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娼妓与女权在中国


国际组织【人权观察】的标志

国际组织【人权观察】的标志

中国的性工作者群体人士表示,今年以来中国性工作者维权总形势依旧严峻。民间艾滋病患者权益人士说,性交易已经成为导致艾滋病的主要渠道。与此同时,中国高层表现出关心社会底层女权运动的姿态。

*娼妓世界之最在中国*

“人权观察”组织日前在新闻稿中说,中国目前靠卖淫为生的女性工作者,约在一百万到一千万之间。世卫组织2007年曾援引中国官方数字说,中国有娼妓600万人,创世界之最。

“人权观察”说,中国现行法律对这一娼妓群体“态度歧视”,导致她们生存环境艰难。性工作者往往不经法律程序,就被当局“劳教”或者“再教育”,最长可达两年之久。

该组织说,中国政府对性交易态度矛盾,最近一二十年来,政府一方面“事实上纵容国内性产业的‘无节制’发展”,同时又将卖淫视为“丑恶”社会现象,屡屡通过所谓“扫黄”行动,宣扬中国的“精神文明社会”道德,而繁忙的中国商品物质社会对性服务需求有增无减。人权观察定于本月中旬在香港召开有关中国女性工作者遭暴力和歧视的国际记者会。

*活动人士:男人性权利*

网名“流氓燕”的中国社会活动人士叶海燕,长期关注性工作者与艾滋病,倡议中国性工作合法化,并且先后成立“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以及“浮萍健康工作室”。她的工作室多次遭捣毁和骚扰,其联系方式一变再变,足见不稳定状态。

梁子是叶海燕的助手之一。他对美国之音说,检讨中国的性工作者问题十分必要,因为这一群体一直受到打压,而社会对性服务的要求是客观现实:“一直以来,无论谁在台上,这个问题都十分困难。我们一般能做的就是在网上呼吁一下。如果赶上某个时机,还会受到打压。就像前一段时间打击犯罪活动中,我们就受到了打压。”

谈到中国时而进行的“扫黄”以及中国性工作者生存理念时,梁子说:“我们基本立场是,你警察不要扫黄就好了。(记者:扫黄和艾滋病有什么必然联系吗?)没有哇。他们警方扫黄,只是为了完成经济指标而已,每个男人都有他的基本性权利。”

*艾滋病活动人士:娼妓队伍在扩大*

郑州艾滋病患者权利组织活动人士文刀对美国之音说,河南等地因卖血感染艾滋病的情况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他所接触到的艾滋病患者主要是性传播感染,而性工作者群体正在扩大:“现在河南这边,(艾滋病)基本上是以性传播为主,血液制品现在已经安全了。我看,性工作者群体只要没有强的大范围扫黄,她(他)们的人数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多。随着社会程度的开化,经济水平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有这方面的需求。但是政府最近也没有做出太严格的限制,所以性工作者现在越来越多。”

*“最美洗脚妹”*

中国网上媒体“东南网”报道,受到习近平亲自关心的“最美洗脚妹”刘丽继续受到中国媒体和舆论追捧,成为诠释所谓“中国梦”的最新实例。报道说,习近平最近接见和表彰了在厦门当洗脚工的安徽姑娘刘丽。中国全国有女洗脚工1200万人。和从事卖淫的中国女性工作者相对照,中国似乎继续坚持反对娼妓制度。洗脚服务在中国往往被视为低人一等,更何况是这一行业内的女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