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唇亡齿寒的联想


2014年8月28日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指挥军演

2014年8月28日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指挥军演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经常以官媒领军人物的身份,挑战西方媒体的国际话语权。10月11日,该报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再次为朝鲜兄弟打抱不平,称“决不容许以人权为借口处置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导人”。

在科索沃的种族杀戮之后,北约毅然干预,靠空袭和制裁,未死一兵一卒,成功化解了人权危机,并在国际法庭起诉了前南联盟领导人的反人类罪。一个国家的人权灾难,可以溢出国界,演化为国际危机。“人权大于主权”的观点,已经被国际社会普遍接受,但却受到少数极权国家的强烈反对。

*人权决议矛头对准金家王朝*

中国和朝鲜的关系,一度被定义为“鲜血凝成的友谊”和“唇亡齿寒”。《环球时报》这次为朝鲜发声,是因为正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讨论了一项关于朝鲜人权问题的决议。

联合国对朝鲜践踏人权的谴责,并不限于此届联大。然而,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联合国有可能根据不久前通过的《朝鲜人权报告》,在联大上通过一项关于朝鲜的《人权决议》,其核心内容将包括“将践踏人权行为的责任人移交国际刑事法院”。以前的联合国决议对朝鲜发生的种种践踏人权现象仅仅提出道义上的谴责,没有法律的约束力,然而,这次将以追究责任人的方式,将矛头直接指向朝鲜领导人。这一后果,让让少数独裁国家感到不安。

*朝驻华大使抨击联大报告*

《环球时报》引述朝鲜驻华大使馆新闻参赞文成革10月10号在接受该报记者独家书面采访的话称:“如果在人权领域将国际刑事处罚制度‘合法化’,那么会制造出美国和西方不动用武力,就可以以‘人权’为借口,将自己不喜欢的任何国家领导人送上‘人权被告席’的先例。如果这样的《人权决议》得以通过,那么任何自主国家任何时候都会成为美国和西方攻击的目标。所有的自主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为捍卫共同利益,应该一致反对美国和西方通过《人权决议》的阴谋”。

文成革还表示,当前,敌对势力执意拿朝鲜莫须有的“人权问题”大做文章,试图抹黑朝鲜形象,进而扼杀朝鲜人民选择的制度和思想。文成革回顾了“今年2月,敌对势力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强行发表《朝鲜人权报告》,之后大肆宣扬朝鲜的人权问题。美国和南朝鲜傀儡集团为实现自己卑鄙目的不择手段,9月23日在纽约召开北朝鲜人权高级会议,特别是10月底想在联合国大会强行通过反朝鲜《人权决议》”。

在这篇采访报道中,文成革用了很多中国文革中人们耳熟能详的话语。在谈到联合国人权报告时,称报告“根本不客观、不公正”,称报告是对朝鲜“说三道四、诽谤中伤”。文成革称那些向联合国提供证词的脱北受害者是“人渣”,是“站在前头捏造这种反朝鲜阴谋资料的败类,个个都是犯下跳进黄河洗不清的罪,被家乡人和亲属遗弃的人渣”。文成革说,“这样的人渣出于对朝鲜的疯狂仇视并为延长卑鄙的狗命,而编造《报告》”,“这是3岁小孩都看得懂的”。

*反人类罪行必须受到法律制裁*

朝鲜外交官如此痛恨联合国的决议,说明以前仅仅从道义上谴责践踏人权的行为,彰显民主人权和自由的普世价值,对独裁国家来说是不够的。世界上爱好民主和自由的国家和人民不但要大张旗鼓地说,更要有所行动,真正戳到其痛处,才能产生效果。当年波黑领导人在海牙国际法庭受审,犯下反人类罪行的国家领导人逃到天涯海角也被捉拿归案,正是这些行动让其他独裁者不寒而栗。

朝鲜驻北京外交官文成革认为,联合国如果通过这项决议,将越过朝鲜的“底线”。文成革说,朝鲜政府“决不容许以人权问题为借口,试图在国际刑事法院处置主权国家合法领导人的阴谋。与过去不同,美国和敌对势力这次将根据《朝鲜人权报告》强行通过《人权决议》,其主要内容是将人权蹂躏行为责任人移交国际刑事法院。过去的《决议》只是诽谤朝鲜人权状况,可这次他们想以人权问题为借口直接对准朝鲜领导人”。

*人权决议对独裁者们的警示*

文成革在专访中表示,“朝鲜也从未反对人权对话,愿同真心关心人权问题的国家坐到一起,诚恳而坦率地交换意见并进行合作。朝鲜还表明愿意与欧盟进行人权对话、愿意接受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的技术合作意向,为加强人权领域的国际合作尽一切努力”。

文成革显然希望朝鲜在人权问题上的观点和立场能够获得中国的支持,他说,“如果在人权领域将国际刑事处罚制度合法化,那么会制造出美国和西方不动用武力,就可以以人权为借口,将自己不喜欢的任何国家领导人送上‘人权被告席’的先例。如果这样的《人权决议》得以通过,那么任何自主国家任何时候都会成为美国和西方攻击的目标。所有的自主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为捍卫共同利益,应该一致反对美国和西方通过《人权决议》的阴谋”。

北京外交分析人士称,如果联合国在十月底通过这项决议,不但向朝鲜领导人送去一个强有力的信号,也会给世界上所有践踏人权的独裁国家领导人带来寒蝉效应。他们在制定或执行压制、践踏本国人民和平行使集会或言论自由权利 ,有可能导致大批手无寸铁的民众伤亡的政策时,会因主要责任人有可能以涉嫌犯有反人类罪被起诉坐上国际法庭的被告席而三思。

香港正在发生学生和民众和平占领中环、要求普选的示威活动。香港警方一度使用辣椒喷雾和催泪弹等非致命性手段试图驱散带口罩、眼镜和雨伞的香港民众。一些外国媒体和政治活动人士担心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的悲剧会在香港中环上演。1989年北京发生学生和市民“反官倒要民主”的和平示威运动,后来被中国政府出动军队开枪镇压,导致数以百计的北京学生和市民死亡。

《环球时报》的这篇关于朝鲜人权问题的专访,因香港事件再次引发舆论关注。无论朝鲜大使馆新闻发言人所讲的关于“人权是一个国家内政”的辩解是否会在联大被多数成员国采纳,但在读者和网民心目中留下的感叹和联想已获众多共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