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镇压非政府组织 中国将学俄罗斯经验


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副议长梅里尼科夫(左一)3月23日在国家杜马中等待会晤来访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右二是俄共领袖久加诺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副议长梅里尼科夫(左一)3月23日在国家杜马中等待会晤来访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右二是俄共领袖久加诺夫(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中国将向俄罗斯学习打压非政府组织的经验。在刚刚结束的俄罗斯国会议长访华过程中,中国方面详细了解了俄罗斯针对非政府组织的立法,检查和处罚等各种细节。但分析人士说,普京当局不可能完全禁止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中国在这方面要想学俄罗斯显得荒诞可笑。

*俄议长访华 中国感兴趣俄镇压经验*

由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议长纳雷什金率领的俄罗斯议会代表团刚刚结束了对中国为期两天的访问。陪同纳雷什金访华的俄罗斯议会代表团成员,下议院国家杜马副议长,俄罗斯共产党领导人梅里尼科夫透露,中国方面非常感兴趣俄罗斯处理和控制非政府组织的经验。

梅里尼科夫说,同俄罗斯一样,受外国资助的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也一直困扰着中国政府。中国当局担心,所谓的“外国代理人”将通过在华活动的众多非政府组织对中国国内政治施加影响。

*中国详细了解俄如何处罚NGO*

梅里尼科夫说,中国在这个领域打算仔细研究和学习俄罗斯的经验,尽量吸取对中国有意的东西,因此在访华过程中,中国方面非常详细地了解了俄罗斯针对非政府组织的一些立法,处罚措施等。

陪同纳雷什金访华的另一名俄罗斯国会议员,来自亲克里姆林宫的自由民主党的尼洛夫补充说,非政府组织是公民社会的一部分,反映了民主体制的发展。但另一方面,如果爆发颜色革命,外国政治势力也会利用非政府组织影响国内政治稳定。

*立场相似 俄中战略伙伴面临共同问题*

尼洛夫说,因此中国和俄罗斯在这个方面的立场非常相似。两国都主张不应利用非政府组织干涉别国内政。

陪同国家杜马代表团访华的一名驻北京的俄罗斯外交官更进一步强调,非政府组织的活动是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战略伙伴共同面对的问题。

*中国更容易镇压NGO 无需俄经验?*

“索瓦”领导人维尔霍夫斯基(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索瓦”领导人维尔霍夫斯基(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著名非政府组织“索瓦”负责人维尔霍夫斯基说,中国在镇压非政府组织方面想向俄罗斯学习显得有些荒谬可笑。因为活动人士在中国的处境比俄罗斯更艰难。中国逮捕某个活动人士或是关闭一家非政府组织比俄罗斯更加容易。

维尔霍夫斯基说:“中国当局对社会控制的严厉程度要远远超过俄罗斯。中国当局要想镇压非政府组织和活动人士时,他们要比俄罗斯更能简单容易地办到,因为俄罗斯要远比中国更自由,因此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们还需要学习和研究俄罗斯目前使用的这套比较复杂的对付非政府组织的工具。我想,有关中国对俄罗斯镇压非政府组织的办法感兴趣,这或许被夸大了。”

*著名NGO遭受检查*

维尔霍夫斯基领导的“索瓦”人权组织主要负责监督,研究和调查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势力的活动。几年前,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势力针对非斯拉夫人的暴力攻击行动十分猖獗,一些在俄罗斯的中国留学生,商人等也曾受到攻击,有的人甚至被打死。最近两三年来,类似的暴力攻击事件已经大幅度减少,“索瓦”人权组织在这个方面的工作发挥了重要影响。

4月17日在莫斯科市中心举行的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反政府示威(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4月17日在莫斯科市中心举行的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反政府示威(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但维尔霍夫斯基透露,同其他的非政府组织一样,“索瓦”人权组织不久前也遭到了来自检察院,司法部和税务局方面的联合检查,他们向来检查的官员们提供了大批文件。目前他们在等待检查结果。

*前景堪忧 但无法全部关闭*

俄罗斯的其他几家著名非政府组织,象民意调查机构“利瓦达中心”,调查斯大林政治迫害历史的“纪念碑人权组织”,以及监督选举和揭露选举舞弊行为的“戈洛斯”等在检查之后都收到了检察院方面的警告。检察院认为,这些非政府组织没有以“外国代理人”的身份登记,因此违反了俄罗斯法律。“戈洛斯”被处以巨额罚款,这几家非政府组织都面临被关闭的命运。

维尔霍夫斯基认为,他没法预测“索瓦”的未来命运,他也不清楚是否将收到检察院方面的警告。但他认为,尽管许多人对非政府组织未来在俄罗斯的活动感到悲观,尽管当局针对非政府组织的迫害日益升级,但由于俄罗斯的公民社会正在发展,克里姆林宫无法完全关闭非政府组织。

*面对民众示威 收紧控制*

维尔霍夫斯基说:“从理论上说,当局可以按照有关法律全部关闭非政府组织。但如果一些非政府组织被关闭,完全可以开办新的非政府组织继续活动,检察官在这个方面没法阻挠,所以从实际角度来看,当局不可能完全禁止非政府组织的活动。”

2011年末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后,俄罗斯通过了一系列法律加紧控制社会,其中包括了针对非政府组织的所谓“外国代理人”等法律。有关法律遭到了人权机构和西方社会的激烈批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