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四川公审农民工,法院沦为“看门狗”?


中国法学家贺卫方在华盛顿留影

中国法学家贺卫方在华盛顿留影

四川当局将八名农民工公审示众,说他们妨碍公务“恶意”讨薪而被判刑。中国法学家贺卫方说,中国司法缺乏独立性,法院往往沦为地方政府的“看门狗”。四川这种做法遭到学者和网民的谴责,指当局侵犯了农民工人格尊严和法律保护的人权。

3月16日,四川阆中当局举行公审大会,公开羞辱并判处八名讨薪民工徒刑。八名被告被以妨害公务罪分别判处六至八个月有期徒刑,两名被告缓刑。这一判决方式和结果引起很大争议,不少学者和律师认为这是对当事人的隐私权和人格权的侵犯,同时也是变相保护欠薪企业,或会使原本糟糕的维权环境更加恶化。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3月18日晚间对美国之音说,舆论认为,公判讨薪农民工有杀鸡儆猴的作用,或会进一步压制中国的维权环境。但贺卫方认为,这次阆中事件引起了全国性的对公权力机关的声讨浪潮,“会给地方政府甚至包括中国的中央政府一个教训…..在中国现在应该是起到了非常好的一个作用。”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在微博上说:“从来没见贪官上公判大会,农民工讨薪手段激烈,即使犯罪,也该从轻处理。肆意挑动敌对情绪,将专政对象指向工农。不仅严重违法,政治上极其糊涂。使国家长治久安的不二途径,是公平正义,不能靠恐吓和暴力。”

拥有191万粉丝的知名网评人“五岳散人”谈到:“示众、公判讨薪的农民工,且不论是否罪名成立,其内涵都是震慑农民工,让他们老实点儿。如果说以前的公审公判是羞辱,这次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威胁:看见了么?这就是下场。从这点来说,当地政府已然是黑社会了。”

阆中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3月18日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有关部门已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将事实求是、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并公布结果。声明还写道,涉案企业学府花园工程拖欠农民工工资266.88万元,分五个班组支付。但是包工头张某某和戚某拒领所在两个班组的工资,要求先领垫资款等,并欺骗农民工说开发商未兑现工资,煽动组织100余名农民工围堵江南街道办事处的南津关古镇景区大门讨薪,堵塞交通,袭击民警。声明还表示,两个班组的工资已于去年8月29日(抗议当日)发放完毕。这条微博发出后,立刻有百余网民评论谴责阆中市政府。不久后,微博评论无法显示。

文人央视认罪 民工公判遭辱

早在1988年6月1日,中国当局(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就下发了《关于坚决制止将已决犯、未决犯游街示众的通知》,但是诸如公判大会和央视认罪此种变相的“游街示众”方式近几年有卷土重来之势。

近年来,网络名人薛蛮子、记者王晓璐、快播CEO王欣、高瑜、陈永州、刘虎,再到瑞典籍NGO人士彼得·达林,同是瑞典籍的香港书商桂敏海,持英国护照的香港人李波等许多人,都曾上过央视或视频公开忏悔认罪。

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博士(1月26日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说,在电视上“认罪”,只有恐怖组织和朝鲜这样做过,这是习近平非常严重的倒退。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博士也对美国之音表示,让异议者在电视上“认罪”,等同于抛弃自己建立的司法系统。今年两会开幕前夕,中国律协副会长朱征夫接受财新网采访时呼吁减少或取消让犯罪嫌疑人上电视“认罪”的做法,因为这不利于嫌疑人的权利保护和司法公正。

这次阆中市对讨薪农民工的公判大会与“央视认罪”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按照当地媒体的说法,公判大会的召开让“不少群众表示自己接受了一堂法制教育”。

中国时评人、《新京报》经济部主任王海涛写文章谈到,公判大会和央视认罪这种牧民之道成本极低。用坏人震慑坏人,却回避了坏人是如何成为坏人的。他说:“当愤怒的讨薪者在法律面前认罪服法,阆中市的法治进程便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它生动地告诉我们,欠薪的法律风险是远远小于讨薪的法律风险的。”

阆中市法院开公判大会的初衷可谓是“路人皆知”,但贺卫方谈到,这次事件引起了全国性的对阆中法院的声讨,当地政府应该是“后悔不已”。他说:“现在中国的哪怕是一些农村地区,人们也会上微信,大家也会了解外部世界的一些情况,一些舆论的情况。所以我相信阆中政府现在肯定是后悔不已,因为这样的做法恰好让他们成为众矢之的,成为大家谴责的对象。我相信也会激发人们去(维权),(而)不是说今后我们不再去做这样的抗议性的活动。”

农民工讨薪之路布满荆棘

农民工生活在中国社会食物链的最底端,“按时拿工资”这种在城里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是许多农民工难以企及的梦想。每到春节返乡季,媒体上就充斥着农民工集体讨薪、农民工讨薪不成威胁跳楼等等新闻。今年1月闹得沸沸扬扬的宁夏银川公交纵火案起因就是纵火者马永平被拖欠工程款30万,走投无路,于是采取极端行为对社会进行报复。

而这次的阆中讨薪事件,贺卫方分析说,当事人应该是被欠薪企业逼到忍无可忍了。他说:“因为坦率的说,中国的老百姓并不是像许多的西方国家的那种权利意识那么强,不逼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些人不会去到政府门前去或者说到公共场所去堵,去做一些好像影响交通秩序的事情等等。”

因维权在中国屡遭迫害的北京居民胡佳3月18日(美国之音电视节目)说:“讨薪者无疑是弱势群体……那么他们当然是会在穷尽了所有行政手段和司法手段,就这些手段完全不作为的情况下,政府这方面的救济措施不作为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不采取一种相对激进的方式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这首先反映了政府的渎职,各级在这个领域负有责任的人他们都在渎职。那就意味着这里面政府是有着连带利益关系的。”

今年两会上,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陆昊在开放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在产能调整关闭煤矿过程中,工人妥善安置,“至今没钱工人一分钱”。他的发言随即引起该省最大国企龙煤矿业集团旗下双鸭山矿业集团多个矿区的数以千计矿工及家属连续数天示威,抗议拖欠工资。这位省长随即改口承认欠薪。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