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3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被拘女权者肝病堪忧 外界促当局人道医治


身患严重肝病的女权活动人士武嵘嵘 (网络图片 )

身患严重肝病的女权活动人士武嵘嵘 (网络图片 )

因筹划“反公车性骚扰”活动于三八妇女节前被警方抓捕的五位女权人士的案件,持续受到外界关注。而其中身患严重肝病的武嵘嵘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睡地板被停药,更是引发忧虑,担心导致肝衰竭,令她成为第二位在关押期间因健康恶化而死亡的“曹顺利”。

今年三八妇女节前夕,北京、广州等地的近10位女权主义者因筹备反对公车上性骚扰的宣传活动遭拘捕,其中仍未获释的李婷婷、韦婷婷、郑楚然、武嵘嵘和王曼,3月12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刑拘,关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

武嵘嵘病况严重

被外界称为“女权五杰”中的武嵘嵘的律师王飞,3月18日在网上表示,16日到看守所会见武嵘嵘,武嵘嵘称患有中度慢性乙肝且在发病期,但未获安排治疗,随身携带的药物也被扣押,又因担心传染,每天要睡地上。律师与看守所多次沟通后,看守所称已安排其睡床板,并积极为她治疗,但3月18日再次会见时,武嵘嵘称情况并未改善。

有关武嵘嵘病况的消息,在网上引发广泛关注,许多人批评不人道。后经律师再次控告和交涉,看守所回复“已送公安医院检查”,但此回复尚无法得到证实。

武嵘嵘的好友野靖环女士等16人,3月20日上午到海淀看守所要求改善武嵘嵘的待遇,并询问其最新状况。据野靖环介绍,她们在看守所外围遭到警察拦截,并被带上几辆警车分送4个派出所,后得知受到“口头传唤”,至21日凌晨才陆续获释。

野靖环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据武嵘嵘丈夫说,武嵘嵘因肝病今年2月住院治疗12天,出院后遵医嘱服用抗病毒药物进一步治疗,随身携带药物。但在看守所,警方不允许她吃自己带的药品,说这是看守所规定。而武嵘嵘的丈夫3月10号从杭州赶到北京,给妻子带来一瓶未开封的药,也遭拒绝。

野靖环说:“我18号给(北京市公安局)监管总队打电话,一个姓郑的接的。我就跟他说了所有的情况,要求他们调查处理。他呢否认我说的情况,说你说的情况是不可能的,说一定会给她治疗的。我说,希望能听到你这样说,说一定要给她治疗,但是现在传出来的话就是不给她治疗,也不让她吃自己带的药。”

莫成为曹顺利第二

野靖环表示,她和许多人都非常担忧警方正在制造第二个“曹顺利事件”,强烈要求立即释放武嵘嵘,不要让她成为第二个曹顺利。

毕业于北大法学院的维权人士曹顺利女士, 2013年9月14日应邀前往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活动,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并被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同年10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本身患有肺病、肝腹水、子宫肌瘤等多种疾病的曹顺利,在被关押期间健康急剧恶化,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都遭拒绝,且未得到及时救治,直至被迫送医院抢救无效,2014年3月14日在医院逝世,年仅53岁。

野靖环说:“我现在就是担心她这个病恶化。像她这个病还在发展过程中,如果不用药控制,就变成大病没法儿治了。现在我在网络上我说了很多这样的话:就是人道主义大倒退,不给她吃药、也不送医院治疗,这就是严重的没有人道了,说得严重了,它就是故意虐待。”

记者星期一下午多次致电海淀区看守所的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最后一位接听的男士表示,对记者提出的有关武嵘嵘的询问无法回答,要求记者联系市局负责接待媒体的。

被拘者各有状况

此外,据另一位被押在海淀看守所的女权活动人士王曼的北京律师赵霞的消息,“3月20日在公安医院会见王曼,她因‘3.7贴贴贴’公交反性骚扰事件而被刑事拘留,因连日审讯频繁且常至午夜身体疲劳导致心脏病发,现住公安医院治疗,现在病情已得到控制,暂无危险,律师认为已不应继续羁押” 。

同时,据李婷婷的律师燕薪的消息,“周五(3月20日)下午计划再次会见(麦子),等待许久,告知在提审。一直等到下班时间,会见未果。没事,我陪你们耗。周一上午继续” 。

燕薪律师星期一上午在网上通报女权五姐妹案会见情况说,“上午八点即至海淀区看守所等待会见,第一拨进去,再次被告知李婷婷(麦子)已经被提走了。对这种多次变相剥夺律师会见权的行为,本律师表示严重抗议,并已向海淀检察院驻所检察室严正投诉。下午继续要求会见”。

燕薪律师星期一下午近5点向美国之音证实,他下午再去要求会见,还是被以提审的理由拒绝会见。燕薪律师表示,他星期二上午还会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李婷婷。

全球关注女权五杰

这些年轻的女权人士被抓引发国际社会,尤其是全球妇女团体的关注,并发起全球联署,要求当局立即释放她们。美国和欧盟官员也提出批评,敦促立即释放,并让她们得到法律协助。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上周五呼吁立即释放五位女权人士,称“‘北京+20五女权人士’依然被拘一事提醒我们,当其他基本人权被剥夺时,我们无法推进女性权益。而且,当应对紧迫社会问题的个体崇高愿望被‘寻衅滋事’的幌子扼杀时,男性和女性一样会受到影响”。

由于五位女权人士是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20周年前夕被拘捕,国际妇女界将她们称为“北京+20五女权人士”(Beijing+20 Five)。那次盛况空前的大会在北京郊区举行,时任美国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出席,会议制定和通过了旨在提高全球妇女地位、消除对妇女的歧视和暴力、保护妇女人权、促进妇女参与经济发展和各项决策等的《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