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火墙内外: 天朝京城变雾都 人民公仆搞特殊


知名网络歌手Walker演唱的大雾版《北京北京》准确地描述了最近在北京的人们的亲身感受。1月中旬中国多个城市出现了严重的雾霾天气,其中尤其以首都北京的情况为最糟。恶劣的空气质量导致飞机航班延误,学校关闭,医院呼吸道病例增加。

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黄安伟以“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北京的空气”为题报道了这一消息。美国大使馆在推特上称,北京空气中的污染水平“超出了测试范围”。这是描述空气质量指数达到500以上的术语。空气质量指数代表了污染水平,美国国家环保局称,污染水平在301到500之间属于“有害的”,意味着人们应当避免一切户外活动。

最近的恶劣空气是中国网民热议的一个话题。网民“西皮二簧”在新浪微博上说:“北京连续几日的雾霾天气中,12日污染尤为严重,城区普遍长时间达到6级极重污染,即最高的污染级别......网友自嘲为‘人肉吸尘器’。”

网上盛传一首根据毛泽东诗词的代表作《沁园春.雪》改编的《沁园春.雾》,反映了北京人对这次京城大雾的直接观感。“北京风光,千里朦胧,万里尘飘,望三环内外,浓雾莽莽,鸟巢上下,阴霾滔滔!车舞长蛇,烟锁跑道,欲上六环把车飙,需晴日,将车身内外,尽心洗扫。空气如此糟糕,引无数美女戴口罩,惜一罩掩面,白化妆了!唯露双眼,难判风骚。一代天骄,央视裤衩,只见后座不见腰。尘入肺,有不要命者,还做早操。”

网民“大家画大卫11世”贴了一幅恶搞版漫画“北京欢迎你”,纪念PM爆表到700的一天。别的网民跟帖嘲弄说:“继政治手段、经济手段都对北京的社会问题无效后,中央终于祭出生化武器了。”

网上转发的很多的一个政治段子说:“在D中央的英明领导下,在各级D组织的艰苦奋斗和英勇拼搏下,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旷世未有的伟大成就!PM值不仅远远超出了几千年来的任何朝代,更让世界各国‘望尘莫及’!夺取了全面建设消康社会的新胜利!其实中央领导同志也不愿享受特供的空气净化系统,但为了多为人民服务几年,只好用了。”

就连著名红歌“解放区的天”也成了网民挖苦中国空气污染的工具。网民“强子叔叔”在腾讯微博上戏称:“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看这天啊,貌似解放区快沦陷了。”

网民“风铃炸弹”编了个故事说:“菩提祖师见猴王长得像个猢狲,便给他取了个姓氏为‘孙’。至于名字,祖师抬头望了望天色,皱着眉头说道:‘干脆你就叫雾空吧’。后来悟空学成回花果山,因为太黑,大家都亲切地喊他‘煤猴王’。”

自称为“黑通社”的网民“和菜头”发出这样一条报道:“据悉,由于能见度极低,彼此抚摸已经取代握手成为北京居民的见面礼,人们通过抚摸对方面庞、躯干的方式以确定身份。一些不法分子趁机上街乱摸女性,刮蹭对方面部粉底霜后集中在淘宝出售,已经引起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治安机关发言人提醒市民:先喊名字后摸,光摸不喊是流氓。”

自2008年以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通过推特账户发布对中国三个主要城市空气质量的独立监测数据,引起中国当局的不满。纽约时报记者黄安伟在他的报道中说,美国大使馆监测空气质量的设备以及相关的推特账号都是中国官员外交上的心病。2009年7月,中国外交部官员就曾要求美国官员停止在相关推特账户上发布消息,称这些数据“不仅会让人迷惑,而且还是无礼的”。

去年6月,中国官员要求美国使领馆停止在中国监测空气质量。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没有点名地说:“个别国家驻华领事馆自行开展空气质量监测并由互联网发布空气质量信息,既不符合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的精神,也违反了中国环境保护的有关法规。”

精通中国政府外交辞令的网民们对外交部官员的言外之意心领神会。他们趁势冷嘲热讽起来。网民“水渝木青”调侃说:“北京大雾是境外敌对势力精心策划的一场闹剧。”

“少林混球”在腾讯微博上说:“此次北京空气污染,当然又是境外敌对势力操纵的,希望有关部门坚持一贯的政治立场,带领不明真相的群众,强烈谴责,愤怒抗议。”

知名网络评论人“五岳散人”在新浪微博上贴了一条搞笑段子,政府发言人称:这是标准的境外势力操纵的一小撮PM2.5,蒙蔽了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群众说:是啊是啊,真是看不清楚,雾灯都开了。

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潘石屹本人还有一段与此有关的惨痛教训。他在新浪微博上说:“那一年,我因转发北京空气质量被一领导请去‘喝茶’。刚进门,领导手中拿着华尔街日报的翻译件。他对我说:‘你被境外反华势力利用了,你要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领导训诫后我给@袁莉wsj打电话:‘你们可不能害我啊!’”

