权人士剃头明志声援刘霞(推特图片)

胡佳等维权人士剃头明志声援刘霞(推特图片)

遭当局软禁已超过3年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目前身体状况堪忧,不仅罹患严重的失眠和抑郁症,身心到了崩溃的边缘,1月中旬更突发心脏病送医急救。而刘霞上周原定在北京一家住院两周检查治疗,仅一天就被赶走。刘霞的代表律师表示,仍在争取刘霞的就医权,如国内不行,则出国治疗。


据刘霞好友、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王金波不久前撰文透露,刘霞今年1月中旬突发心脏病,送医急救后暂脱险境。回到家后电话获准“开通”,这也是春节期间少数好友能与刘霞通上电话、短暂交谈的原因。

刘晓波的辩护律师莫少平星期六向美国之音介绍说,刘霞的家人与警方交涉过很长时间,要求刘霞能进行全面的体检和治疗。警方起初只答应由警方指定医院和医生,刘霞不同意。随后,刘霞和家人提出到国外治疗,警方拒绝但做出让步,允许家人自行联系医院。

曾为多位中国知名异议人士辩护的莫少平律师说,经过朋友帮忙很久才联系好北京石景山区的玉泉医院。刘霞2月8日下午入院,原定住院两周进行全面诊疗,手续办好,费也交了。但是第一天只做了些简单检查,抽了些血以后,就被医院要求离开。

莫少平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具体原因是因为刘霞在医院受到5位警察和国保的跟踪监视,影响了医院的秩序,造成医院反悔,还是由于警方直接向医院施压不让诊治。莫少平说,刘霞的家人已经向警方正式提出,如果国内的医疗机构无法让刘霞诊疗,那就允许她出国治疗,而目前警方仍没有明确的答复。而作为代表律师,他们也曾向警方提出允许刘霞出国治病的要求。

他说:“刘霞本人和亲属都有这个愿望,如果在国内这麽得不到诊疗的话,希望去国外进行诊疗、治病,但是官方一直没有给回复。我们也明确跟它讲,人家需要出去治疗吗,如果你国内这麽根本无法容忍人家,应该允许人家治病吗,这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嘛,是吧。人家也不是所谓的罪犯,你连治病都不允许人家治病,你这本身是不对的。”

刘霞母亲星期六对美国之音表示,刘霞身体非常不好,不清楚上一家医院没有住成的原因,目前在联系一家新的医院。

香港“刘霞关注组”成员在铜锣湾剃刘霞式发型,声援刘霞(香港支联会图片)

香港“刘霞关注组”成员在铜锣湾剃刘霞式发型,声援刘霞(香港支联会图片)

她说:“我也不知道什麽原因,反正就出来了,现在等一家新的,另外去一个医院,时间和地点都没定,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她是身体不好,吃了药,是在家呢,等着呢。”

刘霞的近况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在香港,由支联会、独立中文笔会等多个人权团体组成的“刘霞关注组”,2月14日元宵节及情人节当天中午,在香港闹市铜锣湾的时代广场,发起“我们都是刘霞”的“剃头撑刘霞”活动,抗议自身在狱中的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2010年10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他的妻子刘霞被当局非法软禁长达3年多,讽刺当局无“发”无天。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何俊仁、何秀兰等人身穿印有刘霞头像的T恤衫为包括立法会议员、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街工”议员梁耀忠、资深媒体人程翔等在内的9位关注组成员剃刘霞式样的发型。他们还在现场发表讲话,呼喊口号,向民众介绍因起草呼吁中国民主宪政的“零八宪章”而被当局判刑11年的刘晓波,以及只因是刘晓波的妻子而受株连,3年多来一直遭受当局软禁,被基本上隔断与外界联系的刘霞。

另外,在北京的人权活动人士、刘霞好友胡佳等维权人士,以及人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公民力量”的创建人杨建利等人,也都响应剃头,并将图片发上网。同时,还有一些中国网民将自己的剃头照片上传到微博,但很快便被删除。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