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俄共同对抗“颜色革命”


去年秋季莫斯科的一次大规模反政府集会,示威者呼吁俄罗斯停止入侵乌克兰(2014年9月资料照片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去年秋季莫斯科的一次大规模反政府集会,示威者呼吁俄罗斯停止入侵乌克兰(2014年9月资料照片 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与中国将共同抵制所谓的“颜色革命”。有分析评论认为,两国执政者在维持统治,抵抗西方影响方面日益能找到共同语言,但猜疑和缺乏互信将使两国很难共同携手。

对抗西方影响 俄中共鸣

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星期二结束了对俄罗斯的访问。杨洁篪在莫斯科与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帕特鲁舍夫举行了第11轮两国战略安全问题磋商。双方达成一致将共同对抗所谓的“颜色革命”,并抵制干涉国家内政和外来势力试图更换政权的行为,同时反对单方面的经济制裁。

杨洁篪访俄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不久前出席俄罗斯二战胜利庆典活动后双方高层的新一次接触,显示两国高级官员互动频繁。与此同时,两国对各自国内社会的控制都在收紧,对反对派和异议人士的打压更加严厉。

普京总统几天前在一项有关新的限制外国非政府组织的法律上签了字。根据这项这项法律,那些为所谓的不受欢迎的外国非政府组织工作和服务的俄罗斯公民将受到严厉处罚。中国也在立法监控外国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俄罗斯独立报说,给人的印象是,两国领导层都对威胁国内稳定的因素感到严重不安。中南海领导人更十分害怕中国将走苏联解体的道路。两国国内的反腐运动和打压非政府组织的活动非常相似,双方在对抗西方价值观的影响方面显然找到了共鸣和相互理解。

俄颜色革命为中国提供机会

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伊赫洛夫认为,两国共同反对“颜色革命”是为了制造声势。除了在严控互联网领域双方可以彼此交换经验外,如果爆发大规模群众示威,双方不太可能彼此提供实际的支持和帮助。

伊赫洛夫:“我很难想象,如果中国再次爆发类似1989年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那样的事件时,俄罗斯会提供哪些具体的帮助来支持中国当局镇压。同样也很难想象,克里姆林宫将求助中国提供帮助来镇压俄罗斯反对派示威。因为在这个方面来自中国的任何帮助都将引起民众,甚至军队起来反对普京政权。”

伊赫洛夫认为,俄罗斯爆发“颜色革命”和大规模民众示威却能给中国提供机会。因为克里姆林宫的中央集权到时将解体,中国将借机控制远东和西伯利亚。

猜疑影响携手

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帕特鲁舍夫是普京总统的亲信,曾担任过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职务。活动人士尼科里斯基说,帕特鲁舍夫是第一个,也是为数不多的公开鼓吹俄罗斯在控制互联网方面应走中国道路的高级官员。但由于俄罗斯的互联网体制与中国完全不同,象中国那样全面监控互联网几乎不可能。

尼科里斯基说,中国和俄罗斯的警察部门,以及特种部队都曾互访,在镇压群众示威方面在交换经验。但另一方面,俄罗斯与中国拥有完全不同的国情和文化。主要由俄罗斯人组成的法轮功组织目前在俄罗斯能合法活动,俄罗斯官方媒体去年甚至以很大篇幅详细报道介绍了六四天安门事件,俄罗斯社会更对毛泽东印象恶劣。5月9日二战庆典活动之后,俄文版的中国官方媒体评论解释两国不可能结成同盟,理由包括俄罗斯不执行协议,不信守承诺等,这些因素都说明双方之间的猜疑之深和缺乏互信,因此很难共同携手对抗西方价值观和“颜色革命”。

希望中国帮助

尼科里斯基说,主管能源和经济事务的俄罗斯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出席了帕特鲁舍夫同杨洁篪的会晤,俄罗斯支持中国对抗“颜色革命”可能想换取中国提供帮助。

尼科里斯基:“德沃尔科维奇主管的领域同安全事务无关,他参加会晤说明双方再一次讨论了经济议题,或是对俄罗斯的经济支持和帮助。”

利用峰会摆脱孤立处境

杨洁篪访俄期间还出席了金砖国家安全事务高级代表会议,并会晤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印度安全事务的高级官员。

7月8日到10日将在俄罗斯的乌法市召开金砖国家和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俄罗斯将利用担任这两个组织轮值主席的机会打破孤立,改善在国际社会中的处境。俄罗斯副外长利亚博科夫说,在金砖国家集团峰会上俄罗斯会提议讨论改革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而帕特鲁舍夫则表示,西方越来越多地利用国际金融机构对金砖国家施加影响。最近10年来,金砖国家资本外流总和达3万5千亿美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