不过,还是有一部分网民紧跟中国政府的立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微博协会会长张嘉伟用‘儿不嫌母丑’的理论和阶级斗争的观点驳斥那些冷嘲热讽的网民。他说:“微博确实是有海外势力的,空气再怎么脏,也是你的祖国,再说了,工厂都关了,空气好了,大家拿什么赚钱?请大家要特别小心微博上的那一小撮人,时刻不能放松阶级斗争。”末了,他还在微博上带头邀请大家合唱刘德华的名曲《中国人》。

去年12月31号,新华社引述北京市环保局发言人方力的话说:“2012年,北京市大气中主要污染物浓度全面下降......空气质量继1998年以来持续14年改善。”

中国官员在公布空气污染测量数据时喜欢用PM10的数值做比较,然而外国卫生和环境专家则称PM2.5才是更加致命的,因而更值得跟踪。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中国的主要城市早已拥有监测PM2.5的设备,但它们长期以来一直拒绝公布这些数据,直到去年1月北京才开始发布PM2.5的数据,而且中国发布的数据往往与美国使馆发布的数据有差异。

即使如此,美国国务院还是对中国政府应人民的要求公布监测数据的行动做出了正面的评价。国务院发言人卢岚在1月14号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一直在检测北京的雾霾浓度,也在推特上公布结果。到去年12月为止,中国政府决定在74个城市,自行监测其雾霾浓度,并且公布检测结果,这是照顾人民健康的重大开始......中国政府对自己的人民公开资讯,回应人民的要求,是件好事。”

凑巧的是,就在发生这次雾霾天气几天之前,中国环保部为机关采购空气净化器。1月10日下午4点39分,中国政府采购网发布《环境保护机关服务中心空气净化器采购项目竞价公告》,竞价时间为1月10日至1月15日。

这一竞价公告立即引起网民热议。许多网民指责环保部对于全国多地陷入空气重度污染的雾霾天气有“先见之明”。而环保部相关人员则否认这一指称。

与此同时,北京卫生局则称,专家建议第一不要外出,第二外出需佩戴纱布口罩就可以,没必要购买室内空气净化器。

网民们纷纷发表议论,批评官方这些自相矛盾的说法。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周永坤评论说:“看看这个环保部:你用公家的钱买空气净化器,叫老百姓戴口罩就行。”

也许环保部的采购行动纯属巧合,但被网民称为慈善“艺人”的环保企业家陈光标确实独具慧眼,有先见之明。他早就看到了潜在的商机。几个月前,陈光标就开始出售罐装新鲜空气,并提前为此大做宣传。

腾讯网科技频道编辑娄池在新浪微博上说:“最近几天忽然明白了@陈光标的牛逼之处,现在谁还敢说标哥卖空气是傻逼行为,标哥真是高瞻远瞩啊!”

陈光标宣称他出售的“好人”牌罐装新鲜空气分别来自井冈山、延安等10个红色革命地区,玉树、香格里拉地区,甚至还有来自台湾的,每罐空气售价为4至5元人民币。

就在中国老百姓对环保部搞特殊化深感不满之际,又传来了中南海有特供空气的消息。长期关注环保问题的知名维权人士胡佳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称,北京的空气质量决不是第一次如此之差,由于中南海有特供的空气,所以高枕无忧。他说:中南海“有专门的像远大空气净化这样的厂商供应的特供空气。所以他们不需要和我们普通的公民去呼吸同一片蓝天下,被污浊空气侵染的这种环境。”

新浪微博认证用户陆亚明气愤地表示:“禽兽!说好的“同呼吸、共命运”呢?!”

网民“静躁君”提醒不明真相的人说:“空气有‘特供’,人民知不知?哈哈,那些YY空气上民主平等的来看看,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超出我们的想象啊!”

昔日的伦敦有过“雾都”的称号,1952年伦敦的烟雾事件造成1万2千人死亡。于是,英国政府痛下决心治理污染,把火电站和重工业从伦敦迁出,在特定的时段对进入伦敦的汽车征收“拥堵费”,大力推广公共交通以减少汽车污染,最终使当今的伦敦今非昔比,摘掉了“雾都”的帽子。

而现在,把北京称为“雾都”应该是恰如其分的。网民“静之恋forever”在新浪微博上说:“热烈庆祝我大首都北京成功取代伦敦,成为新一座恍若仙境的‘雾都’!!”

分析人士认为,造成空气严重污染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解决相关的问题也不可能是一蹴而就。中国政府应该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注重环境保护问题,不能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取得经济的高速发展。尽管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期间空气质量能够达标,但那是靠一些权宜之计获得的短期效果。中国政府必须下大力气、花长时间认真解决环保问题,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去北京的游客能真正感受到[北京欢迎你]这首歌中所描述的美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